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2019詩人節特別企劃】不要去想「怎麼辦」,捨下一切讓自己自由,那所求的靈感才有辦法從縫隙透進來──追奇

  • 字級


『我發現靈感通常之所以打結,是因為生活「太滿」。無論是什麼原因,是「忙」、「茫」、「盲」都好,要寫作的話,一定得讓自己保有「餘裕」。這不只是時間上的餘裕,還要是心靈上、生理上的餘裕。』──追奇




Q1:請推薦一位您所喜愛的詩人

追奇:我想推薦蔡仁偉。

大概是幾年前吧,那時「晚安詩」社群剛剛興起,我也還沒有開始重拾寫詩之筆(距離上次寫詩,應該是高中時期的事了),就在網路上看到一篇詩作〈想念的時候是魚〉——當下立刻被擊中,記住了作者的名字,甚至肉搜他的臉書,只為了傳一封訊息給他,告訴他,我真的很喜歡這首詩。(超變態的行徑)

偽詩集

偽詩集

對號入座

對號入座

在那之後,這首詩被我分享了無數次,我也曾經不只一回在公開的講座上、受訪中,提及這首詩對我的影響之大(私領域尤甚)。然而,要我訴說「喜愛的原因」是什麼,八成很難用文字說清。後來認識了仁偉之後,夜深人靜再去細想這首詩為何得以刻在我的腦海,大概是因為,我跟仁偉一樣,都是非常放不下的人。讀他的作品,尤其是這一首讓我認識他的詩作,我除了感到被理解之外,彷彿也聽見一道聲音在耳邊響起:「就去愛吧,海已經變髒,愛人可能也不再值得,但是愛沒有錯,你要愛誰,都沒有對錯。」

我想,相似的性格中,這份近乎有些濫情、愚蠢的執著,是我推薦仁偉給大家的主因。現在的世道,往往我們都會被建議、唆使要做一個「聰明的人」,可是至少在讀詩的時候,可以暫時變回傻瓜也無關緊要。

Q2: 有沒有哪一本詩集,最常讓您回頭翻看?

追奇:我想就很自然地承接上一題,推薦給大家仁偉的《對號入座》。這本在二零一六年出版,是仁偉的第二本詩集,並不是近年新作,但它是我心中屬一屬二喜愛的詩集。原因如下:

我始終佩服擅長寫短詩的人。對於我這個還在學習階段的菜鳥作者而言,詩的精煉和一語中的,是我至今仍捉不住的技能。但是仁偉做得到。不只做得到,他還做得令人為之驚艷——〈對號入座〉中,幾乎每一首詩,都給我一種「恍悟」的感覺。仁偉擁有一顆極度敏銳的心,還有別於常人的雙眼,他總是可以把日常生活中再平凡不過的事物,作為詩的核心。他精準掌握這些事物的「精髓」和「特性」,並將其與情感面的「人性」或「狀態」牽上連結,因此整本詩集對我而言就像是巨大的「借代」或「暗喻」,我作為一個跟他活在同個世界裡的人,總是會心生慚愧,暗暗在心中發出驚呼:「對啊!就是這樣沒錯,為什麼我沒有發現?」

在我的認知中,其實大部分的作者,靈感來源都取自「生活」。但像仁偉這種完全純粹、直白、不經多餘雕琢的「取法」,是任何人都模仿不來的。

Q3:能不能與我們分享一首您喜愛的詩?

追奇:就不廢話了,直接奉上第一題:

〈想念的時候是魚〉 蔡仁偉

魚戒不掉海
即使海已經變髒

世界註定了
我們要愛一個人
即使可能
早已不值得我們去愛

(收錄於仁偉的第一本作品《偽詩集》,2013年,黑眼睛文化)

\\ 【詩人節特別企畫】追奇 為你讀詩//

 

Q4: 平時喜歡聽什麼樣的音樂?是否有欣賞的華語創作歌手/樂團,以及作詞者?

追奇:有追蹤我的讀者應該都知道,蘇打綠就是我的本命!(努力克制不要轉成迷妹狀態)我從十七歲開始就是他們的追隨者,至今已經十一年了,有太多歌陪我度過了成長過程中重要的時刻,無論悲傷或快樂,都給予我非常大的支撐。

蘇打綠 / 秋:故事

蘇打綠 / 秋:故事

蘇打綠 / 冬 未了 (2CD+藍光BD)(正式版)

蘇打綠 / 冬 未了 (2CD+藍光BD)(正式版)

蘇打綠 / 故事未了音樂電影 (CD+DVD)

蘇打綠 / 故事未了音樂電影 (CD+DVD)

但我也知道,如果只回答蘇打綠或吳青峰的話,可能了無新意了。所以我也想跟大家分享我的其他愛人!像近兩、三年,我非常欣賞中國的一位歌手「華晨宇」。他雖然不擅長寫詞(他自己是這樣說的),但是他的音樂,還有舞臺演繹的方式,都一再打破我對於「唱歌」的想像。原來要讓一首歌「進入聽眾的心坎裡」,不是只有真誠、技巧等面向可以運用,華晨宇的live功夫,遠超過CD的等級,絕對堪稱藝術饗宴。

華晨宇 / 異類

華晨宇 / 異類

以下分享幾首我喜愛的作品,粗體的部分是我特別中意的段落(要講「最喜愛」實在太難了!請原諒我只能說「喜愛」):

