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書設計】《百年追求》:藝術與品味有關,品味的背後就是意識形態

  • 字級


百年追求好設計00
裝幀設計/ 鄭宇斌、版畫/ 王午 (攝影/但以理)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3冊套書)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3冊套書)
【衛城編輯說】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是一套作者不同、書寫時代不同、姿態也殊異的歷史書,如何不減弱三本書的特別性,卻又能一起列隊在套書裡,就成為編輯與設計一開始得克服的難題。

此外,臺灣史如何有不同的想像,就像這套史書企圖透過人物描寫讓歷史立體化,這百年的縱深,如何做到讓讀者從書封就被拉近歷史時空,而不落入歷史窠臼,也是在設計上要克服的難題。

幾經討論,決定以花象徵不同時代,用蝴蝶代表百年的蛻變。設計師宇斌建議用王午有力生動的版畫做為書封主精神,且使用已快消失的圓盤機來做質樸又細緻的鋅版印刷,盡量接近版畫的味道。

印務為此上天下海到處詢問,發現整個中和的印刷廠集中地,大概只剩下兩家還留有傳統的圓盤機。圓盤機是所謂的單色印刷,用滾輪與圓盤將顏色印在紙張上,在四色機器出現後,這類機器都拆掉圓盤與滾輪,轉為一般燙金機器,或者只用來打流水號。後來印務總算找到「維志」的沈先生,還留有爸爸留下來的圓盤機,不過圓盤機也因為這次重出江湖,最後壞掉送修。

百年追求好設計01
已經快消失的圓盤機(照片提供/鄭宇斌)

以下,特別邀請設計鄭宇斌與版畫家王午,寫下自己的想法。

【設計師鄭宇斌說】
臺灣百年民主運動的歷程,是以三個時代、三位作者與三冊書來記載、呈現。三本厚度都不算薄且平均,它們要能單打獨鬥(單書販售)也要能集體作戰(套書收藏),封面視覺必須同中有異、異中有同,「還請排除常用的書盒包裝方式」,這是出版社提出的製作要求,「麻煩想方設法解決!」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 卷一 自治的夢想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 卷一 自治的夢想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 卷二 自由的挫敗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 卷二 自由的挫敗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 卷三 民主的浪潮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 卷三 民主的浪潮

前面特別提到厚度的問題,確認三者的厚度落差,主要是想在書背上動手腳——用來組合拼湊圖案,讓它有缺一不可的並列效果,試圖耍心機讓讀者因少一冊書背就不完整的缺憾而感到彆扭,甚至是崩潰邊緣。(我是奉命行事,基本上本質沒那麼壞啦!)

至少這樣排除了書盒的使用,也能讓三本書合體(縱使看不懂中文也能將順位排對)。所以這個案子,沒錯!就是從書背開始構想的。

百年追求好設計02
(攝影/但以理)

封面部分幾經討論後,分別用菊、梅、百合來象徵這三個時期,書背上的臺灣鳳蝶則做為組合圖案,在攝影、插畫等不同素材選擇中,我們決定了版畫家王午的作品。

百年追求好設計04
(攝影/但以理)

王午很擅長花卉的描繪,原本擔心花的柔美呈現不了臺灣民主歷程那種壓迫與掙扎力度,但透過王午的木刻版畫,一道道刻痕不也像百年民主歷程的印記?

此外,為凸顯版畫的特性,書衣的版畫作品印製特別費工費時,運用幾乎快沒落的活版印刷技術,一張張壓印在130磅米黃色的鄉村紙上,其餘文字則仍採用一般平版印刷,使書衣的單黑有兩種印法與效果;而內封的紅、藍、綠色塊透過書衣的刀模切孔穿視,成為視覺唯一有彩色的地方,這存放心頭許久的穿孔區分法,如今終於有實現的對象。

百年追求好設計05
百年追求好設計03
(攝影/但以理)

【版畫家王午說】
就衛城出版發行的《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這套書而言,我只能算是提供作品圖片給設計師運用,而非真正的設計者。新書正式面市後,編輯瑞琳來信,希望我談談我的版畫創作,尤其是這次特別新刻的梅花。那我就簡單說說吧!

