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孤獨眾生相

【馬欣專欄】愛,是讓缺席的人永遠在場──《葬送的芙莉蓮》

  • 字級


長生不老的芙莉蓮,認識的人陸續死去後,體會「缺席」如同「在場」的人生真理。( 圖/《《葬送的芙莉蓮》劇照,木棉花提供)


我發現將作品與事件當魔術方塊看,每次看就會有不同發現。
比方從人心來看那些回憶的流變,或從事件中鑽個小孔來看人性的切面,這對我來講都是生之樂趣,
它不見得會接近真相,但比較接近我人生想追的真理。
如果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說當個「合格的讀者」是重要的,那我們何妨一路當個找答案的人,
在找答案的過程中,它就是你自己的故事了。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動畫《葬送的芙莉蓮》以人類時間的線性對照一個近乎永生的精靈,前者短瞬卻恆常的信念,對照著精靈漫長無垠的生命,相對如此渺小的族類卻訴說著愛比永生還要不朽的真理。

早在八零年代,日本動漫就席捲了台灣,那幾乎來自日本世世代代所累積的作品,無論手塚治虫還是井上雄彥等,在次文化的領域裡如細雨潤物般,都足以給當時的青少年未來人生長征的決心與寶藏。

動畫《葬送的芙莉蓮》就是標準傳承日本精神的影集,其對照的跨度可以說也致敬了1972年出版的經典漫畫《波族傳奇》,可以活上一千年的族群,是如何看待平均歲數僅八十載的人類,是否如同我們看夏蟬一樣極為短促又懷疑其是否值得的生命?

兩者都是拋開了時間軸,直接看生命本身無論長短是否有價值的作品,也都有著日本積極的宿命觀。《葬送的芙莉蓮》的哲思核心直逼井上雄彥的《浪人劍客》人生成功達標後,是否是一路競逐,甚至感到無人同行的空虛孤獨,還是大夢初醒般走出群體供奉的「理想與成功魔咒」?

《葬送的芙莉蓮》一開始就是戰勝魔族的強者歸來,登上了他們人生的榮耀時刻,當時都那麼年輕的他們,之後要面對的就是「平凡的漫長」與他人的「遺忘」。這是一個很反高潮的英雄影集,卻真實地在不與他人同的狀態中找回了自我,包括長生不老的精靈芙莉蓮,一路承受認識的人陸續死去後,所能體會的「缺席」如同「在場」的人生真理。

為何說是宿命性的故事,畢竟芙莉蓮的存在是千年以上的,是恆常如月亮一樣的存在,以她來對照所有悲歡離合都是轉瞬間的事,也是有如花開與落的必然。故事的第一集在慶祝勝利的狂歡中,本是英雄的遠征隊卻是最感寂寥的,一方面離別在即,二方面他們所經歷的也讓他們永遠不同於眾人,卡在平靜與騷動之間,英雄不易的是自處,更難的是接受自己緩慢的「落幕」。

與芙莉蓮一同戰勝魔族的夥伴。( 圖/《《葬送的芙莉蓮》劇照,木棉花提供)


在芙莉蓮的凝視中,渺小的人類有不可逆的宿命,但人類在她沒有盡頭的流浪旅程中,卻交給她了數個寶物,都是來自於人類短暫的「不朽」──來自渺小人類雖死猶生的愛與惦念。

這在芙莉蓮的無情無緒中,有如讓深潭起了點漣漪,也讓這齣故事有了旁觀的美。我們在千年歷史中有多卑微,就有多深刻的存在。《葬送的芙莉蓮》整個故事都有著《小王子》裡狐狸所說的「馴養」概念,狐狸早知與小王子將離別但仍願意接受「馴養」,只為了分辨出某個腳步聲的不同、某個時間點終於有了意義、心裡有了永恆的麥浪意象。而芙莉蓮也在人類夥伴欣梅爾死去後,才懵懂般體會到自己失去了什麼的空落落。

因此後半總以「欣梅爾死去幾年後」做開場,讓觀眾逐漸感受到缺席者「在場」的後座力,後來無論是她想起欣梅爾喜歡的花是蒼月草、發現英雄欣梅爾的雕像已無人聞問地生鏽、幻影鬼開始用「欣梅爾」的樣子來蠱惑她,都讓她逐漸完整了「自己」,而非欣梅爾本身。

於是故事的餘韻就出來了,導演讓觀眾與芙莉蓮同步想起欣梅爾在自己雕像被建後所說的話:「最重要的是讓妳以後不會感到孤單。」當時這句輕飄飄的,後來才在回憶中顯出重量。而遠征隊其他的夥伴都在老時向芙莉蓮託付了重要的人,看似是請芙莉蓮幫忙,其實都是呼應欣梅爾的那句「讓妳以後不要孤單」的話。

英雄欣梅爾的雕像已無人聞問地生鏽,但雕像存在的重要性是讓芙莉蓮感到不孤單。( 圖/《《葬送的芙莉蓮》劇照,木棉花提供)


有如遠征軍的艾冉跟芙莉蓮所說的:「那不到妳人生百分之一的時光改變了妳。」那是艾冉多年後回應芙莉蓮曾說的:「你們只佔了我人生的百分之一。」人生總有很短的回憶插旗在漫漫長路上,成為自己的起點也是歸處。遠征軍的那幾個年輕人,也因此在物換星移後也成為艾莉蓮的夥伴。

她目送了愈多的人,她能帶著遠行的寶藏就愈多。從來無所謂時空概念,永遠在漫遊的芙莉蓮,因為想與欣梅爾的靈魂對話;想更了解他,於是人生終於有了目的地。她去了遠征隊曾一起到過的地方,感受了什麼叫做「回憶」與它的不復返,艾莉蓮因此也逐漸感受到所謂「鄉愁」不是哪時與哪地,而是自己的改變。

