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2019年台北文學季講座紀實—陳雪 Χ 邵祺邁「書寫同婚後的柴米油鹽醬醋茶」

  • 字級

臺北市文化局主辦,文訊雜誌團隊規劃的2019台北文學季,今年博客來為服務無法親臨的讀者,特邀文訊團隊,精選5場講座活動,側寫紀錄,以饗讀者。

在「性別流動」系列講座中,邀來重量級同志書寫作家陳雪,與同志出版社「基本書坊」創辦人邵祺邁。兩人針對同志同婚議題對談,也分享各自求婚/被求婚有趣感人歷程,並延伸面對姻親家族關係的狀況。


我們竟可以在台上講同婚議題

攝影:吳景騰 資料提供:台北文學季攝影:吳景騰 資料提供:台北文學季 

講座開始,邵祺邁對陳雪說:「妳有沒有想過,二十年後,我們竟可以在台上講同婚議題。」陳雪也點頭,同志議題在台灣近二十年來的變化的確很大,這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時刻。

邵祺邁先表示,自己以前是沒辦法跟別人同居的,時常相處到一半會突然內心有個話出現:「咦!你怎麼會在這?」是一種領域性很強的概念。「如果跟別人生活在同一個空間,自己會很容易看到對方的缺點跟優點,而缺點通常都會成為後來分手的原因。」

陳雪立即回應:「以前也完全沒有想過要結婚,因為自己的感情生活一直很挫敗,每段同居都以失敗告終,覺得跟別人長久在一起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但在跟早餐人熱戀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在她面前變得很弱小、孩子氣,突然間就有了想跟她結婚的念頭。」

「當初其實也不知道結婚是什麼,但就是有那想法」在寫《橋上的孩子》的時候,早餐人是她的編輯,有一次她收到了一封信,是早餐人寫給她的,信的最後寫道:「嫁給我,讓我陪妳到天明。」巧的是,當下陳雪心裡也是這樣想。不過生命際遇難料,她與早餐人在那之後沒多久就分手。她深切知道一件事—自己的自我道路還沒完成,還沒有找到自己,也還沒完全理解自己。

分開的六年間,她做了非常多事,包括寫作、感情探索等等,直到2007年早餐人寫了一封信給對方,兩人通信到2009年,她們再度見面重逢,但陳雪一度很擔心有可能又會傷害到對方,覺得兩人就是那種致命的吸引力,會相互傷的,而傷害對方同時,自己也很痛苦,但事實上,在經過六年後,彼此都改變很多,各自經歷人生不同的風景,最後決定結婚成為伴侶。

說了就是承諾

陳雪回憶當初結婚那晚,她的金牛座朋友比兩位要結婚的當事人更認真,還備了捧花,本來還希望早餐人帶領帶,但她拒絕了。朋友很正式地做了一張很像獎狀的結婚證書,裡面有宣誓的誓詞,如大家在電影裡常說的:「不論貧富健康病痛都不離棄……」等內容,「這其實很有效力,因為說了就是承諾!」

「我應是被嚇壞了,內心有一種怎麼辦!怎麼辦!無法反悔了,所以,我是被嚇哭的。」語畢,全場轟笑。但回過頭想,她覺得那是很神聖的感覺,那時她和早餐人各自說了對結婚的想法,當早餐人說:「這是一個開始。」她當下也覺得這真是一句好對的話,人們會覺得結婚是結束,確定這就是妳們,妳們兩個就是一對,但其實結婚後的考驗真的比戀愛來的多太多了。

「那我也是被嚇哭的」

「喔喔喔!那我也是被嚇哭的。」邵祺邁接著回應自己被另一半求婚的故事,也是引起全場驚呼。他的另一半為此計畫半年的時間,直至有天另一半約他去台中名勝「秋紅谷」,召集他們彼此全台的朋友前來,安排每一個橋段還有精采舞蹈歌曲,「某方面我和陳雪很像,當時也是有種被嚇壞的感覺」,而他另一半當年的求婚過程,後來他的異性戀朋友表示,你們把規格「ㄍㄧㄥˉ」太高了,幸好我們早結婚了。

