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那些當兵的日子啊~男人的永恆回憶,女人的都市傳說──李鴻欽與《狗臉的歲月》

  • 字級

狗臉的歲月-記1629梯 第二集

狗臉的歲月-記1629梯 第二集

許多四五六年級生肯定都有過相同的經驗,大夥兒一起聚會聊天,話題不知道怎麼發展的,到後來,男人們總會忍不住開始講古,講的是那些年他們當兵的日子。「欸,你什麼軍種?幾梯的?」「想當年我們當兵的時候喔……」男人比手畫腳、聊得眉飛色舞,女人則是(第一次)聽得一愣一愣或是(聽過一百次後的)呵欠連連,那些從來都只聽過沒看過的場面,簡直像極都市傳說。

當兵,究竟能激發男人多少潛能?!李鴻欽今年重新連載舊作《狗臉的歲月》,初回在GO原漫基地登場時便引發討論,有讀者回應:「我以為我這輩子再也看不到了……」還有讀者紛紛回報自己的服役梯次,「萬金95旅1718梯砲兵營砲一連輪駕報到!」連串的神祕數字,也是只有當過兵的男人才懂的密碼。彷彿是所有男人打屁的起手式,就連個性內斂的漫畫家李鴻欽談起當兵,也變得妙語如珠。
1993年退伍後,李鴻欽在1996年開始畫《狗臉的歲月》,最初在《龍少年》連載,直到在《龍少年》停刊後,《狗臉的歲月》也就此打住,菜鳥新兵阿峰與同袍阿炮與阿威的兵役怎麼都服不完。李鴻欽繼續做動畫也畫漫畫,出版過《漫畫人間條件3-台北上午零時》及《多桑》,但心中總記得那還沒當完兵的阿峰,因為對李鴻欽來說,當兵,也帶給他不同的人生。

李鴻欽打趣說:「如果問我,我會覺得男生還是要當兵啦!像我,如果沒當兵的話,可能到二十幾歲還在家當媽寶。」李鴻欽是家裡的老么,從小備受疼愛,什麼事情都有人幫忙,第一份工作也是別人幫他找的。唯獨當兵這件事,只能靠自己完成,「念書不爽可以蹺課,上班不開心可以離職,但當兵不行,人生就是那兩年,再不願意都要去,少一個小時都不行。」

對李鴻欽來說,兵役的兩年是逼自己獨立的過程,也發現自己其實沒那麼糟。「我是瘦又薄板(台語)的人,當兵前的身體也不太好。但當兵環境逼迫我要向上提昇,才發現說,像我這樣的人也可以到這個程度,一天要跑一萬公里耶。」他記得,剛下部隊時,他天天都跑不完,每天都想逃兵,但又沒勇氣,磨練到後來,跑一萬已不是難事。

退役後,他把兩年的軍旅生涯畫成漫畫,命名為《狗臉的歲月》,書名則取自他高中時很喜歡的電影。「那部片很好看,英文片名是My life as a dog。我後來想,這個電影名稱也太適合形容當兵了!」當時台灣有一股國人漫畫風潮,但多數場景不是台北就是日本,李鴻欽索性把故鄉嘉義畫進漫畫中,他記得自己畫得很開心,「畫自己熟悉的地方,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讀者。」


漫畫裡,阿峰、阿炮與阿威的軍旅生活正是90年代前後的軍中生活,那是台灣也流行〈報告班長〉等軍教片的年代,觀眾印象深刻的瞎事也出現在漫畫裡,好比洗戰鬥澡、折豆腐棉被、高裝檢……當然叛逆的時候也不能少,吵架、打架、偷抽煙都是故事的一部分。軍隊也是個小社會,裡頭有各式各樣的阿兵哥,來自社會各種階層。

