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科學家的信、望、愛──居禮們與虛擬的鍾斯博士

  • 字級

科學家傳記不少,有血有肉的科學家傳記也不少,但是,莽斯特闔上《到葉門釣鮭魚》與《居禮們》,心中充滿著前所未有的感受,滿滿地都是「科學家的信、望、愛」,尤其是讀完小說《到葉門釣鮭魚之後再翻看居禮家族傳記,對於這個獲得五座諾貝爾獎的傳奇家族,感受更迥異於今年春節假期的低溫……

「遷移洄游型鮭魚科,必須在氧氣充足的冷水環境中始能產卵……最適合鮭魚與其天然食物來源的海水溫度,則在攝氏五至十度之間。」而葉門則是位於阿拉伯半島尖端,境內不是沙漠就是高山的中東國家。英國國漁中心的鍾斯博士的研究室認為,葉門的自然環境與地理位置與北大西洋的鮭魚生長基本環境大不相同,因此認定「葉門鮭魚養殖專案」滯礙難行。

但是,由於國漁中心的最高級長官(非科學背景)的政治考量,與另一群科學家「積極」提供其他資料判讀角度,讓「葉門鮭魚養殖專案」從「滯礙難行」變成「看不出有任何理由連試都不能去試」,因此鍾斯博士雖然只是一位潛心研究而非熱中「政治」的科學家,但在經過老婆大人提醒需要正視財務現實的狀況下,終於捲進這件瘋狂到不行的「鮭魚專案」。

原本完全不看好「鮭魚專案」的鍾斯博士,在承接專案研究之後,仍然秉持科學態度執行專案計畫,漸漸地,看似荒誕又政治性的「鮭魚專案」,對於研究者正訴說著《不隨便以常識否定任何可能假設》的科學精神,「如果這一步可以辦到,那麼就能踏出下一步。」

而在專案進行過程中,科學家並非能夠鎮日完全專注於研究之上,科學家也是有血有肉的一般人,也有家庭、情感等面向需要兼顧與處理,而正由於現實的環境才更能烘托其中科學家致力於研究主題的「信、望、愛」,或許正是如此,才讓莽斯特在《居禮們》,細瑣記事中,更感動於這個傳奇家族在人類科學史上的付出。

居禮家族對於放射性元素的研究使世界出現會毀滅性的終極武器,但同樣地,居禮家族也同樣為核能的和平用途而戰、為和平而奉獻,致死方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