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Sidetracked《死亡錯步》(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Sidetracked
Sidetracked
我又回到我的賀寧.曼凱爾了,雖然我實在不懂他的作品不論在美國或台灣,何以評價總不如尤.奈斯博?不過我真的是每隔一陣子一定會想起賀寧.曼凱爾的,不讀個一兩本他的書就會覺得哪裡不對勁,我想這就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的緣分吧,我對賀寧.曼凱爾的喜愛是即使沒有新書,回讀舊作也可以的,這本《死亡錯步》是「韋蘭德系列」的第五本,在丹麥出版於1995年之早,台灣則是2005年。

我為何要特別提年份?因為我發現讀者們有時會忘記考量時空背景這回事,比如說韋蘭德為了要搞清楚某個案發地點,特別叫同事在半夜花一個小時去弄本地圖來,這類細節在2005年之後隨時能查電子地圖的我們看來,當然會顯得好似警方很笨很繁瑣,所以作者寫作的年代我們還是要稍微注意一下,以免出現不客觀的評價來。(是的,Google Map在2005年才上線,雖說1995年就有網路和電子郵件,可是早期網路上能查到的事可沒有那麼多。)

死亡錯步
死亡錯步
滿心期待著休假和愛人出遊的韋蘭德,暗自欣慰著最近的風平浪靜,他有空到甚至連一個尋常農家的報案都親自出馬了,看來只是一個農地被一位陌生的外人闖入,卻沒想到韋蘭德迎接的會是一個那麼令他難忘的場景:這名闖入他人農地的陌生少女,當著韋蘭德的面,潑汽油引火自焚。因為是汽油,所以少女不但很快就被燒得焦黑,火勢也連帶燒毀這片農地,她不只自潑汽油,她甚至早就在農地上用汽油圈了一大圈,把自己圍在中間,聽到韋蘭德自稱警察不但沒有讓她安心下來,韋蘭德甚至覺得就是因為她聽到「警察」才點火的,這樣的她自然在死之前沒有說任何話,沒人知道她是誰,怎麼來到這裡的,為什麼要自殺,汽油哪裡來的?現場唯一找到的線索是一條純金打造的,鑲有聖母相的項鍊,及墜子上刻的一組看似名字的縮寫。

這少女自焚的恐怖景象在韋蘭德腦中難以忘懷,他本來已經決定好好查出她的來龍去脈,但緊接著又出了一個更大的案件:一位已退休的前司法部長被人殺死在自宅附近的海岸邊,除了死者身分特殊之外,他陳屍的樣子更是駭人──被人用斧頭劈裂後頸椎,並且被剝走一塊頭皮。自然,這個大案件不但很快得到局裡上下的關注,也得到媒體的極度矚目。韋蘭德不僅想要和愛人去度假,一生都反對韋蘭德當警察的他爸爸也在這時被證實得了阿茲海默症,賭氣從未踏入警局一步的韋蘭德爸,居然親自來到警局看兒子,並且提出他最後的願望:希望在自己完全失智之前,能和兒子一同去造訪他的夢土義大利。

偏偏,「剝頭皮謀殺案」並不是孤案,很快地,一位經營藝廊的名家,在一個自家辦的派對中被人殺死在自宅院子裡,他的頭幾乎被劈成兩半,且一樣被剝走一片頭皮,很顯然地,這個剝頭皮謀殺案已經進展成連續殺人案件了,警方最想立刻釐清的是:兩名被害者之間有無關連?兇手是隨機挑選被害者,還是背後有一個什麼樣的動機?如果能證實這兩名被害者有牽連,那麼至少警方就可能預估兇手的下一個死亡名單。

韋蘭德想起一個曾經是記者的舊友,雖然他這位朋友如今已經是個酗酒的廢人了,可是依他過去擅長挖掘高官名流黑暗面的資歷,他覺得這名朋友應該還是可能提供出這個不為人知的受害者連結。果然,朋友爆出藝廊名人死者過去曾經因案入獄,當時的司法部長事後找他合作,兩人分別盜竊名畫並招集上流名貴開私人豪華派對來內部交易,雖然要舉證並不容易,也不知道還有哪些人牽涉其中,但這確實是個相當可信的傳聞。

只是朋友的線索並沒有讓案子出現多少進展。兩名死者的家人都稱彼此互不認識,也沒見過有暗地聯繫或找得到這樣的證明來。韋蘭德又再回去找酒鬼朋友想問出更多資料來,不料這次朋友居然醉得連自己第一次爆的那些料都不記得。不過幸好他還說得出一個老警官的名字,這名如今早已退休,甚至可能已經「回老家了」的警官,曾經私下調查過前司法部長涉嫌犯罪的紀錄,這又給韋蘭德一線希望。只是這名老警官算算年紀應該和自己的爸爸差不多歲數,他的爸爸雖然還活著,但神智已經一步步在離開他,而這位老警官呢?就算他還活著,他又記得多少?……

〔下周待續〕

Silently they watched the firefighters work to contain the fire. A large group of bystanders had already gathered, but the policemen kept them back.
他們靜靜地看著消防員們值勤控制火勢。一堆旁觀者已經集聚了,但警察把他們往後攔。

Hansson would appeal to him to postpone it, and eventually he would give in.
漢森會懇求他(把他的休假)延期,而他終究會讓步。

His fly was open.
他的拉鍊沒拉。
(注:「fly」指的就是褲子拉鍊處的部位,但該處卻並不一定是拉鍊,畢竟也有褲子在該處是用釦子的。不論用什麼,褲子的那個部位就叫fly,只是在台灣我們通常還是會說「你拉鍊沒拉」,這樣大家都清楚是在說什麼。)
妙155
(圖/張妙如提供)

There would always be a moment when the enemy's alertness began to flag. That's when he had to strike.
那裡永遠會有敵人的警覺開始鬆懈(萎靡)的一刻。那就是他進攻的時機。

For once Wallander completely lost his temper and started swearing and yelling at the girl, who was a summer intern.
就這次韋蘭德的脾氣徹底失控了,而且開始飆吼著那個是暑期實習生的女孩。

I think he's come to terms with his old age.
我想他認老了。(「come to terms with」,設法忍受妥協。)

"I still don't see how we have time for this," said Martinsson.
"We'll make time," said Wallander.

「我看不出我們哪有時間搞這個,」馬汀森說。
我們會找出時間,」韋蘭德說。





交換日記16
交換日記1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7《交換日記1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77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