但真正引發他動念畫下軍旅生活的,卻是一場當兵時的意外。

當年他剛下部隊,一次野外紮營,因為樹林下的空間滿了,連上有三個帳棚只好搭在旁邊的空地。沒想到,凌晨三、四點時,部隊的卡車從別處開回來,竟直接壓上他們所在的那三頂帳棚。現場尖叫聲四起、阿兵哥慌亂奔逃,「帳棚倒了,有人在哀號,大家都要跑…」睡得迷迷糊糊的李鴻欽也被踩傷,身旁則有兩人被壓斷腿。


那場意外共造成兩人死亡、數人重傷,事件發生後,軍營陸續傳出靈異消息。軍中長官想安撫軍心,竟對阿兵哥們說:「死掉的那些人,我們不要把他們當成人了……出去不要亂講。」當時還是菜兵,李鴻欽當下聽到非常崩潰,「每天都很操,已經很受不了了,竟然還聽到這樣的話!我很不爽,一退伍就想畫,這是一開始的初衷。」

這個悲傷事件也被他畫進漫畫裡,還有更多的是軍中生活的日常。畫著畫著,他也開始理解自己想記錄軍旅生活的原因,他希望讓跟他一樣膽小的人,先理解軍中生活可能的樣貌,不用再一直想像會發生哪些事情。「我當年沒有辦早徵,雖然知道早當兵早回來,但因為很害怕當兵,等了一兩年才收到兵單。在我的想像中,自己可能會撐不住,那種害怕,就是因為對未知的恐懼。」


狗臉的歲月-記1629梯 第一集

狗臉的歲月-記1629梯 第一集

李鴻欽沒想到的是,20年後,他還能把當年大受歡迎的絕版作品重新完成。但恐怖的也是這20年,「20年過去,我的畫風已有變化,本來想補後面幾回故事就好。但不行啊,開始看了之後,就決定全部重畫。」沒錯,李鴻欽真的從1996年的第一回開始重畫,從阿峰抽籤、入伍的前一天開始……整整重畫超過600頁原稿。

多年過去,讀者還會買單嗎?原本李鴻欽也有些擔心,好在,重啟連載後,大受讀者好評。蓋亞文化總編輯李亞倫指出,只要遇到《狗臉的歲月》線上更新時,GO原漫基地的點閱流量便會明顯提昇。好奇問李鴻欽,為什麼?他大笑:「大概都是跟我一樣,退伍二、三十年,小腦還留在營區的人吧。」或許就像漫畫裡的其中一回,幾個歐吉桑聚在一起講當年當兵有多操,「我們都在回憶逝去的青春,記得當年我們也年輕過。」

特別的是,在新連載的每回故事後,李鴻欽都會繪製小漫畫,好比接戰備、水壺與臉盆等軍旅細節,還有一則故事描述同梯兵裝傻裝到驗退,全都是來自他的真實體驗。有一回「當兵後的改變」特別逗趣,描述他陪班長進行寢室安全檢查,一旦翻到不該有的東西,就會排列在床鋪上。班長在前面翻,他在後面看,看到班長搜出來的巧克力,他竟然拿起來吃掉了。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是愛吃甜食的人,還是個老菸槍。但那天看到菸盒旁邊的巧克力,突然覺得好想吃喔!內心一直吶喊怎麼辦~~~~」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趁班長不注意時,偷吃了一顆巧克力。從那天之後,他在連上的代號就變成「偷吃巧克力的」。究竟是為什麼呢?李鴻欽至今也想不透。或許,那一口巧克力,是嚮往自由的滋味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覺得「漫荒」嗎?這些金漫獎入圍作品參考一下

由文化部舉辦的第10屆金漫獎宣布了入圍名單,包含入圍「跨域應用獎」的《北城百畫帖》、入圍「漫畫編輯獎」的黃珮珊(代表作《熱帶季風 Vol.2》)與洪雅雯(代表作《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入圍「青年漫畫獎」的《老爸練習曲》等,還沒看過這些好作品的別錯過!

99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