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選書

一次又一次被人生擊潰的他,讓傷痕化成了美麗故事──5月選書《寂寞終站》

  • 字級

寂寞終站

寂寞終站

說來慚愧,《寂寞終站》的中文版,竟讓台灣讀者等待了四年。

第一次聽聞這本書,是在2016年讀到歐洲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班尼迪克.威爾斯以《寂寞終站》奪下歐盟文學大獎,而他的真實人生也同步被放大檢視:原來,他與寫下《罪行》三部曲的知名律師作家馮.席拉赫出身同一家族,卻因無法接受祖父曾參與納粹暴行的過往,選擇了改換姓氏。新的名字「威爾斯」正是出自約翰‧厄文《心塵往事》的孤兒主角Homer Wells。班尼迪克6歲就因為父母重病、失業而被迫在一所又一所寄宿學校間流浪,向來對文學中的孤兒特別有共鳴,林格倫創造的《長襪皮皮》也是他的最愛。

當時我著迷於作家本身的心路歷程,至於《寂寞終站》要訴說的故事,由於德語的隔閡,只能間接透過譯者好友得知,她讀過後深深觸動,甚至篤定這是2016年最愛的書。然而,小說愛好者總有各自的品味與堅持,除非親自墜入故事,對於別人的評論,常抱持著保留。就這樣,耳根子很硬的我,再一次遇見這本書,已經是2019年初,《寂寞終站》準備推出英文版,《紐約時報》大篇幅報導,班尼迪克的文學偶像約翰.厄文親自與他對談,媒體盛讚這本書是「席捲全歐洲的催淚彈」。這一次,我拿到了英文書稿,終於能親自感受。

罪行

罪行

後來,我總跟編輯同事形容,這是一本「很可怕」的小說──因為我光是口頭重述情節,閱讀當下的情感震盪就會重新湧現,讓我再次經歷那愛書人最好躲在棉被裡獨自承受的衝擊,頭皮發麻淚腺準備失控,無法好好把劇情說完。

簡單地說,這是關於三個深深受傷的靈魂,如何重新找回彼此、找回自己的故事。

狠心的作者,將自己曾真實經歷的痛,毫無保留地投注在小說中,讓主角一次又一次地面對死亡與失去,在命運洪流中,只能更用力地活著。

班尼迪克說,這本書寫了七年,創作過程中時常忍不住落淚,彷彿背負著五十公斤的生命之重,唯有寫完它,才能真正自由。這和我的閱讀感受有些相似──見證了小說角色的無數傷痕,直到完成了全書的劇情拼圖,才發現那些磨難早已被重新形塑,成了一個完整美好的圓,釋放了作者,也讓讀者感受到文學洗滌後的自由。


李宛蓁
寂寞出版社主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279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