若從大四那年算起,我認真做木刻版畫到今天已經超過十年。十年,對人的一生來說,也不算短了。小時候,外公教我寫毛筆字,寫顏真卿,記得是〈多寶塔〉,還有〈顏家廟碑〉。到了國中,換成父親鼓勵我練書法,寫漢隸〈禮器碑〉。大學之後自己創作,還是喜歡沒事就磨墨臨帖。如果要說我的木刻版畫有什麼企圖,那麼,我真希望能在刀法中傳遞一絲絲如顏真卿楷書的那種莊嚴、樸厚與光明,或者是刻痕裡流露些許蠶頭燕尾的翩然與飛揚。

上個世紀的日本西畫大家梅原龍三郎,當他目睹日本畫壇只知一味跟隨歐洲風潮起舞,缺乏獨立的文化生命與價值體系時,曾經沉痛地說出:「新開殖民地的悲哀,無疑是傳統精神的欠除。」

行過江南:陳澄波藝術探索歷程
陳澄波相關書籍
前輩畫家陳澄波,他是第一個入選日本帝展的臺灣畫家。在殖民時代,他本應頂著帝展光環,繼續以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科的主流外光派風格,去描繪更多日本殖民者所喜愛的與世無爭的南國風景。然而,他的腳步卻踏上原鄉,他的藝術追索也轉向文人畫傳統。他說他最推崇倪雲林與八大山人,並且要用油彩表現出筆墨的氣韻。

藝術世界裡的一切,說穿了都跟品味有關,而品味的背後就是意識形態。我雖然比梅原龍三郎、陳澄波晚生近一百年,但我覺得,他們當初的觀點,放在今天這個一切還是仰望第一世界美學判準的文化殖民地臺灣,依舊是如此深刻而一針見血。我認同梅原龍三郎與陳澄波,藝術語言民族化是我的信仰,文藝反殖民化是我的立場。只要我多完成一幅作品,都使我的信仰與立場更為茁壯。

木刻版畫,特別是黑白木刻,因為非黑即白,所以語言特別直接、陽剛、明快,絕沒有中間調的過度地帶。一位親人說,自從我開始做木刻版畫,人就愈來愈固執而難以溝通。我想這話是不無道理的。與某種媒材相處久了,自然性格也多少會受到影響。

我的另一位長輩又說,你花那麼多時間刻版畫,實在很不划算,因為比起油畫、雕塑,版畫既費工耗時又賣不了多少錢,參加比賽也很難得獎。我認為這也很有道理,而且從多數版畫家的生活水平來看,這根本就是真實。木刻版,在中國有深厚的民間傳統,在西方則有左翼的衝撞精神;上個世紀,美術史就出現了德國的珂勒惠支(Kaethe Kollwitz)以及日本的棟方志功這兩位典範。他們兩位的作品,將版印精神發揮到極致,也將木刻的表現力拓展到一個嶄新境界。面對真正的大師,我感到自己的有限,也讓我更有鬥志進行創造。我所刻的每一刀,都懷有我對他們的敬意。

百年追求好設計06
梅花版畫木版原件(照片提供/王午)

梅花做為四君子之一,本就是傳統文人畫的慣用母題。在民間的木版年畫裡,梅花也是時常出現的。2007年以前,我刻過許多梅花,但之後也沒有特別的原因,就幾乎與梅花絕緣。不是我不愛梅花,只是這幾年一直在刻畫其他東西。這次因為《百年追求》的邀稿,我實在不想再提供以前的作品了,所以只好「特製」一張新作。

一開始畫草圖,就想把枝條布滿畫面,純粹就是直覺,這麼畫就是了。等到正式動刀,才發現進度呈現牛步,小小一張版畫居然四天才刻完;這回難得「溫故」,我的感想是:怎麼刻梅花這麼費神,以前刻好像簡單多了啊!

百年追求好設計07
梅花版畫拓印原圖(照片提供/王午)

百年追求好設計08
百年追求好設計09
百年追求好設計10
(攝影/但以理)
百年追求好設計11
百年追求好設計12
百年追求好設計13
(攝影/但以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019年第二季OKAPI書籍好設計選書公布

OKAPI好設計每季發表,以「封面、內頁、裝訂、材質、印刷、加工」六個面向檢視書籍,再以「手繪&插畫、實物轉化、解構字符、抽象表現、媒材整合」五種分類介紹書籍好設計。

111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