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愛恨血淚交織的百萬年薪之路──專訪《挑戰高薪,勇闖新加坡打天下》作者艾兒莎

  • 字級


elsa
(攝影/蕭如君)

挑戰高薪,勇闖新加坡打天下:在新加坡成功找到好工作和打理生活的全方位指南
挑戰高薪,勇闖新加坡打天下
不論是看了新書《挑戰高薪,勇闖新加坡打天下》的作者介紹,或從粉絲團「放棄22K,蹦跳新加坡」認識艾兒莎,身為讀者大概很難不佩服這位甜美系的女孩為什麼可以冷靜理性地隻身在新加坡闖蕩?約訪那天,一直沒看到艾兒莎出現,正當我們準備打電話時,一身雪白洋裝搭著白色小外套的貴氣女性出現在眼前與我們相認。

「我是 Elsa,我到很久了,一定是我變胖,你們才認不出我。」艾兒莎先幽默地開了話匣子,打破我們一下子認不出她的尷尬。然認不出她,不全然是因為外形,而是她宛若在職場歷練多年的幹練氣質讓人覺得,她比實際年齡明顯更為成熟、穩重。

勇闖新加坡,只是因為情傷

艾兒莎深受新加坡老闆倚重,2014 年 8 月回台灣開設分公司,她還不到三十歲,已是年薪超過百萬的 CEO。以短短兩年來說,艾兒莎在新加坡闖蕩出的成績算是亮眼,但回首兩年前決定移師異國打天下的理由,卻是因為失戀想遠走他鄉。

「說真的,雖然我也的確想出國,不過總是理性周全考慮所有條件,只是失戀成為最後一根稻草,一腳把我逼了出去。」艾兒莎吐實,一度覺得不妥;不是因為涉及隱私,而是輿論一片以年輕人要有國際視野掛帥,比起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她總覺得自己真正的原因不好浮上檯面說。

不想在台北觸景傷情,於是隻身出發前往新加坡,艾兒莎又因工作四處碰壁而備感痛苦。第一份工作是電子產品業務,她要跑工廠賣被動元件,情傷加上環境適應不良,唯一的慰藉是跟網友吐苦水,網友一面倒向新加坡壓榨台勞的論調讓她更受傷,最後黯然辭去工作,並以酗酒、去賭場賭一把抒壓。「我沒辦法轉移壓力,就每天喝酒,結果胖了,加上新加坡飲食太甜太油,曾經讓我引以為傲的外貌,也沒了,代價真的很大!」

獅子座的艾兒莎,雖然不斷強調自己很愛面子,卻毫不隱藏當時的窘迫。「那時很痛苦也很孤單,每天以淚洗面、每天都想放棄,酒後還會打電話給前男友,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有夠蠢!」

從以淚洗面度日到年薪百萬CEO

雖然每天一睜開眼睛就懷疑自己為何來到這個「沒有靈魂」的國度,艾兒莎骨子裡卻有個基因:不到最後絕不罷休。就跟賭場一樣,她願意為自己的人生豪賭一把,即使年過三十什麼都沒了,頂多就是東山再起,然這一段新加坡的工作經驗對她來說,不僅沒有損失,所有歷練才是最大收獲。

擦乾眼淚,艾兒莎繼續找第二份工作:人力仲介。在這份工作裡,她發現新加坡很歡迎台灣人,與馬來西亞、南韓的人力資源並列企業最愛;不過新加坡普遍不熟台灣市場,而台灣人要去新加坡的工作資訊也欠缺整合。此外,艾兒莎最受不了的,是台灣媒體過度炒作、隨意拿個數據便撻伐一番的現象。

她以媒體最愛控訴新加坡壓榨台灣大學生為例分析,新加坡的大學很少,而且世界排名極優,遠超過台大,平均每十人才一名大學生,反觀台灣的大學生比比皆是,連她在幫新加坡業主面試台灣人時,業主都很納悶:「台灣人的學歷都太高了!」除此之外,艾兒莎亦認為,新加坡大學生與台灣大學生價值、條件完全不同,硬要用薪資來比,就會有這種錯誤的切入點,「我是實踐大學畢業的,如果依照新聞角度,就會誤導我,導致我以為自己的所應得薪資該與新加坡大學生一樣,但這是錯的,這只會讓大家覺得新加坡很糟。」

