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Saving Rachel《拯救瑞秋》

  • 字級


妙筆記banner

妙12-Saving Rachel
 
我看了一本奇怪的書,奇怪處在於:讀完了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它好不好看?我到現在還無法判斷。這種現象很少發生在我身上,因為我並不是什麼高格調的文藝份子,我對好萊塢模式從未嗤之以鼻,這本《Saving Rachel》(拯救瑞秋),整個故事流程很好萊塢式,過程刺激無冷場,按道理是我會不顧顏面猛按讚的劇情,不過如同我前面說的,我還無法斷定我喜不喜歡。

我遲疑之處在於,這是一個以貪婪為主題的故事,大綱是一群人在搶奪或搶分一筆巨大財富,最後看誰技高一籌。可是我看不出為什麼有必要花那麼大的力氣和花招,去逼瑞秋的丈夫山姆(掌握財富的關鍵人)說出密碼?就是這個薄弱的動機,讓我無法很佩服為了這個結局所衍生出來的一連串精彩過程──對,過程毫無疑問很精彩,可是如果沒有真正必要的理由,那些過程就不是那麼站得住腳,這是我無法按燈的原因。

這本書另一特別處在於寫作手法,作者約翰洛克(John Locke)在書的前半部以第一人稱方式為關鍵人山姆發聲,讓讀者一起經歷發生於山姆身上的一連串撲朔迷離的遭遇,後半部又以第一人稱為唐納文(Donovan Creed)解謎,讓讀者隨著本系列書主角唐納文的解說,一步步理解發生於山姆身上的怪事。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電腦奇才山姆寫了一個「藏錢」程式,能幫助不論是黑道還白道的富人,把不欲人知的收入藏起來不讓政府發現,也因此,他自己也從這項服務賺了不少可觀的傭金。成功有錢的男人容易開始作怪,山姆也不例外,他把到了一個頂級辣妹凱倫,完全無視於自己已經開始出問題的婚姻。

可是湯姆也不是完全無情無義,當他和凱倫一夜春宵之後,被人綁架到一輛加長禮車上,神秘的壞人頭目卻追問著他老婆瑞秋的胸罩罩杯,為了問出罩杯,頭目的手下竟不惜在湯姆面前殺了莫名其妙出現在一處公園的瑞秋的姊姊,和隨她而來的一名警察!湯姆甚至因此而被路人誤會他是殺警兇手。湯姆認清了自己的求生罩門是B罩杯,給出了老婆的身體密碼來續命。被頭目釋放之後,他緊接著在自己的座車中找到一張瑞秋僅著內衣被綁於自家廚房地板的照片,僅管和辣妹凱倫正在熱戀中,他此時一心只想著:一定要救瑞秋!

他飆車回家,廚房地板並不見瑞秋身影,不過瑞秋剛好有打電話回家證明她既沒出事也不知情,湯姆才剛放下心中一塊大石,接著卻接到凱倫驚恐萬狀地打電話來說在自己車廂裡發現一具男屍,湯姆一刻不得閒地又立刻殺往凱倫住處,抵達時,凱倫已不見蹤影,她像是被人擄走,連辣妹配件皮包都還來不及隨行……

湯姆認出凱倫車中的屍體是和瑞秋的姊姊一起被殺的警察,既然凱倫配到了警察,他合理懷疑瑞秋的姊姊的屍體正在自己後車箱中!男生女生配,世界上沒有比這更合邏輯的猜測。



我必須省略掉隨後一大段緊張且環扣的劇情,直接跳到後面就是:湯姆和他的太太瑞秋及情婦凱倫都被壞人綁架了,分別安置在三個不同且密閉透明的空間,他們彼此能見到彼此,卻見不到壞人。壞人要湯姆一一給出他客戶的帳號和密碼(每一個帳戶內都有鉅額存款),並要湯姆在老婆和情婦中選擇一個活命,這過程之中當然少不了每個人都輪流被預設的機關折磨虐待了一陣,半死不活中,湯姆有情有義地選擇了和太太瑞秋再續前緣。哪想到,壞人密碼拿到了、錢也轉走了,卻在此時大發慈悲地告知山姆,他的太太瑞秋其實也有個自己的情夫,而且遊戲一轉,接下來換成瑞秋被壞人命令在山姆和情夫之中選擇一人活命──另一個透明的囚人密室此時亮起燈來,瑞秋的情夫正在其中,瑞秋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情夫活命,另人訝異地,山姆也認得這位情夫,他不但是自己的客戶之一,還是嗶嗶嗶(消音)。

表面上,最後壞人好像是得逞了,但我不覺地記起故事之初,湯姆曾提過自己也擁有一個藏錢帳戶,依照壞人設計的規則和機關,這些錢會被轉入最後鍵入的一組帳號和密碼之中,也就是瑞秋的情夫的帳號,但,故事卻沒提及究竟山姆最後給出的一組帳號和密碼是瑞秋的情夫的,還是,人性總有私心,山姆其實把自己排在最後?

《Saving Rachel》是一個算是蠻精彩的為錢鬥智,且挑戰人性的故事吧,我覺得唯一一個小小缺憾就是,要逼山姆交出所有的帳號和密碼似乎沒有那麼難,不太像是需要把場面搞到如此費工且浩大的狀態,山姆雖是電腦奇才也很聰明,但他絕不是一個寧死不屈的人格。這就是我無法去十八王宮發誓它很好看的原因。

這本書提到一個我曾想說的英文詞:Body double,我喜歡的泰絲格里森的女警探和女法醫系列之中,有一本的書名就叫《Body double》,台灣翻譯的書名叫《莫拉的雙生》,這本書在我開始此寫專欄前已經讀過了,所以我沒拿來寫。Body double的意思其實是「替身」之意,在《Saving Rachel》這本書中,山姆一度懷疑瑞秋的姊姊並沒有死,只是壞人用了一個長得很像她的替身來騙他。

Body Double
Body Double
莫拉的雙生
莫拉的雙生









另外,湯姆也不是沒懷疑過凱倫,所以他抵達凱倫住處看到凱倫沒拿走的辣妹配件皮包時,他還偷拿了凱倫的駕照,把它當成是個「Ace in the hole」──最後的王牌,以防凱倫是個共犯並且隨後無故人間蒸發。
張妙如12
(圖/張妙如)

在他們三人被壞人折磨虐待之時,湯姆甚至說:This whole thing was a setup. And Karen was in on it from the word go.──整件事是個計謀,凱倫打從一開始就是參謀之一。「from the word go」是個片語,意思就是「打從起始」。

By and large(總的來說),如果作者約翰洛克(John Locke)能把壞人必須如此耗費心力地逼問出密碼的理由設計得更有說服力些,我想這本書應該是會更成功吧,畢竟from the word go,我覺得《Saving Rachel》(拯救瑞秋)就是一個很吸引人的書名。


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知名作品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94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