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勇於脫隊後,寂靜卻不寂寞──Emily讀繪本《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山中》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看故事能讓人暫離現實,這兩個寂靜卻不寂寞的故事,更是開宗明義以遠離世俗人群為題,鼓勵讀者尋找心中的綠洲。《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裡,小男孩潛入平平無奇的游泳池,直達內心的奇幻深海;《山中》的貨車司機意外迷走於山林間,發現無人的豐盛祕境。前者風格是韓式的清新甜美,後者洋溢西班牙的濃烈粗獷。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

韓國繪本《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

山中

西班牙繪本《山中》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封面是一張圓圓的臉,彎彎的微笑,奇異的魚自泳鏡游出,似在說豐美的世界不假外求,它蘊藏每個人的心內,只等待釋放。故事展開,男孩表情淡漠,孤身面向空盪盪的水池。大量留白的頁面,讓觀者能填充自己的感受──可以是寧靜平和,也可能是蒼白無聊?

泳池右下的一圈漣漪,預告水底有蹊蹺!泳池右下的一圈漣漪,預告水底有蹊蹺!(圖 /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內頁)


忽然一群喧嘩群眾湧進畫面,他們有的瘋癲、有的愁苦,挾著大堆浮誇的裝備,本來平靜的游泳池瞬間塞爆!作者把人群描畫得肥笨滑稽,雖然鉛筆筆觸輕柔和諧,卻呈現透不過氣的壓迫張力,沒有旁白亦能聽見他們多麼吵鬧煩人。與誇張的群眾對比,更顯水池旁的男孩弱小無力。


也許置身於吵鬧人群中,我們也有過這種無言無奈的時刻。覺得寧靜被破壞,空間被侵占;而自己動作不及人家誇張,聲音不如別人響亮,不夠力氣也沒有意欲參與他們、融入所謂的主流,落得尷尷尬尬的邊緣位置,自覺勢孤力弱。可是,故事裡的男孩找到他自處的方式。他緩緩、穩穩,專注地坐下,將小腿伸進清涼的水裡。同一個游泳池,一頁是人滿為患的窒息感,下一頁但見男孩潛入無人之境,猶如平行世界。而當男孩做出遠離人群的決定,作者為他的世界添上顏色。

當男孩決定遠離喧囂,他的世界頓時有了色彩。而眾多粗壯的腿與腿之間,一個抱著游泳圈的小女孩注視男孩的去向。當男孩決定遠離喧囂,他的世界頓時有了色彩。而眾多粗壯的腿與腿之間,一個抱著游泳圈的小女孩注視男孩的去向。(圖 /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內頁)


水底出現一位神祕的紅衣女孩,游來迎接並充當導遊,帶領困惑的男孩結伴深潛。故事提供了美滿的想像:不只你嚮往寧靜深處,那裡也有志同道合的伙伴早在等待。男孩與女孩同游,發現深海別有洞天的風景與生物,沿途緊張亦驚奇。後來遇上一頭巨大無匹的白毛鯨魚,如早前面對吵鬧群眾那樣,男孩頓顯十分渺小。不過,這次的感覺不再是對立與壓力,二人停在鯨魚溫柔的眼晴前面,氣氛只有寧靜與敬仰──我們內在也可能有頭巨獸,能夠與之和睦共處,大概便是身心平衡的最理想狀態。

毛毛鯨魚身軀龐大,流露仁厚溫馴的氣質,一粒粒小牙齒看起來祥和善良。毛毛鯨魚身軀龐大,流露仁厚溫馴的氣質,一粒粒小牙齒看起來祥和善良。(圖 /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內頁)


遊歷見識過後,男孩已毫無畏怯,自在與怪魚暢泳,然後回歸水面,重新迎上人群的粗腿。群眾與男孩從水池兩邊各自上岸的一幕,讓我想到心理學家說「內向者」與「外向者」的差異:外向者能在人群與社交之中支取力量,越是熱鬧越覺精神。反之,內向者若長期身處外向者主導的世界,會感到刺激過度而精疲力盡,必需安靜獨處才能恢復元氣。無論屬於大眾或小眾亦無分對錯,重要是找到照顧自己的方式。

結尾出現稍早前在人群中偷看的小女孩,她落後於群眾,依依回看游泳池,疑似發現水面有怪魚浮游。怪魚在故事裡似乎成為通關密碼,能夠發現的便是有緣人。最後導遊女孩面看向讀者提出邀請,讓人明白原來她就是作者的替身。她試圖借由繪本告訴大家,每個人只要願意,就能放下煩擾,尋獲心靈的豐盛與自由。


(圖 /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內頁)


不過就我個人的經驗,要在喧囂之中憑空創造平和且豐富的心境,是可遇不可求、知易行難的境界;但若投身大自然,則能大大提高可能性。《山中》的主角是一位貨車司機,每天開車穿過高山,某天因為內急走進森林解決,不慎迷了路。

西班牙畫家筆下的山路,讓人聯想到台灣的蘇花公路,倍感親切。西班牙畫家筆下的山路,讓人聯想到台灣的蘇花公路,倍感親切。(圖  / 《山中》內頁


作者形容司機的處境說:
沒有人能幫他。他一個人。
言若有憾,可是接著寫:
只有樹林陪伴/只有花朵和老鷹陪伴/只有小溪、石頭和魚群陪伴。

每句美妙的「只有」,配合著畫面裡逐漸享受獨處的司機。他一個人,卻遇上野生動物、深山精靈;觸摸大樹時手掌變巨掌;嗅聞花香時長出大耳朵和大鼻子;把腳泡進溪水時如氣球膨脹!時間變慢、感觀放大,作者幽默地描繪了人與大自然融合的至福時刻。

司機大叔的手腳吸取了深山靈氣化成空靈巨掌!)司機大叔的手腳吸取了深山靈氣化成空靈巨掌大足!(圖  / 《山中》內頁

 
接著故事進入「無字」的部分,司機變身一頭紅毛龜背的精靈。他坐看高天、馳騁山谷,跟昆蟲野鹿玩耍,與珍奇異獸同遊。最後他的紅毛屁股鑽進大樹,竟又忽然回到司機大叔的身體,彷如隔世地發現貨車就在眼前!《山中》只在前段與後段用上簡短的文字,中間單單以圖像天馬行空、純樸幽默地,描繪出山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境界。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與《山中》主角進入「獨處」境界後,都不約而同與神獸嬉戲。


《你們吵吧,我只想靜靜的欣賞》
裡的男孩,與《山中》的司機大叔,均有意無意地脫離大隊。與群眾背道而馳需要一點勇氣,或許起初感到徬徨,會有不知何去何從的迷茫,擔心是否有能力面對未知。然而,容許自己與塵世暫時失聯,轉向與大自然連線,往往能打通內在世界,發現其中的豐饒廣闊。

一個人的探索之旅看似往外,最終卻是往內,在那裡會找到安穩力量,讓我們能夠回到現實再度出發......好的好的,故事書可能說得簡單輕易了些,現實中的靜好境界,未必如此唾手可得。但在緊繃的日常裡,能夠翻一翻這樣的繪本,僵硬沉重的心,真的會有那麼一點點被翻鬆。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33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