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捕捉這些美麗的東方身體,是我攝影生涯中最美好的部分。《前後:劉振祥的雲門影像敘事》

  • 字級

一位謙虛有禮、誠懇的舞團經營者及編舞家;一個七O年代悖逆社會主流價值,用舞蹈來參與社會的世家子弟。是大眾對林懷民的熟悉印象。

八里河畔,小三的孩子衝著他說:我正要找你!我的籃球掉到你的屋頂了,我想叫你幫忙拿下來。只見林懷民咚咚地跑回家,在孩子的指揮下把球順利撥下,才忙完就對孩子說著:「都沒氣了,我現在必須出門,下次幫你打氣!」這也是林懷民。是攝影師劉振祥對合作超過二十一年的雲門舞集創辦人的描述。

而我,一個從未接觸過雲門舞作的普通人,讀著《前後:劉振祥的雲門影像敘事》,藉著攝影師的獨特視角,他的鏡頭,從南京東路巷內一處公寓裡的狹小排練場開始,跟到八里山上的違建鐵皮屋。他的鏡頭,從後台的工作人員,到台前與台後的舞者,到台下的觀眾。然後,我認識了雲門,那自靈魂底處的融會貫通,透過身體傳遞出來的生命力。

劉振祥自1987年起與雲門合作超過二十年,他試圖在表演者與場域的素材組合中,進行影像的再創作,再看似近乎直覺地搶下值得停格的畫面。1991年,為了拍攝「我的鄉愁,我的歌」的宣傳照,他請舞者登上屋頂。以水塔作背景,陽台成為露天舞台,拍下舞者舞動的瞬間。就連排練場樓下的麵攤都能做為拍攝的場景,呈現出舞作的庶民色彩。

這些個照片看來著實吸引人。吸引著我,就連林懷民也不例外。劉振祥的舞照成為他某種日記,喚起對舞者的記憶,編舞的時代,排練室裡的一抹陽光,陽光映亮地板的汗跡,以及舞者的喘息聲。當然也憑弔著八里排練場火災後的怵目驚心,卻又美麗非凡的,有如裝置藝術的殘破場景。

大火之後,雲門的腳步沒有停,繼續執行預定的計畫。
劉振祥的快門也沒有停。他繼續記錄著那些安靜卻迅速的動作,柔軟但堅強的身影。

攝影集帶給我的觸動,也停不下來。如何都想去看一次雲門的舞展,去感受雲門人的夢想、決心與行動。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想終止惱人的年節對話嗎?試試看跟對方聊這幾個話題

有一點禁忌、有一點難解、有一點傷痛,有一點不敢面對,可能會聊不下去,但如果話題繼續,你們將重新認識彼此。

35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