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不要聽大人那一套,請依照自己的感覺活下去。」──專訪五味太郎

  • 字級



『童書』這詞,要是能馬上消失該有多好啊!

這句話出自五味太郎與長新太的一場對談中,收錄在《來聊聊繪本吧》。在那場談話裡,五味太郎幾乎揭露了他的繪本觀與創作觀:自由、幽默、拆除框架。那是將近四十年前的五味,他的觀點新穎且尖銳,就算面對的是前輩長新太,也毫不客套委婉,甚而直言挑戰與詰問。

從1973年出版《道路》至今,五味太郎已創作了51年,出版了超過450本繪本作品,他總是用看似簡單趣味的切入點,如「遊戲」般讓大小讀者容易進入他的書中世界。在今年(2024)二月才上市的最新作《ぼくは ふね》(我是船)裡,他提出了一個最原初且具哲學意味的問題:「我是誰?」
來聊聊繪本吧

來聊聊繪本吧

道路

道路

ぼくは ふね

ぼくは ふね(我是船)

藉著五味太郎參加台北國際書展的空檔,我們進行了一場短暫的專訪,今年78歲的他,身材削瘦,眼神尖銳。甫坐下,便毫不客套委婉地直言:妳要問有趣的問題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在資料中經常讀到您的創作向來從現實生活中取材,也就是您在書展座談中提及的「觀察」,我好奇您如何觀察人、事、物?如何整理轉化?

五味太郎:首先要強調,因為每個人的個性都不一樣,所謂的「觀察很重要」是對我個人來說非常重要,而不是對其他人。

我喜歡觀察,我本來就會觀察,但不代表我想傳遞「觀察很重要,你們一定要好好觀察」這樣的訊息給小朋友,這是我一定要先強調的一點。

大家可能會認為五味太郎是一個成功人士,應該要學習我的生活或思考方式,教小朋友你們應該要怎麼做,才會擁有成功的人生。但我覺得一定要放棄這件事。我們可能想規劃一套好的教育制度,思考為小朋友提供什麼樣的未來。我認為首先應該要告訴小朋友:你們不要聽大人的那一套,請依照自己的感覺活下去。

我們大人的工作就是保護小孩,讓他們擁有可以依照自己的知覺來生活的環境。例如,我五味太郎的繪本其實只是眾多繪本中的一種選項,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繪本,請讓孩子們自己去選擇最適合他們的、並且想要看的繪本。

這就是我的回答,也希望做為這場訪談的前情提要。


Q:在您剛剛的說明中,也傳達了您的兒童觀。請問您這麼多年來持續創作,關於創作觀或兒童觀是否有什麼改變?

五味太郎:其實我所有的作品都不是為了小孩而畫,所以我對於兒童並沒有特別的看法。我的作品是為了自己而創作,可能因為繪本這種讀物比較特殊,大家會覺得它就是為兒童而設計,為兒童而寫,但是對我而言,我對這樣的事情並不感興趣。

提到變化,我覺得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我自己也很驚訝的一點是,我從來不會對於創作繪本感到厭膩。除了畫繪本,我還做了很多事,寫文章,玩音樂,打網球,滑雪,甚至有做過體操競技等等。可是這些事情都很容易讓我覺得膩了,唯有創作繪本,我未曾感到厭煩,從出版第一本《道路》到現在已經51年了,我依然覺得繪本很有趣,我想繼續創作。

 
Q:所以每次創作新的繪本都像是第一本嗎?

五味太郎:是的!


Q:「繪本館」出版社總編、與您多次合作的有川裕俊先生認為,您的開創之處是「將圖畫與文字融為一體」。您在創作時是有意識這麼做嗎?

五味太郎:繪本可以是任何的形式,可以使用文字元素,也可以使用圖像元素。它的頁數也沒有一定的規範。所以我的做法經常是先試畫五、六頁,我覺得有趣的話,再增加它的頁數,這方面我還蠻擅長的。我可以畫著畫著又出現很多有趣的靈感,再加進繪本裡,我一直這樣創作。

我不會預設先有字或先有圖的順序,不過我會希望讓文字成為圖畫的一部分,例如《飛一下、休息一下、再想一下……》如果在台灣出版的話,因為使用繁體字,無論如何整個畫面都會變得比較沉重。日文的話,如果只使用假名,就會顯得有點太輕了。文字和圖畫都是我使用的工具,所以我會努力在文字和圖畫之間取得平衡。

飛一下、休息一下、再想一下……

飛一下、休息一下、再想一下……

五味太郎說,不同語言文字的空間感,會讓畫面有輕/重的細微感受。
(圖 /  《飛一下、休息一下、再想一下……》)

以翻譯繪本為例。其實我們必須要根據翻譯文字去改變圖像,最麻煩的是阿拉伯文,因為它的書寫方向是由右至左,所以譯本無論如何得處理這個問題。我有兩本作品被譯為阿拉伯語,只能以鏡像處理畫面,讓圖像能夠配合文字,讓讀者可以從右到左閱讀。這是我們必須考慮的事情,這也是繪本很有趣的地方。

Q:您創作超過50年,完成了超過450本繪本。您有感覺到困難的時刻嗎?

