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書設計】荒謬至極了,反抗自然而生——卡繆《反抗者》

  • 字級


反抗者-1
裝幀設計/顏一立(攝影/但以理)

收到通知要開始進行卡繆的《反抗者》書封設計,正是去年的夏天,當時洪仲丘事件才按下暫停鍵,大埔的藥房老闆張森文接著失蹤,不久後在排水溝發現他的屍體,服貿協議卻在同時暗渡陳倉,我每天午後走在回出版社的小徑上,聽樹上的蟬叫個不停,被高級房車的玻璃反光弄痛了眼睛,商業大樓背上的冷氣,排泄出一塊塊烏雲,昏昏沉沉的腦袋裡,除了《異鄉人》莫梭說的那句話以外空無一物。

「因為,天氣太熱了。」

反抗者
反抗者
卡繆的思想中,如同蠟燭的芯一般存在的,是人的尊嚴問題;如同蠟燭之火去燃燒出不同階段的,是第一時期的荒謬和第二時期的反抗。簡單來說,荒謬至極了,反抗自然而生。

時間移動到今年春天,史上第一次學生占領國會事件發生,我抱著《反抗者》的稿子在青島東路淋掉幾晚的雨,吃掉幾碗熱湯,腦筋不太靈光,幫不上什麼忙,心中全是沮喪。

半年間,我在電腦、平板和手機裡蒐集來比夏天死掉的蟬更多的資料,大至革命起義,小至遊行抗議,反倒迷路在重重的表現手法裡,直到那個星期天,我們看見學生被警棍和水柱打到流血流淚流於暴民,才知道那都是廢話。

反抗不是美學,要的是一份道理,或一句幹您娘的髒話(即使他媽掛了)。

或許我的腦袋真的被打壞了,星期一畫出個鼻青臉腫眼鏡歪的肖像,就氣呼呼地把提案「砰!」一聲扔到編輯桌上,我以為他必定二話不說同意,誰知道他越說越激動,越兇越大聲地反對我:「反抗者不等於被壓迫者。」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看吧,反抗者的結局。」的意氣用事,不是卡繆更不是我們要寄到社會上的訊息,況且回收民眾的憤怒去再生書封也太卑鄙,幸好他阻止我。

企劃告訴我,反抗者沒有時間等,一個識別符號或一個動作可以方便流通;編輯告訴我,卡繆提出的,是精神上的反抗,是思想的火種。結論二個建議,風向才被校正過來的,所以也30秒通過了電腦拼貼的設計稿紙,列印下來後,用刀子割出破洞,帶上天台噴漆,再把半成品送去掃描,化為圖檔回來組合到版面上,剩下的都是裝幀的事了。

反抗者-2
反抗者-3
以手和火焰作為識別符號,並燙黑處理(攝影/但以理)

書封總共有四層,第一層是粗糙乾燥雜訊多的灰卡紙,第二層是文案的一般黑墨,第三層是書名標準字和卡繆法文名字的UV白色印刷,第四層是手和火焰符號的燙黑。計劃中,紙張、特殊效果、字體和版型,我都認為必須離文學遠一些,離街頭近一些,沒料到的是燙黑以後,符號幾乎成了半小時前噴上去的油漆,快要流下來了。

反抗者-4
書封選用灰卡紙(攝影/但以理)

反抗者-5
書名以UV白色印刷(攝影/但以理)

送印那天,我暗咐終於結束了,雨季也到了,打開電視機就看見林義雄開始禁食,《反抗者》的出版工作告一段落,反抗在我們的國家卻像是我們永遠不會停的雨,我找出當初被雨淋濕的稿子,卡繆在裡面說:「在我們這個是非顛倒的時代,罪惡喬裝成無辜,反而無辜需要為自己辯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好姐妹嗎?看看有時暖心、有時讓你起殺心的姊妹情誼作品

有好姊妹當然就有壞姊妹,文學作品中的姊妹情誼有時讓人感動糾心,有時讓人心一驚。

117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