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於是我開始反省,在一年復始之際。

  • 字級

文/阿虎  

我很幸運在一年的開始,看了《無名毒》,於是我開始反省,在一年的復始之際。

古屋明俊如往常般,牽著活潑亂跳的小白在自家附近散步,走了一段路之後,古屋先生自行走入便利商店買了一瓶烏龍茶打算在回程中解渴,卻在喝了一口茶之後,古屋明俊就此倒地不起。警方調查後發現,歹徒利用針筒,將氰酸性毒物注入烏龍茶裡。但是,歹徒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或她)與古屋明俊之間,是否有任何恩怨?

原田泉原是杉村三郎部門裡的工讀生,也是杉村的助理。或許是因為個性使然,或是家庭因素,或是社會的教育,原田泉一直以劍拔弩張的姿態與人相處,於是,在公司裡一次又一次犯錯,不斷與其他職員發生衝突,最後公司不得以只好以解除兼職合約的方式請她離開公司。被開除後的原田泉個性裡的缺失變本加厲地被彰顯,她彷彿一位善用武器的戰鬥者,不斷以電話騷擾、威脅、下藥等方式,攻擊這一群對她漠不關心的人。

古屋家與杉村三郎一家人原本沒有任何交集,卻因為杉村三郎的善良、執著與在公司因為原田泉遭遣散所遺留下的問題,使得這二家人意外地被牽扯在一起。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看起來只是社會角落一起又一起的事件:有人被毒死,抓到下毒的嫌犯就好,原田鬧事,請律師出面解決就好。然而,就是忽視的態度與眼神,無意間彰顯了社會被腐蝕的爛根。小至古屋家歷經這起事件後,遺族們開始對彼此產生誤解,而杉村三郎與妻女也受到古屋中毒事件的影響,考驗家人感情的波折接連發生;大至從這些罪犯的身上,看到社會這巨大的機器,早已無力自行咀嚼、消化這些隱晦在陰影裡的暗潮,於是,犯罪事件如驚濤駭浪般襲擊上岸,冷血的人們無力招架。

氰酸性毒物原是可見的毒物,一旦溶入液體裡,便成為無色無味的毒。彷彿是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當人與人彼此交心時,總能看到對方的缺點或遺撼,並適時表達關懷,釋放彼此埋藏心裡的壓力、創傷或無可救藥的不平,就像《無名毒》裡的原田泉。然而,當人與人之間失去關懷,緊閉的個人情緒無法得到釋放與紓解,便隻身走進社會,成為無名毒,溶化在五味雜陳的社會裡,周圍的人看不到、聞不到危險,或抗拒接受這看不到、聞不到的危機,因為人們嫌麻煩,因為社會過於冷漠。

我是個不成氣候的推理迷,對於推理小說,我永遠無法彷彿直覺般流暢地說出完整的歷史,永遠無法像推理小說的資深讀者,恣意開口,便是鑽研多年的心血。然而,推理小說裡的故事與人物,總讓我反省,給我機會以不同的面向認識人性、審視自己的曾經。推理小說好像永遠無法令人感情縱意奔放,無法引起周圍的人喧嘩般地討論,然而,推理小說總是敞開大門,迎接讀者以沉靜的心走入人性、學習關懷、善待早已創傷的社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11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