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專業書評

劉芷妤/很久很久以後,在很遠很遠的地方──讀《阿拉斯加韓醫院》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小時候習慣的童話故事開頭,多半是從很久很久以前講起,「很久很久以前」這個句子有種瞬間讓人墜入時光隧道的夢幻氣氛,如果再接上「很遠很遠的地方」,那麼幾乎就像一種魔法咒語,讓人心甘情願在紛紛撒落的星塵之中前往故事裡的場景。

在長大之後,我們才發現,床邊童話的原型其實經常險惡恐怖,只是某些情節被刻意模糊略過,也被「很久很久以前,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的夢幻氛圍美化。與此同時,我們發現更多更多故事,必須從「很久很久以後」說起,曲曲折折地,再繞回很久很久以前,才能把很痛很痛的真相,從嘴裡慢慢一小口一小口地吐出來,再一點點一點點地被人聽進耳裡、看進心裡。

阿拉斯加韓醫院

阿拉斯加韓醫院



 《阿拉斯加韓醫院》這個以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名詞組成的書名,述說的便是這樣一個故事,開場是我們每天身處其中熟悉無比的現代社會,主角是一個得到莫名其妙的痛症、還追查不出病因的平凡女子,而我們得跟著她在試遍各種醫院科學檢查與奇特民間療法之後,千里迢迢地抵達暴雪紛飛的人類文明邊境,尋找一點點治癒自己的希望。

究竟是什麼病必須這樣跋涉到「很遠很遠的地方」?起初我以為那只是一個讓主角展開旅程的契機,為的只是讓女子有理由前往阿拉斯加,病因實際上可能並不重要,但讀到故事中途,我開始出現某種不祥的預感,緊接著,在謎底揭曉之後,我得停下閱讀,抱著書垂淚許久,才能繼續讀完。

讀完之後,我認真地重新看了一次作者李昭姈的名字,決定自此之後要深深地記住她。

童話從很久很久以前、很遠很遠的地方開始,而童年陰影總在很久很久以後才突然鋪天蓋地。

或許是某種生物本能的心理機制,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心中的軟肋都是兒童,同樣的傷害落在孩子身上,就是比落在成人身上更令人心痛,畢竟他們的身體尚未長得足以抵抗,他們的心理也尚未擁有足夠的經驗去應對,更別說有太多殘酷的暴行,即便是長大成人後也只能束手無策,於是對許多遭遇殘酷事件的孩子而言,封存記憶成為無可奈何之下,拯救自己的唯一辦法。

故事中的主角伊琪,她找不出病因的莫名疼痛,便是因為一個幾乎不會意識到的微小機緣,將那個封存的記憶敲開了一個小小的裂痕,那個裂痕雖小,卻阻止不了痛苦從縫隙中傾瀉而出,淹沒了伊琪的全部人生,但即便被淹沒了,伊琪仍然沒有意識到,她生理上的疼痛其實源自於實在痛得想不起來的兒時經歷。

是不能想起來,還是不敢想起來?伊琪到了異國他鄉,在離自己的記憶很遠很遠的地方,才能夠慢慢沿著裂痕剝開封存記憶的痂,而在這一路上陪伴她的高譚醫師,在伊琪自己找回記憶之前就告訴過她:必須要按對穴位才能正確治療,但有時候按對穴位可能會很痛,可能會比原本想要治療的痛還要痛。

那樣的話,真的沒問題嗎?

真相能有多痛呢?就算再怎麼痛苦,也好過身體上的痛苦吧?伊琪的反應可以想像,她的生理痛苦如此巨大龐然,甚至足以讓她拋下原本在韓國的生活直奔阿拉斯加,怎麼可能有比這種痛苦更糟的事呢?最可怕的是,不僅的確存在著比那種痛苦更糟的事,而且在伊琪以外,有人連想要遺忘都無法遺忘,一直背負著那種痛苦長大成人,並且有更多更多人,還持續受害著。

李昭姈作家運用了阿拉斯加無比魔幻的雪國魅力,揉合了冰寒極地、徹骨疼痛與大麻藥物造成的幻覺,與神祕的因紐特傳說、童話故事和殘酷童年記憶,共同編織了一場既痛又美的華麗冒險,而其中極其細微的愛情元素與友伴的扶持情誼,則成為伊琪在這分不清現實與幻覺的暴雪之間賴以前行的救命繩索

或許因為本書作者也是一位編劇,善於經營情節與場景,我幾乎捨不得中途離開這個故事,感覺像被帶著闖了一趟極地裡的鯨魚墳墓,隨著深藏記憶被挖掘出來的冷澈痛苦而全身僵硬,又隨著伊琪重拾記憶、採取行動、阻絕痛苦繼續蔓延到別人身上,直到故事最末,放下書本,冰冷的手指才慢慢回溫,血液重新湧動,就好像我也剛去了一趟很遠很遠的地方,親手揭開很久很久以前的痂。

就好像,我也被治癒了那樣。


阿拉斯加韓醫院 (電子書)

阿拉斯加韓醫院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555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