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三采小說特企】比完美的結局更珍貴 那些創傷教我們的事──FB「心理師的腦中小劇場」讀肆一《幻日之時》

  • 字級



根據經驗,人在歷經重大創傷事件後,很容易提出兩種要求:

第一,忘掉這段記憶。
第二,改變這段過去。

第一種要求,有些大腦會試著接單,這種機制叫做「解離」(dissociation)。

這是一種讓大腦意識與現實脫鈎的手法,事故發生後,大腦會伸出手,將創傷記憶慢慢壓到意識底層。只不過,人的記憶就像浮標,作用是指引,哪怕再使勁,它依舊會趁我們不注意時,偷偷浮出水面。解離的本意是保護個體,因此事發初期還能奏效,但不會就此一了百了,來回鎮壓的過程,反而會造成更多困擾。

至於第二種要求,沒人辦得到。

最接近的做法,是「催眠」加上「腳本」。心理師使用催眠技巧,讓案主回到創傷經驗的源頭,接著採用新的腳本,藉由指令讓情境產生轉變,目的是讓案主體驗「如果換個新的選擇」,事情會如何發展,一切過程都在想像中進行。

這是一種相對破格的作法,因為它的作用,不是為受創的人帶來虛妄的希望,而是讓他明白事情即使改變,也得付出代價。每個選項都有相對的責任,事後的悲劇,或許已是當下最好的決定。它的用意,是促進人對於創傷事件的反思。
 
肆一的新作《幻日之時》,也有類似的效果。

主角林忻予,十二年前目睹親姊遇害,凶刀割斷了一切聯繫,屍體留下痕跡,活人留下陰影,家庭自此分崩離析。十二年後,忻予成了社工,在某個尋常的午後,老天突然開了一條通道,讓她得以回到過去,改變歷史。然而機會有三次,必須天時地利,但讓她更意想不到的,是通道的彼端,居然也有另一個人在等著她。

面對創傷,如果能有第二次機會,我們要義無反顧地扭轉,還是接納它的存在?
 
在緊湊的情節中,作者不斷丟出這問句。回到過去,真的就能改變什麼嗎,改變了就會更好嗎,倘若同時影響了其他人的命運,會是我們要的結局嗎?

肆一這次跳出舒適圈,將戰線拉往懸疑推理情節,故事採雙線結構,一端命懸一線,一端追查兇嫌,兩個時空來回穿梭,分進合擊。說實話,這是一次蠻過癮的閱讀體驗,每次穿越都帶回線索,每個角色都有作用,人物時空交織,行進卻有條不紊,一氣呵成。

但讓人更驚豔的,是關於心理疾病的側寫,包括了「高功能自閉症」、「創傷後壓力症」,以及「解離症狀」,這些名詞舉足輕重,因為它們是人設、破案線索,以及犯案動機。就專業角度而言,肆一很札實地在田調上下了一番功夫,他並沒有讓這些症狀淪為剝削的虛招,而是擁有合理的致病因素,然後再巧妙地嵌進破案細節的關鍵字。

人往往繞了一圈才發現,比完美的結局更珍貴的,是活下來的證明。創傷之所以讓人獨一無二,不是因為肉身癒合的模樣,而是它帶來的經驗與體悟。望著傷疤,我們會重新思索細節,隨著年歲,發現記憶不再尖銳,姿態不再防衛,咀嚼的過程,才是讓每一個人成為獨立的個體,最根本的原因。

痛是必然,抗拒是人性,但練習接納,會成為一種韌性。

幻日之時【限量作者親簽版】

幻日之時【限量作者親簽版】

幻日之時

幻日之時

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

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

你在左邊放了一句再見【日落巴黎‧雋永版】

你在左邊放了一句再見【日落巴黎‧雋永版】




作者
劉仲彬臨床心理師 (善言心理治療所所長 )


【三采小說特企】

■渴望特別,是人世間裡最平凡的一件事, 但我們卻依然為此,前仆後繼,奮不顧身。──讀張西《是花季的關係》
■比完美的結局更珍貴 那些創傷教我們的事──FB「心理師的腦中小劇場」
■那些心裡的傷,身體都幫你記住了!心理師陳志恆讀《心很小 裝喜歡的事就好》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記得自己與他人歷史上的每一道傷痕,並繼續在這裡與那裡談論它們。」

天安門事件已過去32年,在中國仍然是一個禁詞,今日香港,不只日曆上逐漸隱形的數字,黑衣燭光亦可能觸法,這個世界「曾經有一個把槍口對準人民的國家。太過光怪陸離,想不通。但知道,就不會忘。」

120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