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這一次,被列在死亡名單中的人,共有五位。

  • 字級

文/大灑

該死的人,這次共有五位。

五位被列在死亡名單的人,分別是琴師岸澤蝶太夫、醫生海野得石、代理商人之子香屋清一、劇場接待員佐吉、商人源次郎,除了源次郎之外,其餘四名死者都是因為左胸被女性用來當髮飾的銀釵刺入左胸而死,現場只留下一瓣鮮紅色的山茶花瓣。

追尋這一連串謀殺案的,是衙門捕吏青木千之助,他追隨罪犯所留下來的蛛絲馬跡,只找到一位美麗的女人倫英,但卻無有力證據證明倫英即是策劃一連串謀殺案的兇手,任憑她在自己面前脫罪。而在殺了浪蕩子香屋清一之後,神秘的女子卻獨留一封信給千之助,告訴他,她將會去自首,但自首前,一定要他明白的是,「在這世界上,有法律制裁不到的罪。」

籌劃這些謀殺案的人,正是芳齡十八歲的紫英,她因為母親死前的一段告白,而開始無法回頭的復仇之路。

紫英的父親喜兵衛以入贅的方式與「武藏屋」老闆的女兒芝華結婚,並在老闆死後,全心經營老店,但卻在開始累積資產並拓展業務時,喜兵衛得了重病,一直到死前的五、六年間,都是強忍著身體的疲憊不堪,撐著家業。但妻子芝華,卻藉口擔心被喜兵衛的重病傳染,搬到別莊獨居,完全不管丈夫與女兒的生活,甚至連丈夫死前,也不聞不問,和包養的藝人中村菊太郎到外地遠遊。

父親在死前,除了想對芝華說一句話之外,只想看到回憶中的山茶花,山茶花總能令喜兵衛忘記悲傷,只任時間流逝。為了完成父親的心願,紫英特地買來山茶花給父親,但父親卻在來不及看到芝華的前一刻,斷了氣。紫英仍執意將父親的遺體,搬到母親居住的別莊裡,並希望母親能因此回心轉意。當母親與被包養的菊太郎滿身酒氣地從外地回來時,見到丈夫遺體的妻子,卻直嚷著「這太噁心了!」完全不像失去丈夫的寡婦。紫英在氣憤之餘,開始嚴厲地責備母親,但毫無悔意的母親,卻反而指責紫英大逆不道,並說出喜兵衛並不是紫英親身父親的事實。

知道真相的紫英,著手進行她的謀殺計劃,先是以一把火,將母親與菊太郎燒死,而後,再調查在母親生前,曾與母親勾搭過的男人,這些人,直接、間接地造成許多破碎的家庭,其中包括紫英的親身父親源次郎。

殺人是錯的,但紫英殺人的動機,卻是為了讓這些道德淪喪、害人不淺的罪人遠離這個世界。所以,她留給千之助的信,僅一句「在這世界上,有法律制裁不到的罪」為終點。但法律到底能保障什麼?法律制裁不到的罪,該由誰來替天行道,在故事中,三本周五郎並沒有給讀者正確答案,但這著實不是非黑即白的問題,若主觀地給予是或非的解答,只代表著無知,必竟人心不是單一的,人的思維總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有著些微的變化,現下認為是對的,下一刻,或許因為其他原因而改變立場。人們的故事,就像三本周五郎筆下的人物一樣,在犯罪與清白的灰色地帶之間遊走一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22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