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參見囡仔頭王!——專訪台灣繪本大師曹俊彥

  • 字級


曹俊彥1
在《嘟.嘟.嘟》這本書裡,曹老師把「太陽下山」具象化,讓小火車推著太陽下山。他說,這些巧思都是老天爺給的靈感,也是生活經驗的累積(攝影/趙啟麟 場地提供/紫藤廬)

曹俊彥
兒童繪本作家。1941年生於台北,曾任國小美術教師、台灣教育廳兒童讀物編輯小組美編、信誼基金出版社總編輯,為推廣國內本土圖畫書不遺餘力。圖畫書代表作有《切.切.切》、《嘟.嘟.嘟》、《你一半,我一半》、《赤腳國王》、《屁股山》等。

曹俊彥的私房畫:一個愛畫畫孩子的童年往事
曹俊彥的私房畫:一個愛畫畫孩子的童年往事
/////

在兒童文學領域貢獻了三十多年的曹俊彥,是國內童書發展的重要推手之一,他創作圖畫書、編輯圖畫書、在大學裡教授兒童文學,還不定期與故事媽媽和小朋友分享童書閱讀。此刻,曹老師隨手翻著自己的作品,打趣地說:「你們看,這些圖畫得有夠醜。」我們說:「哪會啊!」他答:「你們應該說真的醜死了,才好笑啊!」年近七十的他,雖然一頭白髮,說起話來神采奕奕、搞笑風趣,就像個保有赤子之心的囡仔頭王。

玩出各種圖像風格
切切切
切切切
嘟.嘟.嘟
嘟.嘟.嘟
美術科班出身的曹俊彥,最喜歡純粹黑白、沒有文字的創作,例如早期的作品《切.切.切》、《嘟.嘟.嘟》,「當時一方面想做一本無國界的作品,讓其他國家的小朋友看圖就能懂,另一方面是對自己的挑戰,『如果只用單色,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他這個想法,源自小時後讀余光中翻譯的梵谷傳記《生之欲》時得到的感動:梵谷窮困得只能用炭筆作畫,卻要求自己的顏色表現要比那些有顏料的人還豐富,「這就是身為一個藝術家應有的想法。」

曹俊彥說,「《屁股山》畫的是陽明山國家公園的紗帽山,因為小時候爬紗帽山發現它的形狀好像屁股。」他當初的動機是希望用故事讓孩子留下對土地的記憶,更期待家長帶孩子讀完這本書,可以一起到紗帽山走走。等孩子將來長大到國外唸書,可以講一個屁股山的故事給外國人聽,甚至帶外國朋友來屁股山一遊,「如果台灣的山都有故事能講,會多親切啊!」(圖:博客來OKAPI)

多年來,曹俊彥已經累積許多作品,創作風格更是豐富多元,從剪紙、拓印、蠟染、水彩、蠟筆、色鉛筆……等技法和媒材都嘗試過,他說,年輕時在教育廳兒童讀物編輯小組擔任美術編輯時,每篇故事都要思考該用什麼圖像來傳達出氣氛,然後找不同畫風的插畫家合作,遇到收回的圖稿不合用、出書日期又迫在眉睫時,他常得跳下來自己畫,礙於編輯不能身兼作者的規定,最後只好依畫風用不同的筆名發表,例如王碩、戴比仁(代筆人)……等等。

長期推廣本土童書的曹俊彥認為,台灣創作者展現的能量令人感動,從擅長生態描繪的何華仁、劉伯樂,到故事高手賴馬、幾米……都是他欣賞的圖文作家。「台灣現在的圖畫創作真是多樣化啊!」他笑說,比起民國65年他還在當美術編輯時,很難找到新畫家,有一次搭公車上班途中看到百貨公司櫥窗內的插畫,讓他眼睛一亮,立刻下車衝去問店員那是誰畫的,得知繪者是櫥窗陳列主任藍國賓,便找他畫《誰偷吃了月亮》,後來還得了獎。

你就是孩子的最佳選書人
曹俊彥常被焦急的家長問:「曹老師,該如何帶著孩子看書?如何選擇圖畫書?」他老神在在地說,帶孩子看書最重要的是家長的態度和目的,若是為了一定要讓孩子獲得很多知識,那就太辛苦了,「透過書本,和孩子一起享受閱讀的快樂、交流內心的想法,才是最珍貴的。」

他說,帶孩子看圖畫書的過程就是一種演出,必須維持孩子的注意力,讓孩子不斷參與,除了善用作者在書中安排的趣味點,自己更要留意「什麼地方該停下來讓孩子思考、什麼地方要跟孩子互動?」並且,只有家長最清楚孩子此刻對什麼最感興趣?閱讀能力到哪裡?「選擇你跟孩子都感興趣的書,就是你們的共同話題啊,你就是孩子的最佳選書人!」

曹俊彥說,有時在圖書館講故事,就算現場只來一個小朋友,他也會講得很開心。他還曾在國外的火車上說故事給一個小女孩聽,並一路帶她看書玩遊戲,下車前得知那天是小女孩生日,還把書送給對她。「看見孩子臉上的興奮表情,就是我最大的滿足!」

曹俊彥2
曹老師隨身攜帶小畫具、小本子,時時觀察生活紀錄生命。等車、搭捷運、開會……等零碎時間,都是塗塗寫寫的好時機(攝影/趙啟麟)
曹俊彥3
曹老師在香港機場畫這張速寫時,心裡想的是:「這位旅人的行李內,可能裝著好幾天份的臭酸衣服,可能是省吃儉用買給孩子的小禮物……」(攝影/趙啟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如何跟孩子談死亡?五本書帶你教孩子溫柔的告別

生離死別是人生進程中無可避免的過程,當所愛的對象離開這個世界,如何與小孩說明「死亡」這個概念?透過五本作品,我們聊聊溫暖的告別。

58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