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對談】《老師,我忘記寫功課!》作者山本悅子x《媽媽使用說明書》作者伊藤未來──生活處處充滿故事靈感

  • 字級

山本悅子山本悅子



 關於作品 

──兩位老師是什麼時候認識的呢?

山本:以前就看過未來的書,第一次見面是在3年前朋友的新書記者會上。
伊藤:那時我就想「啊!是悅子!」因為她的書我都看過,總覺得我們認識很久了。

──《媽媽使用說明書》和《老師,我忘記寫作業》總是被當作姊妹作一起介紹,這樣算起來,作品竟然比兩人更早認識?

山本:是我擅自這樣說的(笑)。因為每次逛書店,總是看到這兩本書並排在一起,所以我都對大家說「請多支持姊妹作!」。
伊藤:因為畫家都是佐藤真紀子啊!所以我覺得說這兩本書是姊妹作也有道理。

 成為作家之前 

──想請教兩位老師是如何走上作家之路的。山本老師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寫故事呢?

山本:小學5年級的時候朋友開始寫故事,那時我才意識到可以自己寫故事。還記得當時朋友寫了一個恐怖故事,回家以後我也寫了一個故事,隔天拿給朋友看。

──是怎樣的故事呢?

山本:是一個靈魂交換的故事。坐在副駕駛座的主角出車禍,車禍前看到朋友經過,兩人靈魂交換了。因為覺得「朋友代替我死了」心裡很愧疚的主角,長大後發明了一種回溯時間的藥,想要回到車禍發生前「我要幫朋友搶回他的人生」……這樣的故事。

──小學5年級就能寫故事好驚人喔!請一定要讓我拜讀。老師本來就喜歡看故事書嗎?

山本:我很喜歡看故事書,小時候總是往圖書館跑。那時特別愛看科幻故事,有一個「暢銷科幻故事系列」,由現在有名的小松左京老師等人執筆,我總是努力存下零用錢去買來看,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到都能背下來了。和朋友的交換故事也一直持續到高中畢業,累積了將近20本筆記本,現在再回頭看那些故事,只覺得一定不可以讓別人看見……就是這麼讓人覺得羞恥的內容(笑)。

伊藤:我第一次寫故事是小學3年級。我的個性是比較外向的,並不是文學少女。但是有一次生病住院2個禮拜,一開始吊點滴不能動,慢慢恢復了以後,就開始覺得無聊,帶到醫院的漫畫和書都看完了,不知道要做什麼,就想乾脆自己寫故事算了。我寫了一個「狐狸和兔子」的故事,內容就是狐狸和兔子變成好朋友的簡單的故事。雖然現在還留著那本筆記本,但內容實在是太恐怖了不忍看(笑)。不過也是因為這樣的經驗,發現原來我是會寫故事的,就開始創作,甚至還立下志願說「長大以後要成為童話作家」。

──原來兩位老師都是從發現「原來我會寫故事」開始踏上作家之路的,後來又創作了哪些故事呢?

伊藤:雖然當時的確是寫了一些故事,但現在回頭看,都是些小孩子的牢騷。例如「零用錢太少啦!」「為什麼我沒有!不公平!」等等。太好笑了!

──簡直就是《媽媽使用說明書》的內容嘛!

伊藤:沒錯。但我那時候就只是單純的想要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寫進故事裡而已。

──山本老師呢?

山本:我的確是因為這個原因開始和朋友寫交換故事一直到高中畢業。但那時候並沒有想要當作家,而是努力讀書,想當老師。大學畢業順利成為老師後,卻因為工作太忙了,不再寫故事。後來有一段時間辭去老師的工作,湊巧看到童話故事比賽的訊息,才再次提起筆來寫,卻沒想到竟然得獎了。這是我第一次寫童話,於是就想再多堅持一下試試看!後來參加了繪本雜誌的童話獎比賽,到了最後一關落選了。接著又參加了兩次,一次落選、一次得獎,雖然有心成為專業作家,卻沒有那麼順利,其中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跌跌撞撞,才終於出了書。
 
伊藤:我雖然小學就立志「長大以後要成為童話作家」,卻一直沒有繼續寫故事(笑)。小學高年級開始覺得這個志向講出來太丟臉了,漸漸的就不說了。但是我一直很喜歡寫作文或讀書心得等等。因為喜歡寫東西,所以成為了寫手。真正想寫故事是從孩子出生後,開始接觸到兒童讀物,心裡想說不定我也可以寫,於是就開始向出版社投稿。

 故事是這樣寫出來的 

──兩位老師各自懷著不同的目標,不斷努力才成為童書作家,也出版了不少作品。想請問兩位故事到底是怎麼寫出來的呢?

伊藤:我每天都在思考要寫什麼樣的故事……不管是從報紙上看到的照片、偶然看到的新聞報導、身邊特立獨行的人都可以當作故事的題材,真的是什麼都可以。

山本:我也是平常就會思考要寫什麼樣的故事,但最後能成為作品的卻很少(笑)。像《神隱教室》就是一點一點將蒐集到的小故事集結起來,最後成為一篇完整的故事。不管是東西忘在辦公室急著回去拿的瞬間,或是眼前突然出現不可能出現的教室,本來應該很吵雜的學校突然變得靜悄悄,忍不住想到底我在哪裡?或是看到舊教室被拆除了──像這樣把「故事碎片」蒐集起來寫成的故事。並不是有一個靈感就能馬上寫成一個故事。

──也就是說生活中的每個片段都可以成為故事吧!一旦開始下筆,從開場到結束,中間又是怎麼讓故事進行下去的呢?

