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但唐謨影評

【週四|電影玩但但】但唐謨:《皮面人》,人皮面具下的悲哀

  • 字級


電影玩但但

美國導演托比霍伯(Tobe Hooper)的1947年原版《德州殺人電鋸》,一直被認為是我自己對於「真正」恐怖片的啓蒙電影;故事中的殺人魔「皮面人」,從電影到漫畫,已經成為一個流行圖像。皮面人可能是所有恐怖人物當中,面目最不討喜的。雖然他和其他著名的恐怖人物,例如傑森麥可梅耶一樣,都戴著面具;但是他的面具卻是一抹殘缺破碎,縫縫補補的人皮。

Deviant: The Shocking True Story of the Original ”Psycho”
Deviant: The Shocking True Story of the Original ”Psycho”
皮面人的原型是美國最著名的連環殺手艾德蓋恩(Ed Gein),他不但殺人,還會毀屍、戀屍,把屍體放在家裡賞玩。他把屍骨擺在房間裡面當擺飾。當年警察搜索他家的時候,發現屋子裡除了屍體,還有頭顱、人皮燈罩、人皮椅、頭骨湯碗、嘴唇項鍊、乳房背心、乳頭皮帶以及人皮面具,彷彿一個人體手工藝博物館。《德州殺人電鋸》的主角皮面人的房間,就是根據艾德蓋恩的「人體小舖」所設計出的,一個透露出慘紅血色的陰森死亡地帶。而皮面人,永遠戴著一個人皮面具。

在戲劇領域當中,從古希臘戲劇到日本能劇,面具的使用一直非常微妙。當一個角色被戴上面具,他原本的面孔已經看不到了,但是當你看著一個沒有表情變化的臉,那張臉所透漏出來的情緒,竟然會比血肉的臉更有感情,更溫柔慈祥,或者更恐怖駭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傑森那張空洞的曲棍球面具,會覺得毛骨悚然。因為我們看到的已經不再是表象,而是運用我們的想像力,感覺到了這個人或這個角色的內在情緒。所以,蘭陵王根本不用戴兇惡面具上戰場,他只要戴著米老鼠面具或許會更會嚇死人……

面具有一個普遍的功用,就是偽裝、扮演。香港邵氏公司曾經拍過一部把秦漢脫光光的性剝削電影《面具》(香港作者伊達的同名小說改編,他也是本片編劇),題旨簡單說就是大家都在偽裝自己,人都很虛偽等等。所以面具一方面可以更加突然感情的力量,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隱藏自己的感情。兩者似乎相斥,但是也似乎相輔相成。而面具還有一個更大的功用,就是當做一種武器,因為戴上面具的時候,你原本的自我已經看不見了,就好像嗑了藥,你換成了另外一個人,變得所向無敵,無拘無束,自我充分解放,沒有人可以打得過我。當然,面具也有抓狂的時刻,比方說:瘋狂假面

「是不是所有要找工作的人,都要脫衣服啊?」「如果你真要找工作,就聽我的話去作。」──在這勞資不對等的勞動環境裡,以秦漢的遭遇提醒大家:要小心求職陷阱啊~


面具是個非常有趣的東西,「面具理論」被恐怖電影發揚光大,讓恐怖片(和超級英雄電影)變成面具的世界。《德州殺人電鋸》中皮面人的內涵最為豐富。他臉上的那塊皮,同時是一種身分的偽裝,掩飾皮面人其實脆弱易感的內心;一方面也是一種武器,讓他肆無忌憚殺人;他的面具雖然腥臭,但是皮面人卻把它當作特別的服飾裝扮,在不同的場合下,他會戴上不同的面具。當然,用人皮做成的面具,還保留著死亡的恐怖,任何人看到一個戴著這種面具的人拿著電鋸,都會大聲尖叫吧!

愛上卡拉絲-永恆的魔鬼戀人
愛上卡拉絲-永恆的魔鬼戀人
皮面人的故事,不斷的被傳頌(歌頌?),除了電影和漫畫之外,德國作家赫爾穆特.克勞斯(Helmut Krausser)也以皮面人為藍本,寫下了一部有趣的劇作《皮面人》。赫爾穆特.克勞斯的小說《愛上卡拉絲》(Der grosse Bagarozy),後來改編成電影《魔鬼,性,狂想曲》,曾經在金馬影展上大受歡迎。《皮面人》這個劇本只有兩個角色,一男一女,和戶外傳來的傳聲筒的聲音。但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劇場設定,卻再次完美呈現了「皮面人」的精髓。

這齣戲一開始,男主角拿著一個購物袋入場,他買了一套皮面人的行頭:皮手套、皮面具和電鋸。他戴上面具,然後就開始播放《德州殺人電鋸》的結尾,接下來他開始發動電鋸,一陣轟隆隆的聲音,頓時震天嘎響整個舞台……

《皮面人》的兩個主人翁都和皮面人一樣,處在最邊緣的位置。男主角沒工作,他希望辦個朗誦會來賺點錢(請問這叫什麼賺錢?),他的女友(或妻子)當服務生賺錢。但是這一天她被炒魷魚,一肚子大便回家,卻發現男友戴著皮面具,圍著沾血的圍裙(豬血),一副怪里怪氣的樣子;然後又發現男友把他們僅僅剩餘的錢,買了一個「沒用」的電鋸。電鋸的隆隆聲引來了警察,他們乾脆配合演一齣歹徒挾持人質的戲碼,跟警察玩個夠。

看海的日子 (黃春明作品集1)
看海的日子 (黃春明作品集1)
這個故事讓人想到黃春明的《兩個油漆匠》,兩個故事都是描寫兩個社會底層的人物,跟外在環境開一場玩笑,然後釀成悲劇。《皮面人》的男主角對環境非常不安,覺得「外面不太平,完全的非人化正在加劇」。這句台詞中的「非人化」也可以引申為所有台灣最近發生的不公不義。而男主角卻從皮面人的故事中得到了力量,選擇了他對抗世界的方式,幻想自己戴上了皮面具,變成了皮面人,就可以所向無敵,卻不知道,那轟隆隆的電鋸聲,只不過是打在空氣中的一拳。

儘管劇中的男主角有著先知般的智慧,但是他在世俗的觀點下,只是個幼稚、瘋狂的白癡。這種白痴,其實也只是太過天真而已,不會有任何殺傷力。這個角色,根本就是看恐怖片的人嘛!恐怖片的愛好者沉迷於血腥恐怖,但是他們只是為了藉此來發洩內心的焦慮,發洩完就沒事了;卻經常被主流視為危險異類。一個拿著電鋸,戴著皮面的人,絕對不是危險份子,他的裝束就已經說出了這個人的複雜性。所以,皮面人在電影中沒有講完或沒有詮釋到的部分,幾乎都在《皮面人》劇作中,得到了延伸與補充。

說穿了,恐怖電影、恐怖文類,都只是建立在我們每個人的脆弱之上啊!


【活動訊息】
同黨劇團九月即將登場的【當代經典讀劇節――先聲奪人】,將會朗讀《皮面人》這個劇本。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但唐謨

《破週報》每週影評撰述。翻譯過《猜火車》、《春宮電影》等小說。喜愛恐怖電影、喜劇電影、「藝術」電影,但是不喜歡太傷腦筋的電影。喜愛在家看DVD甚過去電影院。養了兩隻狗,超愛烹飪煮食。著有《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鬼月的情人節,就該看些人鬼殊途的愛情

鬼門開的同時,牛郎與織女也正在見面,結合這兩個節日,讓我們看看人與鬼/妖之間,有怎麼樣的愛情

9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