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米果:我們跟太宰治筆下的大庭葉藏一樣,過著羞恥的生活嗎?

  • 字級


米果
(攝影/趙啟麟)

「一直以來,我過著羞恥的生活。」這是太宰治《人間失格》開頭語, 也是米果的新小說《夏日彼岸》引言。這句話亦彷彿現代職場的縮影,足以題字裱框掛在辦公室打卡鐘的正上方,每日早晨覆頌一遍。

二十五歲之前,可能在意有沒有加薪?多五千塊錢就可以妥協,加一萬塊錢就打算賣命;三十歲過後,或許計較休假天數,或許在意同儕升遷是不是比自己快;四十歲、五十歲之後呢?人生這麼長,該怎麼辦?
──《夏日彼岸》

夏日彼岸
夏日彼岸
在小說中,科技雜誌的總編輯消失了,他的同事非但不緊張,反而暗暗叫好,這下子沒有人會大呼小叫、沒有開不完的會、文章不會得罪廣告主、所有稿件都可以順利截稿,從前線記者到文字編輯、美術編輯的夢想成真,真是美麗新世界!BRAVO!

米果曾經當了13年又一個月的上班族,待過保險公司、科技雜誌(每年製作網路公司100強的那本)及網路報社《明日報》,她於04年開始撰寫這部小說,那時她離開最後一份工作已經三年多。當她回想起在雜誌社的生活,「那時好希望總編輯消失喔!那是整個生活很暴走的一段時間。」

苦悶煩躁的上班生活,食物是支撐這位台南人上班的唯一動力。鹽酥雞、大腸麵線不加貢丸、無糖茶裏王、榛果拿鐵、216巷涼麵……這些上班族聖品也成為小說的章節名稱。小說開頭,主角便是蹲在樓梯間啃芭樂,跟兩位抽菸的同事討論總編輯失蹤的事(因為太專心而忘記沾梅子粉)。米果說,原本《夏日彼岸》的書名是「芭樂行動」。

一直以來,我們跟太宰治筆下的大庭葉藏一樣,過著羞恥的生活嗎?
倘若自己懂得沉淪的華麗就好,便不會因為平凡度日就心生愧疚。
──《夏日彼岸》

小說斷斷續續寫了好幾年,她也來回修改。剛開始寫時,捷運木柵線還沒有通到內湖,住在內湖的主角是搭公車上班。原本光點台北裡面的誠品書店還在,現在書店撤出,所以總編輯到那邊是拿起生田斗真主演的《人間失格》DVD,而不是太宰治的書。

米果寫作的心境也逐漸轉變。「一開始覺得總編輯很可惡,但寫到後來,慢慢開始找到他失蹤的理由,以同事該有的理解與同情,為他平反,」她說。難搞的主管背後是否也有很多壓力?永遠拿著最炫最新的科技產品是否快樂?員工與主管,都是在職場的苦海浮沉,是否真有彼岸?

彼岸有花,名為曼珠沙華,炎熱的夏日結束,在秋天盛開。你有多討厭你的主管,你就有多討厭自己的生活,而我們必須與生活及工作和解;小說結尾的筆鋒一變,以華麗的魔幻場景收場。

米果目前已經十年未曾上班,現在專職寫作,她的第一部職場小說是《覺是今生》,主角為保險公司的秘書,那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她也在小說中追憶淡江讀書的日子。

她平常亦嗜讀日本的職場小說,「山崎豐子簡直是課長島耕作的進化升級版,《不毛地帶》《華麗一族》真是太厲害了。我也非常喜歡奧田英朗的《東京物語》,因為曾在日本念書,所以裡面的場景如後樂園都很熟悉。」

現在,我們也有以台北為背景的職場小說了。當然,她除了小說,或許可以再寫一本「十年不上班還餓不死第一次就上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46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