有如狐狸救贖小王子的是他可以「獨一無二」的方法,「永生」的芙莉蓮也因欣梅爾這才感受到她的「有限」。這有如漫畫《浪人劍客》中一位農夫父親死前跟自己孩子叮囑著:如果寂寞就去看山看海、看石頭,那裡有大地的善意與承接。也有如《比海還深》以海來隱喻愛之無窮,這世界能接住自己的何其多,讓人想起聖修伯里在《小王子》中小王子與飛行員道別時所說:「只有你將會擁有會笑的星星。」

欣梅爾就以蒼月草與雕像,來訴說回憶的無所不在,以及愛是每日活出來的真諦。在欣梅爾死後,芙莉蓮才開始回應了這份愛,不是轟烈的那種,而是以見證他存在過的生命,讓千年的飄盪,終於有了始終感。

這故事很美,因為即使是精靈與英雄都活得平凡,芙莉蓮身為能力高強的魔法使,過得卻不如人想像那樣璀璨,反而熱衷許多無聊事。包含追求一個生活小魔法、為了晚霞與甜點周折了好一段路、找一朵絕跡的花不惜勞苦等,看似那麼多「沒有意義」的事,卻讓與她同行的人事後回憶起來,這樣的人生似乎比有恢弘目標的人生還好玩還有意義。

因為芙莉蓮在享受生命,這是艾冉說的:「看似那麼無聊卻那麼好玩的除魔旅程。」芙莉蓮甚至以這樣專心於活著的姿態,來對抗著滿嘴謊言的魔族,後者一再誇耀自己的實力與刷存在,艾莉蓮卻不起眼地專心於每一刻,這樣對生命誠實與否的善惡辯證,非人類熟悉的機率性的善惡,而是忠於每一天且敬畏天地的善。

芙莉蓮以千年生命對照人類流行的惡與善,這個無情無緒的精靈卻活得更像愛的本質。現在人們總吃力地在學如何去愛或被愛,好像愛是個沉重的學問,但這個故事中,愛是每天活著的樣子,誠實地活著且尊重萬物地活著。

芙莉蓮以千年生命對照人類流行的惡與善,這個無情無緒的精靈卻活得更像愛的本質。( 圖/《《葬送的芙莉蓮》劇照,木棉花提供)


《葬送的芙莉蓮》是來自日本文化的底蘊,清如水而充滿哲思,訴說著一條河流般的記憶與沉澱,跟著故事走,就跟隨著愛的本身。

讓人想起侯孝賢導演在讀完坂本龍一的《我還能再看到幾次滿月》一書後的感言:「我想著波赫士的詩〈月亮〉,寫給他最後的伴侶瑪麗亞兒玉的,他說那輪晶燦,因人類無數世紀的凝視使它蓄滿眼淚,他說你看,它就是你的明鏡。我想,有許多不斷從地球上消失的東西,只存放在月亮那裏吧。」原來所謂恆常與短暫,終究無關乎時間啊。

《葬送的芙莉蓮》漫畫全集 

葬送的芙莉蓮 1

葬送的芙莉蓮 1

葬送的芙莉蓮 2

葬送的芙莉蓮 2

葬送的芙莉蓮 3

葬送的芙莉蓮 3

葬送的芙莉蓮 4

葬送的芙莉蓮 4

葬送的芙莉蓮 5

葬送的芙莉蓮 5

葬送的芙莉蓮 6

葬送的芙莉蓮 6

葬送的芙莉蓮 7

葬送的芙莉蓮 7

葬送的芙莉蓮 8

葬送的芙莉蓮 8

 

《葬送的芙莉蓮》預告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葬送的芙莉蓮》(日語:葬送のフリーレン)是山田鐘人原作、阿部司作畫的日本漫畫,開始連載於2020年4月28日發售的《週刊少年Sunday》2020年第22、23合併號。改編電視動畫於2023年9月29日首播。故事講述精靈族的魔法使芙莉蓮因為昔日冒險夥伴的離世,開始踏上流浪旅程經歷各種事件,也在旅途中逐漸理解昔日夥伴的歷程。


作者簡介

你花最多時間的,終會變成你。

──
音樂迷、電影痴,其實背後動機為嗜讀人性。娛樂線採訪與編輯資歷二十餘年,持續觀察電影與音樂;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專欄筆耕。 曾任金曲獎流行類評審、金鐘獎評審、金馬獎評審、金音獎評審、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評審、海洋音樂祭評審、AMP 音樂推動者大獎評審。樂評、影評、散文書寫散見於報章雜誌如《中國時報》娛樂周報、《聯合報》、《GQ》、《幼獅文藝》,及「博客來 OKAPI」、「非常木蘭」、「書評書目」等網站,並於「鏡好聽」平台開設Podcast 節目《馬欣的療癒暗房》。
著有:散文集《看似很美,其實是壞掉的》《邊緣人手記》《階級病院》;影評集《當代寂寞考》《反派的力量》《長夜之光》、看似很美,其實是壞掉的》。

OKAPI專訪:30不立,40也很惑,人生永遠On the road!──瞿欣怡X馬欣對談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送禮物好難沒靈感?這篇文幫你一次包辦5大族群送禮點子!

年尾的節日聚會總是異常密集,光擠出送禮預算就很辛苦,針對不同朋友還要客製化……快來看全方位送禮指南,不只推薦書單,而是給吃貨、給內心、給孩子、給毛爸媽、給旅者的誠心之禮。

35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