基於種種偏見與資訊不足,艾兒莎開始從部落格、粉絲團不斷寫文分享,希望導正視聽,也因此無意中埋下日後艾兒莎準備另闢人力資源整合平台的計畫,並預計於 2015 年春天開始營運。

艾兒莎現在的僱主正是看到她很懂得在網路上行銷自己,把「艾兒莎」這角色建立起來、還有出版社找她出書,於是決定把這充滿行動力的女孩挖角過來;同時,艾兒莎也仍醉心廣告業務,所以決定跳槽,未想這一跳,可不是什麼高薪誘惑,「新加坡廣告公司多半沒有底薪,我只談到到比底薪多一點基礎,之後在新加坡的業務跑得不錯,試用期過了,老闆就讓我回台灣開分公司。」

elsa
(攝影/蕭如君)

執意在沒有靈魂的國度裡打拚,到底為了什麼?

如果用「愛很交織」做為艾兒莎對新加坡工作環境的註腳,是很貼切的。雖然她一面為新加坡釐清某些台灣烙下的錯誤印象,但是就生活方面而言,她與幾位同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卻不約而同認為:這個國家真是個文化沙漠。對在台灣享受過蓬勃多元的藝文生活的人來說,喝咖啡、逛書店、看展、逛逛文創市集,已經是個基本的生活節奏,來到新加坡,連個可以坐上一個下午的咖啡店都沒有,這讓台灣人非常焦慮。

艾兒莎有個律師朋友在星國月薪已近台幣三十萬元,典型的高富帥男人,竟在新加坡工作到快要憂鬱抓狂。她說,這位律師都直接買好一整年年票,每週五晚上下班後直奔機場,在飛機上睡覺,天亮正好抵達台北,又馬上跑去誠品書店像是解渴一樣浸泡著,試圖灌飽一週的乾涸,直到週日晚間再搭飛機回星國,週一直接上班。

「他覺得那邊沒文化,太痛苦,也曾嘗試兩週回台一次,結果崩潰。你問我,新加坡真的這麼令人討厭?我覺得是啊。」艾兒莎不諱言這種矛盾情結。她成立粉絲團後,曾逼迫律師友人按讚支持,結果遭拒,「他按了馬上收回,說不能對不起全台灣人。」

當艾兒莎聽到台北市長柯文哲希望八年內追過新加坡的宣言時,她的疑惑是:市長是想把新加坡當城市競爭?還是用國家的角度去仿效?如果是前者,艾兒莎認為可行,畢竟以城市的角度來說,可以招募更多外商投資是好事;若是後者,她就不怎麼認同了。「新加坡很集權,沒有自由,即使看起來有很多外來文化交融在一起,但那都不是自己的文化,在那邊,年輕人的夢想就是進金融業或者政府機關,而在台灣,先不要說你喜不喜歡小確幸,至少鼓勵多元、鼓勵勇敢去做,在新加坡是不可能這樣的,沒必要把整個台灣弄成像新加坡,因為台灣有台灣的好。」

艾兒莎有種吃苦當吃補的台灣精神,也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冒險個性,在一個這麼痛苦的地方逐夢,她至今都還沒打算放棄,除了還沒做到自己滿意的程度之外,由於出書和粉絲團而更為人知,她也因此備感自己有份社會責任:「總不能被發現我不在那,卻還鼓勵大家去那闖闖、久待,這是違和的,我會心虛。」

未來,艾兒莎還會持續在新加坡努力工作,她也知道,職場成就只是目標之一,真正豐厚她的生命的,是不斷熬過一連串的失敗與痛苦,一如當年失戀帶傷出走的處境。面對生命的幽谷能激發多大能耐?或許才是她真正想挑戰終極目標。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些事情,比見鬼還可怕

好比無法翻身的貧窮、不快樂的婚姻、痛苦的工作、穩交多年後出現的第三者......

58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