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嘻哈囝》是一個禮物,送給跟我們一樣喜歡嘻哈的歌迷。」——專訪《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迪拉×國蛋

  • 字級

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

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

 

「嘻哈囝TAIWAN HIP HOP KIDS」特別企劃從台灣文博會特展、紀錄片、收錄由國蛋演唱的主題曲《嘻哈囝》,一直到專書《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的問世,運作近一年的特別企劃終於走到了尾聲。

每個世代都有每個世代的故事、感情以及人際關係。「我想講講我們那個時代的故事。」從三四年前開始,台灣饒舌音樂廠牌「顏社」創辦人迪拉(本名張逸聖)就有了出書的想法萌芽。愛去日本的他,每每都會在書店琳瑯滿目的音樂書籍前駐足許久。仔細想想,發現一直沒有一本專門討論台灣嘻哈的書。「如果沒人做過,那是不是應該嘗試看看?」約莫兩年前,承辦文博會的策展公司格式設計接洽顏社,邀請顏社旗下創作者LEO王創作展覽開場曲,並邀迪拉與肯夢創辦人朱平老師跨界對談。在一來一往的合作過程之中,展覽,以至於出版的可能性也在因緣際會下,印入了迪拉的腦海裡。

連續於2017-2018年擔任台灣文博會策展單位的格式設計,先邀請迪拉與肯夢創辦人朱平老師跨界對談,爾後更策畫了嘻哈主題的「嘻哈囝TAIWAN HIP HOP KIDS」特展,也讓迪拉因而開始了這為期兩年的出版計劃。(影片/格式格式 InFormat Design Curating

台灣饒舌音樂廠牌「顏社」創辦人迪拉。

 

嘻哈不是只有一種道理。」迪拉很用力地強調。《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一書分別透過「四大家族(音樂廠牌)」——顏社、人人有功練本色音樂混血兒娛樂來代表嘻哈世界中迥異的價值觀。「本色」在流行音樂市場上大有斬獲,旗下有成功站上小巨蛋舞台的MC HotDog頑童MJ116;像是美國的Jay-Z一樣,將主流資源奪過來,讓大家都認可;強調自我音樂人格、特色彰顯的「顏社」,相形本格派許多;「混血兒娛樂」獨有的草莽味,更接地氣的本土氣息,是其他廠牌模仿不來的;大支積極參與公共事務,從原先的政治立場,到跨足動保、教育議題,在在影響了「人人有功練」的廠牌形象。

《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透過顏社、人人有功練、本色音樂、混血兒娛樂四個音樂廠牌代表嘻哈世界中迥異的價值觀。


所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對迪拉而言,嘻哈圈就是個武林。

 

有武林就有門派,台灣的各個饒舌廠牌,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門派,各自有著大相徑庭的生成背景和風格流派。有門派就會有掌門人和高手,高手之間會想互相較量,會有紛爭也會有衝突。但大家都在同一個環境中相互競爭、相互成長。音樂,就是饒舌歌手的武藝,在江湖上走跳需要拿手的一招半式,才會被大家認可。

《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書中台灣四大廠牌,或稱四大家族的框架,便是奠基於上述想法。當提及籌備過程中遇到什麼樣的挑戰時,迪拉苦笑著說:「這種事其實不適合我們這些音樂人來做,畢竟我們也是書中的一部分。」大家對於台灣嘻哈的切入點,多有所差異;想法一雜,便會產生爭議和不諒解,要怎麼拿捏呈現方式,著實讓他煩惱很久。但若只是滿足多數人期待,成了政治酬庸、面面俱到的族譜,對於投入了不少資源和心力的顏社,這樣的成品也是無法滿意的。