蘇打綠〈他舉起右手點名〉
詞曲:吳青峰

這是眾人共謀的一個惡遊戲?
那火車不應該載我們到這裡!
個個幽靈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個編號還是擁有姓名?
那毒蜘蛛懂得讓人手舞足蹈。
看!它們正要奪走凱旋的指環。
這裡甚至不容許粗糙的渴望。
時間是不存在的,讓惡夢餵養。
被逼迫著走了岔路,還能活著再見嗎?
移民 俘虜 同性戀 吉普賽 猶太
有沒有它這麼恨我們的八卦?
幾十年後,世界會不會還一樣
令人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這苦沒理由!
看官們,若有選擇,你會當受害者或劊子手?
它的綸音讓我們集中如螻蟻。
瘟疫的紅十字!痙攣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夢吼驚醒多血淋淋。
給它一根指頭,它要我整隻手!
所有生靈加起來,也不值它一個慾望!
寧可站著死去,也不跪著苟活。
在愛仇敵之前,卻先恨了朋友。
住進一朵火焰,就成為螢火蟲。
因為他的不公才有了第一個殺人犯。
智慧帶來原罪!別用契約馴服我。
命運瞎了眼,誰能抓一綹頭髮?
天!毒氣已四溢,我逐漸失去我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脫下你的衣和帽!打開你的齒和嘴!檢查你的心和腎!剝離你的靈和魂!)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為什麼要相信你!你哪裡會是真理!誰管是不是經典!誰管有沒有頁數!)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蘇菲濕婆請解救!聖哲神佛都入墮!輪迴涅槃誰操縱!如你一般怎麼做!)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出草火大風大中! 曉星早已經墜落!)
噓!別吵!想安穩睡個覺就等著進墳場!
喂!使者…有橄欖枝…我看到人帶來…
我很想…想到家…臉覺得快…快樂…
滿口譫語…數到七……或許我有…罪!
為何我有罪!
若我說祂也

華晨宇〈無聊人〉

作詞:裴育
作曲:華晨宇

我嚼著最貴的晚餐
可惜我無所謂應對這賬單
左右逢源不是個好習慣
旁若無人要不要試試看
好不容易脫下天價的衣衫
不如說我卸下拖累的金磚
是人是鬼 一眼就看得穿
不用非要 學貴族的裝扮

太多廢話都無關感情 太多動作都始於環境
就像青春期的小孩會被大人酷刑
理由是
逼迫十五歲的心靈比成人要理性
那些道理我們從小就聽
長大後不得不聽命運的命
不是道理多難履行
而是現實它太任性
多少人能看懂人性的空鏡
只不過活著活著只活出了年齡
我攥著別人遙不可及的東西
一邊自嘲一邊冷眼那些骯臟的事情
如果真話攪局假話
不如閉嘴來得清靜
鄙視那含蓄的交易
都像強心針樣的陷阱
讓人無時無刻高速運轉
該怎麼保持清醒
趁你們還熱愛渾水摸魚的遊戲
一本正經 披著羊皮創造你們的使命
當真的傻子 樂此不疲在消耗著熱情
裝傻的戲子 你可賺到了吐沫飛濺的緩刑
怕被拆穿還沒被拆穿 本就是你要的刺激

I'm boring~ 我只想一個人不說話
I'm boring~ 我只想一個人不用笑
我很想望著一閃一閃發光的星星
像其他同學一樣唱著亮晶晶
可我的眼前炮滿來自虛偽世界的轟鳴
我還有很多事做很多歌聽
可我就想窩在沙發做些無聊的點評
朋友在醉酒後咒罵世界不公平
滑稽的排列組合 讓我想起了曾經
那時候爸媽總算分開的場景
和我高舉著成績單 強顏鎮定的表情
老爸你揣著銀子 到底是應酬還是旅行

鬧吧 我總算找到適者生存的途徑
總有人說的好聽 做出來像個逃兵
過河拆橋 真的好嗎
但凡是活著就得習慣這附帶懸念的案情
我大腦都是各種嘴臉在搶鏡
行吧
我看夠了自私的目的 生硬的交情
我聽夠了善意的欺瞞 辦駁的矯情
所謂的個性 並非教養的不明
誰來解釋下為什麼好人卡那麼流行
得到它等於判定了人性

I'm boring~ 我只想一個人不說話
I'm boring~ 我只想一個人不用笑
我嚼著最貴的晚餐
可惜我無所謂應對這賬單
左右逢源不是個好習慣
旁若無人要不要試試看

Q5: 寫詩是否曾經遇到過瓶頸?或者日常生活中腦子打結了,會做些什麼?

追奇:一直都會遇到瓶頸呀。
以前的我會去做一些事情「尋找靈感」,例如去看書、看電影,或是跟朋友聊天,出去街頭亂晃。但現在的我因為有了不太一樣的體會,而漸漸有了不同的因應方式——

我發現靈感通常之所以打結,是因為生活「太滿」。無論是什麼原因,是「忙」、「茫」、「盲」都好,要寫作的話,一定得讓自己保有「餘裕」。這不只是時間上的餘裕,還要是心靈上、生理上的餘裕。所以現在的我,如果遇到打結的狀況,我會選擇放空。不要去想「怎麼辦」,也暫時不要去管這世界的運作和心頭上的所有煩惱;捨下一切,讓自己自由一陣子,也許是幾小時,也許是幾天,那心中所求的靈感,才有辦法從縫隙透進來。

「不是你去找它,而是它來找你」。

2019博客來詩人節2019博客來詩人節


作者簡介

1991年12月生,高雄人。
畢業於高雄女中、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慣於往返南北,一枚雙棲動物。熟稔於糟糕的生活、糟糕的文字。相信創作能夠緩解苦痛,也能夠加劇痛苦。相信所有人都是抱著痛苦活下去的生還者,也相信這樣的生還,更有意義。著有詩集《這裡沒有光》《結痂》

  Facebook 粉絲頁:www.facebook.com/drechi718
  Instagram:drechi718
  PTT詩版:drechi718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