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Big Little Lies(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續上集)

Big Little Lies
Big Little Lies
我不得不說我很激賞 Jane 決定把祕密說出來的那一段。Jane 因為一場身心靈皆受虐的一夜情,導致自己長期有問題:當初被嫌胖的她得了厭食症,如今瘦得像個鬼;她因為對方污辱性的話而懷疑自己口臭,神經質地看遍牙醫並永遠在嚼口香糖;她拒絕和最親的自家人透露孩子的父親是誰,因為她也不要那些不堪的話語和暴行和自己再有任何的關聯,她把自己用一道又一道的牆層層圍起來,終致孤獨無依地苦守著這些祕密。直到她自己終於能自爆出來,她才體悟到祕密的力量是多麼地強大,壓得她根本無法當個正常人,過著正常的生活。

這也是我曾有的痛苦體悟,所以如今我是個很不喜歡有祕密的人,我一點都不喜歡祕密在那裡等待著它的時機,隨時跳出來威脅我,所以我如果禿頭我一定會自己說出來,我沒牙齒也是,我不願讓祕密壓迫著我過日子,以至於有時候,我會給人一種我也未免暴露太多私事的感覺,不是我那麼三八愛暴露自己,我只是不想再給祕密一絲力量罷了。是,說出來不見得就能解決問題,但當它是祕密時,就對苦痛有加持之效。

而美麗正妻 Celeste 也不是不願面對她自己的祕密,她算是有苦說不出:她和先生 Perry 可以說是公認的郎才女貌,這對夫妻不僅雙雙外貌出眾得有如明星,Perry 還非常富裕。他們有一對同樣貌美的雙胞胎兒子,可以說,這一家人簡直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重點是,Perry 對 Celeste 的暴力一直遊走在不很明確的模糊地帶,他也不是經常性地暴力相向,他對兩個兒子不但沒一絲暴力傾向,甚至相當關愛和照顧,使得 Celeste 經常處在困惑狀態,不確定自己是否被家暴的她,又怎能說得出口?而且她面對丈夫的脾氣暴衝時也會反擊,有時甚至是她先動手。她完全無法確定是否為家暴,只能確定自己雖愛丈夫,但不快樂。人經常都會衡量自己的處境值不值得,Celeste 也不例外,她和 Perry 的婚姻這些年來之所以沒讓她求去,就是因為 Perry 對她的好的部分讓她覺得值得。

面對兒子被指為霸凌者,Jane 終能鼓起勇氣面對她的祕密,可是 Celeste 則從來沒和好友提過她疑似被家暴的事,甚至到後來,丈夫 Perry 終於超出確切的界線,Celeste 依舊未對朋友漏一絲口風。不過,她終於向專業的機構求援了,也因此,Celeste 才意識到自己和別的家暴受害者沒有不同。人們沒有從一個暴力伴侶身邊離去,並不是笨,而是很多時候他們往往覺得 Z>B。要伴侶十全十美是苛求,所以還是值得?

這些小孩的霸凌疑雲和大人們隱藏的各種層級的暴力,隨著時間的逐步進展,在一場幼稚園舉辦的家長聯歡晚會中,經過酒精的催化,最終爆發出一齣驚人的慘劇,結局不能說不讓人意外。但其實過程也是!我之前雖然說過,我對爸媽族群沒興趣,但這本書有相當多的細節,真實到很吸引我的注意力,甚至 Madeline 和她第一任丈夫所生的一個青少年階段的女兒,我都覺得她那敏感到會自傷的神經,正是年少的我的寫照。這些細節很是引起我的共鳴,雖然我根本不為人母。

最終,我還是會感嘆父母真的很難為,一點都不奇怪他們需要同是爸媽族群的支援和相挺!我願自打嘴巴地這麼說,這本書讓我得到很多。

It was telling Madeline about Saxon Banks. It was repeating those stupid little words he'd said. They needed to stay secret to keep their power. Now they were deflating the way a jumping castle sagged and wrinkled as the air hissed out.
關鍵是把關於 Saxon Banks 的事告訴 Madeline。重複他說過的那些不堪話語。那些話只有保持在祕密的狀態時,才有其力量。而如今,它們像洩氣中的充氣城堡般下垂,隨著漏氣的嘶鳴而起皺無力。

There was real pain in the world, right this very moment people were suffering unimaginale atrocities and you couldn't close your heart completely, but you couldn't leave it wide open either, because otherwise how could you possibly live your life, when through pure, random luck you got to live in paradise?
這世上有著真切的苦痛,甚至就在此時此刻,有人正被無法想像的殘酷折磨著,而你既無法完全冷眼旁觀,也不好全心全意地去感同身受,因為如果不這樣,靠著純粹僥倖和機率而得以活在天堂的你,如何還能苟且偷生得下去?

One of her shoes was viciously rubbing away the skin at the back of her heel, leaving a nasty, bloody little blister, like she imagined a bedsore to be.
她一隻腳的鞋惡毒地磨著她的後腳跟,留下一個嚴重的、血淋淋的小水泡,如同她想像的褥瘡的樣子。

Thea was shouting like a fishwife.
Thea 吼叫得像個賣魚婦

"Domestic violence victims often don't look at all like you'd expect them to look," said Susi. "And their stories don't always sound as black-and-white as you'd expect them to sound."
家暴受害者常常不像你預期看到的模樣,」Susi 說。「而且他們的故事也往往不是你預期聽到的那麼絕對的黑白分明。」

biglittlies_2
(圖/張妙如)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雙胞胎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個人網站:www.miaoju.com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91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