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閱讀珠寶盒】Different Seasons《四季奇譚》

  • 字級


刺激1995(雙碟版) DVD

刺激1995(雙碟版) DVD

我正在進行一個北至挪威,南到克羅埃西亞的縱貫歐洲之旅,兩週前,出了一個讓我非常震怒的意外,所以我決定閱讀圖書版的《刺激1995》,也就是收錄於《Different Seasons》四季奇譚)一書中的〈Shawshank Redemption〉。

《刺激1995》的故事大家都不陌生,原著和電影差別也不大,我就不多說了。至於我們,是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們開車從荷蘭行經德國、丹麥、瑞典,要入境挪威時,在瑞典的邊界被攔下,瑞典海關的緝毒犬不知道為什麼對我們的車很感興趣,所以不只是在路邊細聞檢查,後來還把我們請去辦事處一吋吋仔細搜索,細緻到連車都拆了!而我和大王,說好聽一點,是被放到一間悶熱,且只有兩條椅的休息室呆坐,說難聽一點的話,就是被關(拘留)了,因為我們並没有自行去上廁所的自由(得在官員陪同看守下),身上所有的東西也全得掏空,我又怒又累又飢又渴,不能理解像瑞典這樣的國家,怎麼會在毫無證據下,做出這樣不人道的行為?

上上一回我寫到的《神鬼交鋒》一書中,作者法蘭克事實上有提到他在瑞典監獄所受到的極人性化、甚至是舒適的對待,想起這點,更讓我覺得火大,怎麼?真罪犯比起嫌疑者才更值得人道以對嗎?我簡直不敢相信他們會這樣對待兩個清白的人!(我以生命發誓我們當然沒有毒品,事實上瑞典海關拆車、伸小型攝影機入車層內四處探看之後,也沒找到任何鬼東西,但,我們連一句道歉的話也沒得到。我並不怪那隻緝毒犬,牠們不管能力準不準確,都只是人類運用的工具而已。)

我非常想拍照記錄,但是該處當然嚴禁攝影,而且我們連零錢都要全部掏空了,就更別說可以持有手機。這雖然不是真的坐牢,我還是第一次體會到坐牢的滋味,而且是個冤獄。儘管事後算起來,整個拘留時間也不過兩個多小時,但在當時未能未卜先知的情況下,這無妄之災完全既令人迷惘又惶恐,因為某個死白痴官員還傲嬌地嗆聲說,他們有權怎樣又怎樣!作風之荒謬,讓我和大王幾要起幻覺地猜測,他們是否準備栽贓了。

我們只在事後拿到一張海關的簡介(圖/張妙如)我們只在事後拿到一張海關的簡介(圖/張妙如)


這個世界有時真的很有病,權力中心濫權到讓我想吐,也讓我想哭,我不再覺得冤枉有那麼罕見了。我想起《刺激1995》的安廸,也想起新加坡的少年Amos Yee⋯⋯常人沒遇過不代表那只是個案,如果連我這樣尋常的(中年)人,在瑞典這種國家都遇得上了,我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實際狀況,可能有多離譜了!

《刺激1995》電影預告片段


我很不幸地,沒能像安廸一樣保持冷靜地面對冤屈,在沒被告知的狀況下被拿走護照也相當讓人震驚憤怒,我不是不能配合檢查,但這整個過程充滿瑕疵到不可思議,我感覺他們就是很有信心會搜到東西,才敢如此放肆。可惜(?),這回他們真的錯了,我太愛自由自主,所以絕不可能陷自己於不義。

四季奇譚

四季奇譚

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我更怕大家錯把重點放在「看吧,全世界都一樣爛!」上,不!重點絕不在政務官嘴臉舉世皆然,而是人民對權力中心的思考和監督。台灣人多數順從到只會警告彼此如何不惹上麻煩,一點都不想當那個出頭抗爭的倒霉者,多數人對「規定」毫無反抗或辨別之意,這才是我們和先進國家人民的普遍素質之差異。換言之,有好的人民,才會要求出好的政府,但台灣人民太缺乏了解並監督政權的責任和興致。這,才是所謂素質好壞的關鍵。所以不管你同不同意廢死,你應該都要同意民間可以有廢死的聲音!

《刺激1995》是很多人的最愛的電影之一,也是我的,我從未想過要挑剔這個故事的任何一處,至今依然如此。但我還是要指出,安廸被冤獄的時代背景是40年代末的美國,半個多世紀之後,很多先進國家都盡力在改進了,而我們呢?我們真的還要停留在「互喻珍惜現在擁有的,但卻實質安靜地看著它一步步地往後退」?甚至還在相信不輕易出聲才是文明或理性?

再說一次,狗絶對是無辜的,牠們只是簡單地聽從人類指示,牠們甚至沒有選擇不當緝毒犬的自由。而人啊人,身為一個平民的我,並不是要爭多少,我只是要別人也不要手握那麼多權罷了!狗聽指揮還有不愁吃住的好處,我們聽權力中心的,卻還要納稅養他們,當真要連狗也不如嗎?


〔讀小說.學英文〕

Although people were already saying he thought his shit smelled sweeter than the ordinary. But I don't have to listen to rumors about a man when I can judge him for myself.
雖然人們早在說他以為他的大便比別人香。但我並不理會流言,因為我可以自行判斷一個人。


He always fought back, as a result, he did his time in solitary. But I don't think solitary was the hardship for Andy that it was for some men. He got along with himself.
他總是反撃,雖然下場也總是被關禁閉(隔離,獨囚)。但我不認為關禁閉對安迪而言像對某些人來說那麼難熬。他和他自己處得來。

I got the story a chunk here and a chunk there over a space of seven years, some of it from Andy──but not all.
在七年的時間裡,我這裡聽得一些,那裡聽得一些,有些也從安廸本人那兒得知──但並非全部。

"Well, why don't you just begin at the beginning?"
好吧,你何不從頭開始?(細說從頭)

"When you said you could get a lawyer, you sure weren't kidding," I said at last. "For that kind of dough you could have hired Clarence Darrow, or whoever's passing for him these days. Why didn't you, Andy? Christ! You could have been out of here like a rocket."
「當你說你可以請律師時,你確實不是在開玩笑,」我終於說。「有那麼多錢,你請得起Clarence Darrow,或現今像他一樣等級的。你為何沒這麼做,安廸?老天!你早可以用火箭的速度脫離這裡。」

Tit for tat.
一報還一報(以牙還牙)。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31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