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在那個瞬間,所有不經意都關聯起來。

  • 字級

文/達利

你可以否認,不過達利會正大光明地承認:

其實,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可以成天無所事事,隨意讓腳步晃來晃去。

(或者就只是呆坐著,讓思緒晃來晃去。)

(或者就只是呆坐著。)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讀《照相機》的時候,會產生的某種奇妙感受。

《照相機》的主角不知從事哪種職業,只知道他在故事裡幾乎成天閒晃,雖然用的是第一人稱的敘述方式,但因為主角似乎沒特別思考或者感受什麼,於是乎讀者自然也沒法子思考或者感受什麼。彷彿我們被裝盛在一具不屬於自己的軀殼之內,但無法聯結任何感官,只是透過這具軀體的雙眼望見世界,然後讓人間種種如此淌流而過。

於是我們會發現,在這種無所事事狀態下所看到的世界,果然有些不同的樣貌:畢竟一切都事不關己,也就沒有什麼需要摻進太過強烈的情緒渲染,所以我們與主角一同隨波逐流得理所當然,在字裡行間享受某種現實當中很難(甚至不可能)達成的放空狀態:說要去上駕訓班,結果同女主任開始約會;自認關在廁所裡是最適合思考的時刻;感謝人家協助時其實只注意到對方的鼻毛跑了出來;面對自動快照機時,才明白原來自己的笑容長得這副模樣。

深夜的渡輪,主角在廿四小時營業的自助餐廳中撿到了一個相機;那部相機的照片裡頭是他不認識的另一對男女,但主角發現,其中有一張的角落當中,自己的女伴意外地入鏡。

在許許多多的快門一瞬之間,你我他她以及鏡框範圍當中的一切,都會一起被濃縮到膠卷(或者記憶卡)的一格裡頭;這些東西看來也許全都沒有關係,但在那個被停格的幾分之幾秒、以及今後這個畫面被注視著的無數時間裡,這個框框裡的所有物件,全是交織緊實的一體。

就像我們與世界的關係。

是的。請翻開這個輕快流暢的故事,愉悅且無謂地讓自己浸入閱讀當中吧。

因為在那個瞬間,所有不經意都會關聯起來。

雖然看似無所事事,但我們讀進了濃縮的人間。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24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