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我與暗黑世界的擦身而過】陳少:黑暗距離光明那麼近

  • 字級


(圖/Alan Khu拍攝&提供)


旅行並不只有迷人的一面,
《黑暗旅遊:暗黑吸引力的目的地》收錄全球六十個黑暗地景,包含二戰猶太集中營、美國惡魔島監獄、墨西哥娃娃島等,介紹其歷史、文化或成為黑暗地景的原因。 本次邀請5位作家以「我與暗黑世界的擦身而過」為題,分享實際前往黑暗旅遊地點,或某次旅途中,恐怖、靈異、驚悚事件的經歷。

黑暗旅遊:暗黑吸引力的目的地

黑暗旅遊:暗黑吸引力的目的地





我出生於1986年,隔年便是解嚴之年,臺灣人民總算掙脫白色恐怖的枷鎖,得以告別這世界第二長的戒嚴令。

但社會如願拋開戒嚴的陰霾了嗎?在我的求學階段,師長同學、家人親友之間,幾乎沒有人談論戒嚴往事,白色恐怖僅現身於課本幾個章節,老師講得機械,學生聽得麻木。

解嚴距今也才35年,卻好像是其他國家上個世紀的事。我對二二八的認識也相當貧瘠,大抵是新聞上的政治交鋒以及國定假日。

因緣際會之下,在臺師大攻讀臺灣史研究所的朋友Khu,提議二二八紀念日當天帶我踏查「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園」。

2016年2月28日,我們從六張犁站出發,走到崇德街,原本以四至五樓為主的華廈市容,慢慢轉為一至二樓的平房,以及紊亂的雜草樹叢。

崇德路不寬,僅容兩輛車交會。步行十幾分鐘,我們抵達極樂佛堂,這裡的山坡全是墳墓。「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園:第三墓區」的紅色指標立於路邊,指引我們穿過極樂靈骨塔的門樓,沿著髒髒舊舊的磁磚階梯往上,不久遂抵達第三墓區。約莫四、五十座小型墓石整齊分散在山坡,墓石前擺著白色鮮花,Khu表示每年的二二八都有許多人上山憑弔。

這些墓石有些有名字,有些沒有,其中一座刻著「不詳(三個月)」,而墓區北邊的不遠處,正是高聳的101大樓。

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園:第三墓區。(圖/Alan Khu拍攝_提供)

【博客來限量親簽版】「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典藏書盒

【博客來限量親簽版】「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典藏書盒


返回崇德路繼續往前,在一處左彎之後,我們走進伊斯蘭教公墓,位於高處的白榕蔭堂墓園,是白崇禧將軍(白先勇父親)的家族墓園,精緻且浩大,還有仿清真寺外觀的涼亭,處處可見幾何圖形、新月圓頂等伊斯蘭風格。

「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園:第二墓區」的紅色指標,豎立在白榕蔭堂墓園的牌樓附近,通過一些墳墓抵達第二墓區,山坡顛簸陡峭,墓石數量較少。「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遭受槍決後被運到六張犁亂葬……七成是35歲以下青年……六成是外省籍……」Khu邊走邊說。

最後我們來到「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公園」以及第一墓區,這裡整頓得最乾淨,有三十多座墓石,臺灣版畫家黃榮燦先生之墓座落其中,他生前以版畫作品《恐怖的檢查》,控訴國民黨政府的殘暴。「在曾梅蘭不放棄地追尋下,1993年終於發現六張犁亂葬崗,兩百多位受難者的墓石重見天日……」

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園:第二墓區。(圖/Alan Khu拍攝_提供)

白榕蔭堂墓園。(圖/Alan Khu拍攝_提供)


重返六張犁站,人車捷運如常竄動。短短兩小時的步程,彷彿從光明走到黑暗的懷抱,又從黑暗走到光明的肩膀,兩者距離那麼近,只要回頭就能看見彼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與暗黑世界的擦身而過】每周陸續更新!
001│李桐豪:重新登機後,座位上傳來引爆計時器的聲音
002│何曼莊:我們與墳墓的距離
003│臥斧:那裡躺著一個人

黑暗旅遊──暗黑吸引力的目的地 (電子書)

黑暗旅遊──暗黑吸引力的目的地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不是都已經補償了,還有什麼要做的嗎?」「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解嚴將近30年,卻彷彿才過去沒多久,一切都沒有論定,在臺灣提到「轉型正義」,人們的立場往往針鋒相對。另一方面,那也像是真的過了太久,久得我們只剩下鮮明的標籤,而想不起那個時代的細節。

328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