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末日就擋在未來的某處。但有堅定的相信,總能找到希望的路。

  • 字級

文/達利

十月的一個夜裡,群星忽然同時熄滅。

熄滅,十三歲的黛安是這麼形容的,就像蠟燭被吹熄了一樣;但她的雙胞胎哥哥傑森告訴她,每顆星球與地球的距離不等,它們發出的光亮到達地球的時間也不相同,所以是不可能同時熄滅的。和他們一起發現星光消失的,還有他們的好友,十二歲的泰勒;三個孩子仰望夜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時間迴旋》兩條敘事軸線之一的開場。

在《時間迴旋》故事伊始,泰勒和黛安狀似逃難地來到印尼的巴東,躲在一家旅館當中;黛安替泰勒注射了某種藥物,接著泰勒開始回憶記述年幼時分三人一起目睹的異變瞬間、成長當中暗生的情愫以及三人之間各自的際遇。兩條故事軸線交替敘述,最後回憶的故事線趕上了進行中的故事情節,結局之前解開了先前埋設的種疑問,也在結局之時繼續替未來開啟可能。

作者威爾森十分擅長用一種巨大災變式的景象來觸發故事:是什麼樣的「機關」,能夠讓天際群星同時熄滅?當所有星光一起閃逝之後,地球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人類世界的歷史能否延續?在所有人都意識到「末日」即將來臨,卻又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夠存活到什麼時候的情況下,傑森、黛安與泰勒朝著各自的方向成長:傑森運用自己的天才與父親所掌握的權力,開始進行對這個現象的探索、研究,並為人類的歷史設想出留存及發展的方式;黛安則急著想要尋求某種依歸,她將自己託付給某個新興狂熱的末日教派,她身旁的伴侶認為只要堅忍不拔地奉行某些教義準則,末日來臨時便能得到救贖,但黛安的心裡卻無法如此篤定。

主述者「我」泰勒則因著某些現實的原因,成為一個醫生;在不知末日何時降臨的時代,身為醫生本身就具有某種奇妙又矛盾的感覺,而也因著泰勒的醫生身份,他得以成為傑森的私人醫師,參與或得知某些內幕。這個看來既不天才也不偏執、平凡一如吾等之輩的主角,在末日將臨之時,卻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威爾森利用這個故事悄悄地暗示,無論信仰的對象是科學、是宗教,還是某種平時根本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什麼」,但在真正的末日來臨時分,唯有足夠堅定的相信,能夠支撐我們走向終點。

看似一個以災難為前題、包覆科幻外衣的故事,但《時間迴旋》的敘事筆調優美、內容豐富,可以切入閱讀的角度其實很多:它既是關於友情與愛情的故事,也是關於信仰的故事,既是關於在巨大未知的磨難之前人性如何的故事,也是在非常狀態下一個人如何瞭解自己的故事。

末日,如同對所有人一視同仁的死亡,其實一定會來。

不同的是,當我們懷抱著不同的相信,就會用不同的姿態來面對末日;或許求個痛快的結束,或許只想消極地逃離。又或者,我們可以看得更遠;發現在末日之後,還有新的可能。

末日就擋在未來的某處。但有堅定的相信,總能找到希望的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201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