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Closed for Winter(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Closed for Winter
Closed for Winter
在寒冷的歐美國家有一些屋子是專門用來度假而已(此類屋子通常沒有配備空調),不是屋主和其家屬的暑休去處,就是租給他人做短期度假使用,所以每年冬天來臨前,屋主們就會前去巡一下門窗並上鎖,留待來年夏天再光顧。這也是這本書名《Closed for Winter》的意思,它講的是一個度假小屋,也是一個命案場景。

作者Jørn Lier Horst是挪威人,值得注意的是,他真的曾經是個警官(資深調查官)!這也是為何他以William Wisting為主角寫的一系列警探小說會以「寫實」聞名,因為曾經當過警官的他,可是比多數自行研查資料的警探書類作者,更了解實際辦案細節。《Closed for Winter》已經是這警探系列的第七本了,可是因為在美國這系列書是從第六集《Dregs》才開始出,所以我也毫不在意地從《Closed for Winter》才下手。

某個屋主,從奧斯陸開車來到自己的度假小屋準備冬季的關屋閉戶了,結果卻發現小屋遭了小偷,他自然是報了警,在等待警方前來的期間,他發現隔壁屋子的燈也是亮著的,想前去和鄰居打個招呼打發時間,卻沒料到算是名人的屋主並不在,在那間一樣被洗劫過的屋內,倒著的是一具陌生男性的屍體!他嚇得奪門而出,又立刻報警補充案情。

警方發現,這一區度假小屋在同一時間內有至少七八戶遭劫,這名中槍死者身分不明,不過他的樣子看起來並不像當地人,由於近年流行東歐人到挪威一日遊闖空門,雖然現場並無戰利品或凶器的遺留,警方仍高度懷疑這名死者是外國人,可能因為分贓不均或什麼突發事件內鬥,而成為槍下冤魂。從血跡由外而內狀況來看,這陳屍處也並非案發第一現場,死者可能先是在它處中了槍,才躲避到這間屋子來的。

不過一切總是要經過驗屍並確認死者身分才能明朗,卻怎知,屍體始終沒抵達法醫處!等警方追到運屍車時,車廂內的屍體已經被燒焦了,駕駛行蹤不明。警探Wisting很快就猜到運屍車上的屍體應該就是司機(雖然他倒在運屍該停放的位置),真正的那個屍體已經被人調包偷走了,然而,為什麼?如果只是貧窮國家的人來打劫,照理是沒有那種功夫特地回來偷屍,可見死者身分應該不是一名普通小偷這樣簡單。

Wisting的管區是離奧斯陸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的Larvik,這地方雖離奧斯陸不多遠,但並不像奧斯陸那麼繁忙,所以如果從交流道收費站調閱錄影帶,應該不難清查到在某個特定時段內進出Larvik的可疑車子。不過,在追蹤進出Larvik的可疑車的,卻還有挪威國家警察機構Kripos!原因是位於水岸邊的Larvik,疑似是奧斯陸某個幫派用來走私毒品交易處。而且Kripos在跟監的幫派,正巧也在度假小屋發現屍體的那幾日內進行了一場交易,不知發生了什麼狀況,幫派主腦在當次交易落得財物兩空,錢也失了,貨也沒拿到……難道中槍死在小屋的人,是幫派份子?如若這場命案只是幫派交易破局,那麼有七八間小屋遭盜又是怎麼回事?幫派人士哪會對一般小屋內的尋常物品有興趣!

Wisting的女兒是個記者,有具屍體被發現在一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的小屋中,按常理她早就黏著老爸套資料了,但不是這次。她有個來神秘又迷人的丹麥籍男友,這個人在奧斯陸經營一家大型夜店兼餐廳,Wisting直覺上並不喜歡他,可是他從不願干涉女兒的選擇,幸好這次女兒似乎自己開竅了,她忍痛要男友搬離她的住處,這段分手的過渡期,她向報社請假,暫時移居到老爸因繼承而得的一個空置小屋。這小屋雖不在竊盜案的同一區,不過距離也沒非常遠,有一天這名女記者Line外出散步時,又被她在水案旁的一條棄船上,發現另一具中彈而亡的屍體!

有了前車之鑑,這次這個屍體很快查出身分,死者是個從立陶宛來挪威行竊,並留過案底的小偷,Wisting為了追蹤案情去了一趟立陶宛,不過同時間他也一直和Kripos保持聯絡,雖然緝毒不是他的事,不過兩案似乎在同一時間和地點捲混在一起,使得他們得和Kripos各自分緝並同時合作,讓Wisting擔心的是,Line的男友所經營的夜店是Kripos長期監視的地點之一,因為幫派頭目經常去那裡密結議事,而Line的男友也被多次目擊過和這幫派混在一起,雖然現在他倆說要分手了,可是Line的男友又找到小屋來了,而Line也又接受他了……

〔接下集〕


He was inquisitve and had a particular talent for thinking out of the box.

他很好問也有一種獨特的天分去創新(打破框架)思維

Apart from cold, grey ashes and the remains of a few burnt logs, everything was spick and span.
除了冷,灰塵和一些燒過的木頭殘餘,其餘的一切都是整齊又乾淨

What about monitoring his telephone?
監聽他的電話如何?

妙148
(圖/張妙如)

The use of police informants was demanding and could eventually turn out to be a game in which the police were simply pawns.

警方利用線民是必要的,但在這場遊戲中警方也可能反過來變成線民的人質(被線民要脅)。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6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