五味太郎:我的作品已超過了450本,現在創作新繪本時會遇到的困難是,我開始畫的時候會發現,這個作品跟之前的作品很像,似乎已經做過了,只好放棄。創造新作的難度越來越高了,這是我最近遇到的一個挑戰。


Q:那麼,您怎麼意識到新舊差異?或者說,如何判斷要延續曾經畫過的主題或是放棄?例如《小金魚逃走了》出版40年後,又出版了《小雞逃跑記》。

五味太郎:為什麼我又再做一次「逃跑」的這個主題?一方面是出版社的企劃,再來是我一直在思考研究「逃跑」。

我覺得現代人非常需要逃跑,尤其是到了21世紀,你沒辦法一直待在同一個地區,你必須要隨時保持活動,更換棲身之所。我們可能沒辦法一直在同一個場域待太久,必須要一直想接下來要往哪裡去。

除了小金魚和小雞,我還有兩三本繪本也是以逃跑為主題。《小金魚逃走了》已經賣了300多萬冊了,讀者們應該很享受這種自由自在的感覺。它既然賣得這麼好,大家一定很希望自己自由自在地活著。

小金魚逃走了

小金魚逃走了

小雞逃跑記

小雞逃跑記


Q:您關於「逃跑」的解釋讓我感到好奇,這回應了我在閱讀這本繪本時的困惑:逃跑的小金魚為什麼不改變他的形狀外貌進而隱身?而是以原貌移動到各種空間裡?


五味太郎:妳希望他改變形體嗎?


Q:為什麼不呢?

五味太郎: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這是一個哲學性的探問──我們要改變自己,然後適應不同的環境;或是不改變自己,然後在不同的環境裡求生存。其實透過繪本讓讀者有這樣的發想,我覺得很有趣。

我的個性是不會想要改變自己去適應環境,但一定有人和我不一樣。

那我自己也很驚訝的一點是,其實我覺得自己從兩三歲到現在一直沒有什麼改變,包括對於社會的感受,或者說我在這七十幾年間,學了很多事情,但我對事情的判斷一直都差不多,例如有趣的事情我就想要一直做,無聊的事情我就想要離開。

所以妳剛剛提到金魚為什麼不改變自己?這對我來講真的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提問,我有接收到一些靈感。例如,我現在看到OKAPI這位攝影師小姐,就會想像她小學的時候可能是個什麼樣的小孩。她現在拿著照相機,應該是個很愛觀察四周的一個小孩,等她長大,相機就是她的工具,她還是持續地用相機來觀察其他人事物,我覺得這就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個性。或像這位OKAPI的編輯先生,我講話時,他都是第一個先點頭的,當他聽到我的想法時,他有一些共鳴。我相信他小時候可能也是一個安靜坐著會聽大家講話的小孩。我覺得小朋友從小就擁有的個性是很重要的,我很想要重視每一個人獨特的個性。

大人常常會認為繪本只是畫給小朋友看的,我覺得這是一種很浪費的想法。每個人都可以讀繪本,你可以透過繪本去確認自己的個性,是一種自我確認也好,自我發現也好,任何年齡的人,一定可以透過看繪本重新認識自己。

書就是一個工具,幫助我們認識自己的工具。所以你會透過閱讀發現自己可能從沒有發現過的自己,或者你已經足夠認識自己了,那可能會有一些新的不同想法。書是一個非常豐富的世界,大家一定要透過這項工具發掘更多不同的自己。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覺得「漫荒」嗎?這些金漫獎入圍作品參考一下

    由文化部舉辦的第10屆金漫獎宣布了入圍名單,包含入圍「跨域應用獎」的《北城百畫帖》、入圍「漫畫編輯獎」的黃珮珊(代表作《熱帶季風 Vol.2》)與洪雅雯(代表作《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入圍「青年漫畫獎」的《老爸練習曲》等,還沒看過這些好作品的別錯過!

    2402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覺得「漫荒」嗎?這些金漫獎入圍作品參考一下

由文化部舉辦的第10屆金漫獎宣布了入圍名單,包含入圍「跨域應用獎」的《北城百畫帖》、入圍「漫畫編輯獎」的黃珮珊(代表作《熱帶季風 Vol.2》)與洪雅雯(代表作《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入圍「青年漫畫獎」的《老爸練習曲》等,還沒看過這些好作品的別錯過!

240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