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在這個時候,連想看簡簡單單的故事,也成了一件難事

  • 字級

文/大灑

我喜歡的音樂,據他人的說法,都還蠻吵的,如Marilyn Manson等,大概是耳朵構造的問題,只有聽似紛亂的樂音,心情才能真正平靜,恩雅、世紀音樂等,反而讓我焦慮。這幾年聽慣了這樣的音樂,有時會突發奇想,把國中時買的一些音樂卡帶拿出來再聽一次:黃韻玲〈藍色啤酒海〉、〈三個人的晚餐〉,或是東方快車合唱的〈紅紅青春敲啊敲〉、〈將你的靈魂接在我的線路上〉等歌,聽著聽著,會不自覺的噗嗤一笑,覺得這一切,好陽春,卻好單純。

漫畫的話,大概就是回頭看《老夫子》,偶爾會在舊書店看到舊版的《老夫子》,還是會忍不住買回家。無聊時拿出來翻翻,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回到小時候,和堂弟一起坐在床上不停地翻看《老夫子》的歲月。看累了,就睡了,沒有煩惱,只擔心媽媽會不會一忙又忘了叫我回家吃晚餐。

而現在,書架上的小說,有些是結構巨大的故事,人物多,情節複雜,故事沒有單純的面向,每件事情都不簡單,好像非得這樣,讀者才會有討論的空間。但也是這樣的比較之下,讓我偏好看日本作家所寫、以江戶時代為背景的奇幻小說。寫《模仿犯》的宮部美幸很有名,但我更喜歡創造《怪》一書中,這些奇幻小說的宮部,很純粹的說著故事。

這是九個怪誕的小故事,庶民們為了討生活,從十歲出頭就被送到大戶人家幫傭,或是到有名的店家當學徒,習得一計之長,進而在這些大宅院裡遇到一些怪力亂神的事。總會有人突然死去(可能是少爺、少爺的情婦、或是某位下人),人們就開始謠傳著猝死的原因,可能是冤魂作祟、或是死者復活為了復仇,出事地點,似乎永遠是有錢人家大宅院裡的舊倉庫等地方。以現代的標準來看這些庶民的想法以及對鬼怪的恐懼,反而會讓情緒變得很單一,故事裡的人物,如此的可愛,就像十幾年前東方快車姚可傑的嘶吼,是一種人不癡狂枉少年的感覺,年輕人怎麼可以不憤怒?但十年後頻率相同的嘶吼,會讓人想笑,但也覺得當年能夠單純的憤怒著,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生活好像愈來愈複雜,故事也愈說愈豐富,在這個時候,連想看簡簡單單的故事,好像也成為一種無理的要求、好像也成了一件挺難的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10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