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杉本博司:從攝影到建築,都在回溯記憶

  • 字級


杉本博司-1
(攝影/但以理)

直到長出青苔+附贈展覽優惠券+杉本博司御用設計師下田理惠 (Rie Shimoda) 限量明信片
直到長出青苔+附贈展覽優惠券+杉本博司御用設計師下田理惠 (Rie Shimoda) 限量明信片
拿起手機拍照後上傳到臉書或line,早已是生活中自然到不需思考的攝影方式之一。「像我這種執著於19世紀手法的人,材料已經面臨危機,隨著攝影數位化,做感光材料的製造商都漸漸停止製造了。⋯⋯這樣一來,就只有放棄攝影一途了,⋯⋯乾脆轉行當建築師好了。」這是日本攝影大師杉本博司和建築師安藤忠雄的玩笑對話。杉本博司的確跨了領域,踏入建築師行列,可是原有的銀鹽攝影,他仍未退場。

12月首度來台開大型個展「時光。淬鍊。影像」,杉本博司信誓旦旦表示,「銀鹽攝影寫真,就像證據,拍的是真正存在過的事物;數位攝影比較接近繪畫,是根據想像所創作。」他一點也不擔心銀鹽攝影因數位化而消失,因為他可以製造出屬於自己專用的底片,「作品絕對獨一無二。」

不變的創作三元素:水、空氣、陽光
藝術的起源
藝術的起源
2009年,杉本博司、草間彌生村上隆與已故的野口勇,同時被英國《泰晤士報》選入20世紀兩百位偉大藝術家之列。以攝影樹立當代藝術地位的人,為何要跨界建築?杉本博司說,「當代美術館都不好用,我乾脆自己蓋。」

經常要到世界各地展覽,他發現當代許多展館的設計,幾乎都是依循著建築師的主觀意識呈現,這些看似貌美的建物,卻非友善的展場,因而燃起跨界親手打造美術館的動機。

從攝影到建築,看似天差地遠,然對在攝影創作上精於實驗、控制變數、邏輯性強的杉本博司來說,建築不過是攝影的一體兩面,「我一直在處理水、空氣,還有光線,建築也是類似的藝術。」

他著手執行的第一個建案是1997年直島的「護王神社」,在《直到長出青苔》書中,他提出護王神社的建設方針是:丟棄既存樣式,回溯古代神殿,重新設計。於是,一座融合神社遺跡古石、玻璃工藝與伊勢神社建築並存的想法,完全體現在護王神社的再造成果中。為了還原神社的深邃空間,進一步連結黃泉和天神,杉本博司最後決定使用光學玻璃,讓光穿透到深幽石室裡。

「當人們從黑暗的石室被引導走向外界時,眼前顯現的光景是整個計劃的重要表現之一。」在杉本博司的設計下,參觀者被引導從黑暗的隧道中望出,面對海洋時,只會看到水平線將大氣和水面一分為二,此景一如他著名的攝影作品「海景系列」(Seascapes),在光線、水與空氣的相互作用下,「眼前突然呈現這樣的海,銜接大海歷史之海,他們或許會想起,古代的人也曾這樣望著這片海吧。」

(攝影/但以理)

通過時間的腐蝕 才是真正的美麗
不管是攝影或建築,收集古董或使用現代媒材,都不難發現,有個哲學思維貫穿杉本博司。「自從我使用名為『攝影』的裝置以來,一直想呈現的就是人類遠古的記憶。」他認為,這個記憶不只是個人記憶,更是一個文明的記憶和全體人類的記憶,「我沿著時間回溯,想喚起我們到底來自何處、我們究竟如何誕生的思考。」

在回溯動力驅使下,杉本博司的「海景」、「劇場」、「透視畫館」系列,幾乎都是圍繞著這樣的主軸不斷創作。

杉本博司從小在日本就接受西式基督教育,大學念的是經濟,畢業後前往洛杉磯學攝影,後來移居紐約,自此他便開始了在美國的長期創作生涯。同時也是骨董商的他,尤其熱愛收藏日本古文物,亦從中獲取諸多靈感與省思。

東方的古老文明讓他覺得珍貴的原因在於,不管是思想或藝品創作,都是經由時間淬鍊而來。他在《直到長出青苔》中的〈更級日記〉裡細細詮釋時間的角色:「時間,有著壓迫、不赦免任何人的腐蝕力量,以及將所有事物歸還土地的意志。能夠耐受這些而留存下來的形與色,才是真正的美麗。」也因此,他對留傳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民藝品格外珍惜。

杉本博司的作品在拍賣市場上,一直呈現穩健向上的趨勢,他很清楚自己可以依賴藝術為生,但當他看見喜愛的古物價格反而遠低於自己的作品時,「我很慚愧地說,我覺得很對不起古美術品!」他惋惜著這些歷經時間去蕪存菁的珍品,價值不見得能反映在市場價格上。不過,正因為這些古藝品為其不斷汲取養分之所在,我們可以間接透過他的影像與建築創作,重新將現代與遠古連結,正也吻合了杉本博司希望「回溯」的目的。


〔攝影.快問快答〕
Q1. 如何看待現代主義的量產與人類無止盡地追求發展?
杉本博司:雖然資本主義和現代主義一開始是要這世界更繁榮,但是從現在回頭去看,他們其實是破壞這個世界。其實人需要的空間很小,甚至只要一個棺材大小就夠了。我明年在巴黎的展覽,就是針對這現象提出呼籲: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下去,這世界會滅亡。但最近我也在想,這可能是人類宿命,因為人類會不斷追求進步,進步到一個程度就是毀滅。

Q2. 您如何看待藝術品的價格與市場?
杉本博司:現代美術有點像是藝術界的泡沫經濟,就是有一天,它會突然崩解。我根本沒想到自己的作品能在拍賣會上賣到那麼高的價錢,這出乎我的意料。價格高並不代表真正有那個價值,就算現在某位藝術家的作品賣得好價錢,他也未必可以在歷史上留名。

Q3. 為何會想回頭從東方、日本汲取創作靈感?

杉本博司:我因為到美國念書,那邊的同學對東方神秘主義相當有興趣,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他們如此興致高昂?我這才回頭去想,日本人到底是什麼?

我在日本的時候,不會有這種感覺上的落差,在國外則有文化衝擊的影響。我想,既然活在現代,那麼從以前到現代,所有人類曾經活過、想過的,我們都必須了解,然後才可以自由運用,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哲學。

Q4. 在攝影專業上,您想給年輕創作者的建議是?
杉本博司:年輕人不要聽任何人的意見,因為我也沒聽任何人的建議。我沒什麼計劃,只是認真過好每一天,按著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去做,然後把每件事做好。我一開始也不是計劃要把作品賣到這麼多錢的。

Q5. 對於數位取代傳統,您對攝影的未來的看法是?

杉本博司:傳統銀鹽攝影可能已經走到盡頭,但我也不認為數位攝影是真正的攝影,甚至,那些作品都不能稱之為真正攝影作品。可能過一段時間之後,也會失去它的藝術性。


杉本博司「時光。淬鍊。影像」展
展期|即日起至2014/09/28
地點|學學文創7樓白色空間

杉本博司-3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植田正治、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中平卓馬,我們該如何理解這些日本大師的攝影作品?

182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