邵祺邁問過伴侶:「結婚跟不結婚有什麼差別?」他的另一半表示,他覺得在儀式的那一刻,他突然間覺得自己的生命不再是他自己一個人的了,好像自己現在是以兩個人的份量在活著,所以帶給他一種篤定與心安的感覺,大概就像陳雪講的結盟吧。

陳雪:「所以我會很支持如果有很合的對象的時候,進入婚姻把對方當作是人生的一種進階,以雙方對彼此的愛進入下一個階段,去思考怎麼樣讓彼此都變得更好,擁有美好的婚姻。」

臉書曬恩愛,公開日常激勵更多人

2011年陳雪在臉書公開結婚訊息後,突然間成為了大新聞,那時她覺得自己早期搞運動是在衝撞體制,是希望爭取更多同志人權,但後來她發現,讓同志的影像與身影被看見也是一件重要的事,因為自己身為一個公眾人物,可以在臉書上宣布自己的另一半是同性,對很多人來說是正面的鼓舞。

她開始意識到,書寫自己婚姻這件事原來可以幫助別人,而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也幫助了自己,讓她開始反省自己的生活,開始審視之前某些「關心」為什麼不成功,以及自己跟早餐人為什麼會發生問題,當自己誠實的寫出來並且去思考的時候,就從以前過了就忘了,覺得所有事情都是過眼雲煙的狀態,變成一件件記錄下來,能夠成為人生借鏡的事情。

臉書上,時常會看到各種人在曬恩愛,曬早餐、午餐、晚餐,這到底有什麼重要?「對一般異性戀可能沒什麼,但對同志來說,有蠻大的意義是你知道你也是有日常生活,也就是說,同志不再只是活在藝術裡,活在人們想像的創作,甚至是活在酒吧,活在祕密集會,活在同好之中,同志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是無所不在。」

「當人們已經從討論同志的處境、同志承受的壓力,到現在我們在討論柴米油鹽醬醋茶,表面上看來似乎沒什麼,其實這是個重要改變。」

它就像一個豐富的層積岩,每一層每一層代表了一段不同的時光累積出來的東西,但是因為它是累積出來的,所以就有像我們這樣討論的人在裡面,有我們生活的點滴,存在於各個不同的光譜裡。

男同志、女同志的家庭生活

攝影:吳景騰 資料提供:台北文學季攝影:吳景騰 資料提供:台北文學季

 「大家其實都會好奇說,比如男同志家庭跟女同志家庭有什麼不同?這麼多年下來,情侶或是夫妻相處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不要預設對方要扮演什麼角色,對方應該是個怎麼樣的人。」

在關係裡,就是讓彼此做自己擅長的事,讓彼此心甘情願。陳雪說,如果自己每天都期待早餐人做早餐,那這件事情就變成她的勞務,雖然做菜是她的擅長,但應該是讓她想做才做。

「跟早餐人有互相調整出一個竅門。」像是過生日,她們都不慶祝,但就會送對方實惠的禮物,比如早餐人要進修學習,學費就由陳雪出,早餐人對她也是如此,這雖不浪漫,但雙方願意為對方付出,解決對方生活裡的困擾。

「有時候在判斷跟另外一半的感情時,不應該完全都是以浪漫來作判斷依據,有時感情好不好是在一些很危急的時刻,比如事業陷入低潮、健康問題,或者是正在經歷人生很關鍵的時刻,在這些時刻要做出某些判斷時,就會發現這個人她跟談戀愛的時候不一樣了,不再是妳跟妳她是她,會覺得彼此真的是伴侶,會知道自己做的每個決定都會影響到對方,並且對方也會慎重的看待妳所做的每個決定,這其中,甚至包括跟各自家人有關係的事情,也會去拿捏彼此的關係跟家人關係之間的輕重。」

「這樣的事情會很深切的影響到兩個人的關係」,婚姻跟戀愛是不一樣的,婚姻是因為愛情而進行的一種結盟,所以這個結盟的結果,就應該是要成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做自己擅長的事收服長輩心

