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一群空前絕後的留學生──鐘明宏《一九四六.被遺忘的台籍青年》

  • 字級


鐘明宏-1
(攝影/ 陳佩芸)

試想,你出生在1925年的台灣。家境或許不是非常富裕,然因著父母對你的高度期望,你還是非常爭氣地上了中學,成為日治時期少數完成中學教育的台灣人。知識的啟蒙讓你畫出一張遼闊卻朦朧的未來藍圖,只是尚未找到明確的指北針;親眼所見、甚至親身經歷的殖民壓迫,讓你對國家、對政治,時時湧著一股懵懂的熱血──你對腳下的台灣寶島有著使命,對日本帝國主義感到厭惡,對從未親炙的神州祖國心存嚮往。然這些,你都必須壓抑。

1946,民國35年。光復不到一年的台灣,理當還在歡天喜地的氣氛中,卻隱隱出現某種難以言說的躁動與不安。日本人離開了,你與你的家人終於擺脫殖民地的次等身分,每個人對來自海峽彼岸的國民政府,不免有著高度的期盼,似乎又無所適從。就在這年,6月初夏某日,21歲的你讀到《台灣新生報》頭版頭條一篇政府公告,來自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準備舉辦一場考試,徵選學識優異的台灣青年,公費前往中國繼續接受專科以上之高等教育,限額一百名。學業完成後,將返台進入公家單位服務,不僅會是政府新生力軍的一份子,且負擔著讓分裂半世紀的中國與台灣重新銜接、融合的重責大任。

「如果我生在那時,且符合資格,我會去參加考試、成為公費生之一嗎?」斯文俐淨的鐘明宏聽聞這個問題,深深吸了一口氣後吐出,「應該會吧。」

這場70年前的公費招考,是兩岸關係史上第一次有組織的官方交流活動;這批公費生,也是台灣歷史上首次由政府有計劃培養的知識份子。他們神采奕奕地從島嶼各地而來,台中台北,彰化屏東;通過考試後,又滿懷理想地往夢之祖國負笈而去:北京、上海、武漢、廈門。然後……幾乎就沒有然後了。

一九四六‧被遺忘的台籍青年
一九四六‧被遺忘的台籍青年
倘若沒有鐘明宏鍥而不捨的追尋,寫就《一九四六.被遺忘的台籍青年》一書,這一百位昔日台灣留學生的生命與經歷,將就此亡落在時間的夾層裡,永遠不見天日。陳弘、鄭堅、陳天章、洪瑤楹、尤寬仁、劉碧堂、張璧坤、蔡瑞欽……這些原本應該在台灣近代發展史上發光發熱、世代留芳的名字,也將遭到莫名的抹煞,甚至誤解。「出書後辦的幾場座談會,來的聽眾不管年紀、省籍,對這段史實都很陌生。」不只陌生,根本無法想像,也很難理解──怎麼會有這樣一群人,如此熱愛「祖國」,支持中國共產黨;反國民黨且日漸左傾的他們,選擇加入解放軍,相信社會主義終將帶領中國與台灣去向一個新世界。「對任何人講,任何人都不會相信。就像我當年聽到一開始也不相信一樣。」鐘明宏說。

「但若設身處地去想,當年會反國民黨,進而加入共產黨,是還滿理所當然的。」中國國民黨挾著「光復」之名,於1945年踏上台灣土地,幾無遮掩的貪腐嘴臉與特權手段,讓台灣人民從原本的滿心歡喜瞬間轉為反感厭惡,「當時關心台灣前途的知識份子,很快就覺得回歸祖國的台灣不該由這樣的政黨來領導,便進一步思考是不是該有其他的路可走──也許是這個黨的內部改造,或是換個其他黨派。」

這群在日治時代念過一些書的人,普遍見過台灣人遭受日本人欺壓,期許有朝一日台灣人能夠不再過這種次等的生活。「起先還沒想到要靠自己站起來,而是如果回歸祖國,是不是就能變成堂堂正正的、平等的國民。」釐清彼時的種種因素,這個依靠對象自是中國。「他們不是認同國民黨的統治、更不是想要回到國民黨之下。而是期待藉由成為中國的一份子,獲得公平的政治環境。」這群知識份子對「祖國」的認同是抽象的,並非實際的國民黨政府。「對他們來說,祖國雖然等於中國,但不等於中國國民黨。」所以一旦眼見國民黨腐敗情況比日本人還嚴重,自然就開始反對國民黨。至於是否傾向共產黨,是到中國之後,端看接觸深淺才決定的。「而且當年加入共產黨是潮流。共產黨主張的平等自由民主,到今天仍然很有吸引力。」那是一場全世界的赤色風暴,年輕人很難不被影響、不被吸引。

鐘明宏-2
(攝影/ 陳佩芸)

然而,接續爆發的國共內戰,促使兩岸走向政治對立的局面。1949年前返台的公費生及其家人,注定了此後遭到監視、審查,幾近毫無自由的下半輩子,只因為「懷疑曾與匪方接觸」;選擇留下「為建設新中國而奮鬥」者,很快被捲入一場又一場彷彿永不止息的政治運動。撐得過文革的,幸運面是重新獲得中國各機關單位任用,不幸則是台灣的國民黨政府早已抹去他們台灣人的身分與戶籍,返鄉歸根,成了比年輕時離鄉背井胸懷天下更遙遠的夢想。

時光匆匆,轉眼已半個多世紀。兩岸關係時而相互閃身,時而詭譎難辨,然誰都不再記得曾有過這樣一批肩負國家未來的公費生。鐘明宏想方設法找到這些如今皆已高齡八、九十歲的耄耋老人,聽他們回憶那不堪回首的一頁,不時也隨之鼻酸感嘆。「如果我是他們,可能後來早就崩潰了吧。」昔日滿心熱切的青年,無情地遭逢信仰與認同的不斷改變,政治帽子一頂扣過一頂,與家鄉的牽繫更是一日弱過一日。「身體的折磨都還好,心靈上的折磨是受不了的。那太痛苦了。」

既然如此,假若生在當時,還是會去參加考試嗎?「還是會吧,因為我就是喜歡湊熱鬧啊。」鐘明宏放聲大笑。「畢竟讀了點書的讀書人,都會希望自己能改變、甚至創造一個國家,是不是可以做點什麼事。」有著這樣的想法,看到這樣的機會,自然就會去試試看。「人生總是要留個什麼名在這個世界吧。」至於這個機會是不是終將落為時代的一個玩笑,甚或一次悲劇,或許那是誰都無法預期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84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