伊藤:這個問題我很想問悅子!妳寫了很多長篇故事,有沒有寫到最後,劇情連不起來的情況呢?
山本:有喔有喔!想好了大綱開始動筆,寫到一半突然想到「糟糕!不對!」,只好一邊寫一邊改,或是回到前面增加了新的人物,到後來故事發展和預想的完全不一樣了……(笑),修改了好幾遍。不知道大家都會先寫大綱嗎?
伊藤:我也是。就算寫了大綱還是改了又改、改了又改。就算是連載故事,也有過放棄故事線,重新發展的情況。聽到山本也會遇到一樣的狀況,讓我安心不少。(笑)
 

圖取自《老師,我不會寫讀書心得!》圖取自《老師,我不會寫讀書心得!》

──想再請教伊藤老師,寫故事的時候會預設結局嗎?

伊藤:雖然也有先預設結局的時候,但大部分我都是在不知道結局的情況下,心裡想著「我想寫這樣的世界、這樣的孩子」然後自由的寫下去。寫的時候心情會跟著起起伏伏,十分焦慮,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但是隨著劇情漸漸明朗,就會發現「啊!原來這個孩子是這樣子的!」寫到最後終於看到結局,那個瞬間真的心情很好。

──也就是忠於自己的感覺來寫故事。那麼老師會為了寫故事去蒐集資料或採訪嗎?

山本:未來,妳寫《困境》這本書時,有實際去採訪嗎?
伊藤:有的。之前從事撰稿工作時曾採訪過幼兒園,東日本大地震後也曾到受災地的幼兒園採訪過,並和攝影師一起開車到受災地區各處採訪當地居名。我覺得實際去當地看、去感受,對作品的確有不小的影響。

──山本老師呢?

山本:我的創作本來就是以身邊的工作場域學校為主,所以很少有需要採訪的時候。第一次採訪是在「口袋貓鈴鈴」系列的第8集《只有影子的貓的祕密》。因為是以原子彈爆發為主題,因此到廣島做了採訪。第一次去的時候參觀了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請義工導覽,並且參觀了旅館、河川和橋,對城市的樣子有了一定的了解。然而真正開始寫故事了以後,發現這樣還是不夠,於在「原爆紀念日」的早晨再次拜訪了廣島。風的味道、天空的顏色、城市的空氣,雖然不是原子彈爆發的那一天,但光是在「原爆紀念日」站在原子彈爆發的地點,感受就截然不同。

──兩位老師的粉絲中有不少想成為作家的小讀者,不知道老師對這些孩子們有什麼建議嗎?

山本:不管是和朋友吵架很生氣、遇到令人討厭的事或很高興的事、全部都可以當作故事的橋段喔!重要的是努力去經歷很多事情,並且不要忘記,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

伊藤:我的想法也一樣。如果有了想寫的東西,就把它寫下來吧!只要不間斷的寫,就會愈寫愈好。另外,不要只寫自己知道的事情,多寫一些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和想了解的事情也很重要。如果只寫自己想寫和自己知道的事情,會讓讀的人覺得很無趣,有一種這位作者自以為了不起的錯覺。但如果一邊寫,一邊覺得「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時,作品就會變得愈來愈有趣。我有時候也會不小心寫了已知的事情或想說的事情,寫這些的時候會覺得一點都不好玩,完成的作品一點都不有趣(笑)我覺得故事還是要一邊寫一邊有期待才會有樂趣。

──就是因為作者是抱著冒險的心情來寫,故事才會充滿生命,變得有趣。

伊藤:例如主角旁邊的配角本來就這樣默默登場了,寫到一半突然發現他是推動整個故事重要的關鍵人物,這個瞬間真的讓人很興奮。

山本:我很能了解這種心情。我也曾發生過突然發現「啊!原來這個人是為了這件事而出現的。」當時真的很開心。一邊寫一邊發現人物不同的面向,並且將情節完全串起來,真的很興奮。

伊藤:那是因為悅子一邊寫,一邊讓人物有了自己的生命。並且發現這個角色不只是登場人物的其中之一,而是一個真正有血有肉的人物。

──不知道兩位作者透過作品,有沒有想對讀者說的話?

山本:我寫作的時候並沒有什麼特別想要傳達給讀者的話。只希望讀者讀了以後,覺得很開心,能夠打起精神來就可以了。像我小時候看書,只要讀到有趣的故事,就會非常興奮,精神奕奕,想和人分享我的感動。希望讀過我的作品的讀者也可以體會到這樣的心情,我就很開心了。

伊藤:我也是不會強烈的想著「我想要告訴大家這個!」來寫作……雖然最後還是寫了自己想寫的東西。希望讀者看了我的故事可以不知不覺在心底留下一點積極正向的心情、抱持著希望、覺得「我可以的」這樣的餘韻就好了。

──那麼就期待兩位的作品了!感謝兩位作者花費寶貴的時間接受採訪。

老師,我不會寫讀書心得!

老師,我不會寫讀書心得!

老師,我忘記寫功課!

老師,我忘記寫功課!

媽媽使用說明書

媽媽使用說明書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童話新讀法:政治正確、性別倒置、劇情改編!

    童話寓言流傳幾個世紀,大家早已對這些故事滾瓜爛熟,但隨著社會價值觀的轉變,故事也能有多元的切入方式,讓讀者讀出更多新滋味。如果童話完全講求政治正確會怎麼樣呢?如果主角們改變種族與性別又會如何?透過以下文章看看各種超乎你想像的童話新讀法。

    1353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童話新讀法:政治正確、性別倒置、劇情改編!

童話寓言流傳幾個世紀,大家早已對這些故事滾瓜爛熟,但隨著社會價值觀的轉變,故事也能有多元的切入方式,讓讀者讀出更多新滋味。如果童話完全講求政治正確會怎麼樣呢?如果主角們改變種族與性別又會如何?透過以下文章看看各種超乎你想像的童話新讀法。

135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