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彭浩翔:噙笑刮骨,愈痛愈真

  • 字級


彭浩翔
香港導演彭浩翔(圖/圓神出版提供)

愛的地下教育
愛的地下教育
本專欄主要路線是上綱上線地惡搞;領導思想為三個屌:來信要屌,回罵亦屌,和……什麼都屌;面對的不是群眾,是寂寞,什麼樣的來信都接受。

假若一個多以黑色幽默、荒誕風格為走向的電影導演,擔綱起專事為人解答愛情困惑的「XX夫人」,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以《買凶殺人》《大丈夫》《破事兒》《志明與春嬌》《維多利亞壹號》等多部黑色異級電影奠下香港新晉導演地位的彭浩翔,在編輯的提議之下,2009年決定開啟一方猶如老牌女性雜誌《姊妹》《愛情青紅燈》的答信專欄。不出一年,透過部落格的徵集,彭浩翔收了上千封信,看了上千個痴男怨女的愛情故事,用他一貫的嘻笑嘲諷,回答成這樣一部《愛的地下教育》

來信葷素不忌的彭浩翔,在部落格上的徵集說明即開宗明義地宣示:「如大家有什麽感情或其他方面的問題,可發電郵給我。你夠膽問,我就夠膽老實答。你來寂寞我回嫖。」從一開始,他也知道自己扮演的不會是摸頭拍肩的保姆角色,於是他也在部落格上先寫明〈我得提醒你關於《愛的地下教育》的十件事〉一文:「來信者請自行做好心理調整,要是承受不了真實答案和批評,只想循循善誘或聽一些典故道理的話,可考慮發信給連岳(註:中國知名評論家與專欄作家,亦事讀者情感問答),一來他心地比我好,二來他的典故也比我多。」

於是,寫信去的人都知道,有膽子寫去,就要有本事討打還不喊痛。

有些人於你,是讓你肚穿腸爛的仆街,但對他人可能是迴腸盪氣之王子;正如有些人留在身邊是巫婆,碰上某人就一縷煙的幻化成公主。

「很多人在安慰別人的時候,講的都是好聽話,這種話不需要我來講。你的朋友、父母、兄弟姊妹、你的閨蜜,他們都會講。」彭浩翔知道,關於愛情,太多人都以正面且客氣的方式來迴避殘酷的現實,選擇不戳破的鄉愿。於是他將專欄定調為「地下教育」,來對比一般人比較不願意說出口的「檯面粉飾」。而他在地下所提供的,縱使用字遣詞表面上吊兒啷噹,看似不帶半點正經,然而隱藏在背後的意涵,卻往往真實得令人不忍卒睹。

例如他在《愛的地下教育》中回覆苦惱女友喜好情趣用品的男性:「你不介意她性慾強,只是她要獲得高潮,都得依賴你皇恩浩蕩的恩澤才成,你就是受不了她只花個幾塊錢,到便利商店買兩顆電池就能架空你,對吧?」或對男友有著處女情結的女子開釋:「這種卑微小男人,覺得誰也不能碰你……你自出娘胎的那天起,人生就有個重要任務,那是等著他來破你處開你苞,人家搶了他的頭啖湯,就是破壞了宇宙的和諧穩定。」對於游移在床上功夫或床下溝通不知該孰輕孰重的女性,他則說:「要是你不喜歡跟那人溝通,即使他給你一次爽死的高潮,可是在他結束後和等待下一次再來的時間,你會發覺他無聊得讓你想馬上起身去查一下微博有多少新增評論,或煮個蝦子麵之類來打發時間。」

