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A Wicked Snow(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A Wicked Snow
A Wicked Snow
坐牢二十年,大概是真的很有時間讓人想清很多事。當年的男工 Marcus 確實是深愛著農場女主人 Claire ,甚至到現在也還愛著她,只是他終於看清楚,Claire 並不愛他的事實。Marcus 承認農場的火是他放的,因為殺人如麻的 Claire 當時說,想要了結一切,和他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Claire 甚至不要她的小孩,三個孩子都一起葬身火窟也是她的計畫,她自己負責處理兩個兒子,並要求 Marcus 負責處置女兒。反而是 Marcus 心軟不忍下手,Hannah 才得以倖免於難。不過縱火之後,Claire 放了 Marcus 鴿子,她沒出現在彼此相約的地點。

Claire 是個好命人,不只 Marcus 愛著她,事實上,儘管知道母親殺人,甚至不願放過自己的孩子,儘管知道母親罪孽深重,甚至可能還殺死丈夫,即 Hannah 的父親,Hannah 也還是想念她、愛著她、想再見到她,一時的快樂時光,就是一世的想念,不管是對男工 Marcus 或是對 Hannah 而言,Claire 都具有這種魔力。Marcus 並不知道 Claire 的下落,但他倒是曾聽 Claire 提過她的夢想──她想要去阿拉斯加的某個濱海地區重新開始。正因為這個線索,二十年前經手這個案件的警探 Bauer決心前往阿拉斯加找人。

Claire 如果還活著,如今也是個老婦人了,她當然不可能再用本名活在這個世界上,她具備所有通緝犯該有的基本常識:用假名假身分、用現金代替信用卡過活。於是,警探Bauer 將搜尋目標鎖定在二十年前隻身搬到這個阿拉斯加濱海區域的女性,再過濾年齡明顯不符者,很快便找到一名叫作 Louise Wallace 的女士,但仍不敢確定她就是 Claire,他根據 Claire 的舊照比對,無法確認肯定的相似性。而她沒有指紋的事實也顯得可疑,雖然她解釋說,是在一場工作意外中被化學藥劑灼傷的。Hannah 聽聞 Bauer 的發現後,忍不住立刻趕到阿拉斯加,可是連她也沒能肯定這位 Louise Wallace 就是自己的母親……

其實,這本書中所提及的親情還真是讓人感嘆,相對於 Hannah 有個她認為曾經愛過自己、實際上卻虎毒食子的母親,縱火的男工 Marcus 的母親卻是對剛出生的兒子醜陋和殘缺的外貌感到噁心想吐!不過 Marcus 的母親後來卻一直努力為兒子奔走,甚至幫兒子復仇,即便她的母愛瘋狂到極其失常,卻比不上 Claire 的冰冷無情之厲。Claire,我該說她是個傳奇嗎?她居然能再次逃過警方的追緝,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不過,Hannah 倒是有找到自身的解脫之道,並不是她終於想開或轉念了,而是她發現了自己的身世之謎……

Whatever comfort Hannah needed, she'd find it within herself. Leanna had taught her that. When you have no one, you find you need no one.
任何 Hannah 需要的安慰,她都能在自己的內心找到。Leanna 曾經教過她。當你沒有任何人時,你會發現自己不再需要任何人。

"Hannah," Bauer said, "I almost said, 'a penny for your thoughts' but you know that sounds so stupid... I want to know what you're thinking."
「Hannah ,」Bauer 說,「我幾乎想問妳在呆想些什麼呢,妳也知道這聽起來很蠢……不過我想知道妳怎麼想的。」

"I'm talked out," she said. "I'm checking into the motel and going to bed."
我談累了,」她說。「我要去那家汽車旅館辦理入住並上床睡覺。」
(註:但是 talked out of something 則有被勸退的意思。)

"Ms. Hjermstad? I mean, Peggy. You still on the line?"
「Hjermstad 女士,我是說,Peggy,妳還在電話線上嗎?」

awickedsnow_2
(圖/張妙如)

A reporter? As though that gives you license to pop into someone's life anytime you see fit and wreak havoc.
一名記者?彷彿那給你執照讓你在隨自己高興的任何時候去干擾並肆虐別人的生活。

Nothing hinted at the owner's personal interests. It had that distinctly Pottery Barn ambience, matchy matchy, but completely soulless.
沒有任何東西能暗示著這主人的個人喜好。它顯然有著的Pottery Barn 的氛圍,完美的搭配但毫無靈魂。(Pottery Barn 是家飾家具連鎖店。)

You really played him, you know. Twenty years later, he still loves you.
妳真的玩弄了他,妳知道嗎。二十年後,他依然愛著妳。

"Reserve judgment. Once I tell you, you might not feel so inclined."
「保留你的評斷。一旦我告訴了你,你也許就不會那樣感覺了。」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雙胞胎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個人網站:www.miaoju.com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305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