近幾年先是兄弟本色玖壹壹在小巨蛋開演唱會,緊接著對岸實境節目《中國有嘻哈》的火紅。一旁的國蛋表示作為一名創作者,他能的確感受到,近一兩年來聽嘻哈音樂的風氣有著顯著的成長。新聞媒體開始報導,討論度亦有所提升。但嘻哈有各式各樣的人生觀點,可以如Jay-Z一般追求商業上的成功,也可以像繼承民權運動精神的CommonMos Def,倡議黑人社群的團結與認同。若對嘻哈抱持著過度美好的幻想,覺得唱饒舌就能大紅大紫,但卻不夠理解自我,以為嘻哈的浮誇是適合自己的,此心態便有點過於躁進。迪拉和國蛋都語重心長地提醒後輩,不要被嘻哈音樂裡頭的紙醉金迷給誤導了。

饒舌歌手GorDoN 國蛋

 

GorDoN 國蛋 / Later That Night

〈嘻哈囝〉收錄於國蛋專輯《Later That Night》中

樂觀是好的,對自己沒信心當然堅持不來不穩定的音樂生涯。「沒飯吃是應該的,有賺錢其實不太正常。」國蛋笑著分享年輕時豐富的打工經驗,包括煎漢堡、發傳單、學生陪讀等等。即便當時跑表演,一場酒商活動就可以賺一兩萬,遠遠超過打工的時薪,但國蛋也很清楚,這並不足以支撐自己的穩定生計。迪拉順口提及其他饒舌歌手現正從事的工作,送宅配、包便當都時有耳聞。「這也是創作的養分啊!」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持續與社會有所接觸,音樂創作才能打動人心。


《嘻哈囝》是一個禮物,送給跟我們一樣喜歡嘻哈的歌迷。」


隨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願意投入嘻哈產業,對於日後台灣嘻哈的發展,迪拉和國蛋一致認同環境的健全化是當務之急。一個音樂文化的成長,本非只靠歌手和製作人去支撐,還需要透過包括MV拍攝、活動企劃、樂評書寫等各種面向去推動。「在同樣的理解之下去討論,才有機會創造更多的可能。」作為一名饒舌廠牌的老闆,迪拉在透過展覽、著作建構屬於台灣嘻哈認知後的下一步,更是期待能與理解嘻哈的各行各業合作,不論是接洽的公關、企劃人員,亦或是活動現場的音控、燈光人員。若能與合作對象有相近的理解基礎,嘻哈在大眾面前的樣貌,將不只停留於「Yoyoyo!」般的表面,嘻哈思維想呈現之聲響、形象、價值觀等內涵更能為世人所見。


數年下來,嘻哈專輯的發行、宣傳越顯嚴謹,包含高質量的MV、精準得宜的廣告投放、針對年輕客群的校園活動等。而一個成功、受歡迎的饒舌歌手,背後需要強而有力的企劃團隊的支持。這正是迪拉所指出,了解嘻哈需求的幕後人員之重要性,也是有志投身嘻哈、音樂製作產業者的另一條路。以2010年創立,以音樂創作為主軸的金音創作獎(Golden Indie Music Awards,GIMA)為例,以往嘻哈類型有報名就有得獎機會,但九屆以來各類別入圍門檻都愈來愈高,獎項競爭亦愈來愈激烈。日漸完善的產業鏈,也顯示台灣嘻哈正走在逐漸茁壯的道路之上。

十餘年的歲月,迪拉和國蛋走出屬於自己的台灣饒舌故事。顏社在台灣嘻哈的前衛和衝撞,引領無數年輕男女投身嘻哈世界。「嘻哈囝TAIWAN HIP HOP KIDS」特別企劃是個創作路途上的緩衝和紀錄:「十年之後回頭看我變得多強壯。」嘻哈在台灣深耕已二十載有餘,誰也沒想到有一天,台灣年輕人會如此風靡嘻哈音樂。或許我們初結識的嘻哈與現今之模樣大有不同,但就如國蛋替特別企劃寫下主題曲的創作理念:「嘻哈像是年少時喜歡上的女孩子,即便未來她改變了,對她的感情依舊真摯。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