彭浩翔認為,真話總是難以入耳,是以在熟人之間,因為顧慮彼此的情感,往往難以開口。「朋友不會講一些真實但可能你不願意聽的話,因為他們擔心講完後,你會生氣、會埋怨、會疏遠、會感情破裂,會再也不能一起去唱卡拉OK。」而他與這些來信的人沒有絲毫情誼基礎,戳起痛處也就格外沒有牽絆。「我跟你不熟,反正你去唱卡拉OK都沒叫我,我完全沒問題啊。」也許當下這些真實的言語會挑起當事人的怒火,但他覺得這些是值得的。「可能三年後你再回想,你會了解我是對的。」

不論是回什麼主題的信,彭浩翔堅持自己要做到的基本原則是「好玩」。「其實我回覆的這些內容,我相信連來信的人自己都聽過。但既然人家還是來信給你,就代表他們希望你用一種比較不同的方式來跟他說。」即便好像站在一個顧問或是教師的立場在開導他人,彭浩翔也不認為自己給的答案都是最好的。「沒有一個方案是肯定對一個人是適合的。我只是提供另外一個思考、一個我覺得我會做的方法,並非一定要對方跟隨。」彭浩翔說。

你才不是走投無路,只是你就像在樹林中迷路的人,就是死命不肯承認過去自認為對,並持續了五年的路,原來只是白走的冤枉路而已。


一直以來,彭浩翔都明白自己是個悲觀到底的人,就連看待愛情的態度也是。「我是那種,當一件事情好的時候,我不會覺得它會永遠這樣好。我會去想:不好的時候怎麼辦?」在朋友群當中,彭浩翔常常是那個在歡樂氣氛中潑冷水的人,朋友總是罵他怎麼不跟大家一起很開心就好,他反而覺得就是因為大家現在很開心,所以才要有心理準備。「什麼事情都要先想好最壞的打算。」

身為這樣的負面人,在收到這麼多近乎無望的情感來信,並未讓彭浩翔更加悲觀,「因為我已經悲觀到底了。但是有時候悲觀到底,反而是一種樂觀。」就是什麼都想過了、都準備好了,既無問題也沒壓力,反而再不會有什麼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現。

「我隨時都在做失去的準備嗎?我是。在愛裡面,就是永遠都有失去的準備,所以才能一直擁有一段感情,才會時時刻刻小心去維持。」許多人會因為在一起便鬆懈了,彷彿就此吃下定心丸,忽略了維持的重要。「沒有人會永遠對你好,」彭浩翔認為,太多人錯看所謂的愛情,放大自己在其中的傷心,「很多時候我們這些傷心不是來自人家不愛我們,不是來自愛情本身,而是來自被拋棄的不甘願。」太關注在自己的傷口上,不願去面對愛情的真實,「我們把愛情放大,也把愛情縮小了。」

那麼,在彭浩翔的認知裡,真實的愛情該是什麼?「我覺得就是不追求回報,哪怕對方真的不喜歡你。」如果總要對方先喜歡你,你才願意喜歡對方,那是一種以愛為名的誤會。「我看到很多人因為得到愛所以回報愛,但這不是愛。要是對方不愛你、你都能愛他,這才是愛。」彭浩翔說著,停了一會,承認,其實這真不容易。問他自己做到這樣的境界了嗎?他笑了下,說,還好。

於是,與其說彭浩翔是開掌愛情課程的人生導師,不如從他回覆某位宅男讀者的內容中去體會:

我不是大寶法王,無法為你加持祝福;我亦不是霸王,所以也不能讓你髮囊重生。不過,我曾經也是個渾噩宅男,我能夠做的,就是宅男間,互相分享共勉之。

〔彭浩翔作品〕
破事兒
破事兒
志明與春嬌
志明與春嬌
愛的地下教育
愛的地下教育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22貓之日」必須看點貓──寫詩的貓、征服地球的貓、融化人心的貓這裡都有!

「222」因為唸起來與日語貓叫聲(ニャンニャンニャン)相近,日本寵物團體故將2月22日訂為「貓之日」(猫の日)。貓星人有時可愛有時可恨,在貓之日這一天,看人類如何與貓周旋,又如何讓我們甘願為奴。

168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