「當時上報紙,還有雜誌幫我們拍照,所以早餐人的家人就認出我們。」一開始有段時間蠻擔心的,因為過往除夕去早餐人家吃飯,婆婆曾問兩人怎麼都不結婚,陳雪當下心想:「我們結婚了,但是不能告訴妳。」但在第三年快過年時,姑姑說請她們吃飯,進了飯店,老太太看到陳雪就站起來握她的手說:「歡迎來到我們家。」當下真的非常感動,眼淚都流出來了。

在那之後,婆婆對陳雪非常好,還曾經對閨蜜說自己就像多了一個女兒。「因為自己跟家人有些疏遠,所以當婆婆這麼照顧自己時,才開始了解所謂的家還有親情大概是什麼樣子」,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對以前的她來說,是記憶裡少有的印象,所以這也讓她開始懂得怎麼去對待自己的家人,現在回家就會帶父母一起去吃飯。

攝影:吳景騰 資料提供:台北文學季攝影:吳景騰 資料提供:台北文學季

從一路嫌到疼入心的認同

邵祺邁很羨慕陳雪和婆婆的相處,「他的丈母娘對他的要求很高,也感覺到對他有心防,好像怎麼做都沒辦法得到她的肯定。」

當時自己要跟九十幾歲的阿嬤出櫃,一直找不到好契機,前年在拜祖先時飲了高梁酒後靈光乍現,就跟阿嬤謊稱:「我去他們家,他媽媽都欺負我,嫌我太胖不能再吃了,阿嬤妳要替我做主啦。」阿嬤聽完後說,怎麼可以這樣,我孫子哪可讓人欺負,於是邵祺邁就用這樣的方式,開啟了跟阿嬤的溝通,阿嬤也把他的另一半視為一家人。

「曾經因為大力稱讚丈母娘做的菜,反而被懷疑很「假」,加上一些體型和相處上的誤會,讓丈母娘以為他性情懶惰。」直到去年全家去澳洲玩,他每天都早起幫家人準備早餐,甚至從容做出一整桌宴客菜,讓媽媽刮目相看。後來逛街看到一家叫做Princess的店,他稱讚丈母娘:媽媽這是您開的店齁,因為妳就是公主呀~媽媽笑得樂不可支,彼此的關係也好像更進一步。

紅包是一種實際的體貼與照顧

陳雪:「自己會做的事情不多,於是用心在其他地方,對不會的事就不硬著頭皮做。」像有次早餐人家的冰箱壞了,她就包了一個紅包給婆婆,婆婆一開始就很疼愛她,但除了自己嘴甜,還有就是內心很感謝婆婆。之後,逢年過節,她也常找理由包紅包給婆婆,她表示,可能一般人覺俗氣,但這是很實際的。

「原來是紅包哇!我就是一開始不懂,才會走這麼多冤枉路。」邵祺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全場笑翻。

陳雪笑著說:「紅包很好哇!」因為她覺得婆婆願意接受自己就已經很感動了,而且包括婆婆的朋友們,也覺得陳雪和早餐人在一起,是一個好的結合,她們的結合讓整個家庭的氣氛變好了,早餐人也變快樂了,自那之後她和早餐人常常回家。在「他們身上學習到,即使自己沒有很富有,也可以對別人慷慨,並且要勇敢表達自己內心裡那份愛的重量。」

行動與包容是最大的支持

對談尾聲,讀者詢問道:「怎樣做才是支持身邊同志朋友最好方式?」
陳雪:「其實就是把大家都一視同仁,尊重彼此所愛的就好,能夠包容就是一種最大的支持。」

當我成為我們:愛與關係的三十六種可能

當我成為我們:愛與關係的三十六種可能

惡女書

惡女書

男大當婚

男大當婚

性別作為動詞 巷仔口社會學2:性別如何形塑,又如何在行動中翻轉?

性別作為動詞 巷仔口社會學2:性別如何形塑,又如何在行動中翻轉?


延伸閱讀
• 2019年台北文學季講座紀實—蘇偉貞 Χ 神小風「那些年,我們共享的租書店時光」
• 2019年台北文學季講座紀實—林立青X房慧真「親愛的臺北異鄉人們」
•2019年台北文學季講座紀實—李偉文 Χ 吳曉樂「轉動的閱讀時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209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