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李㼈:「把義用在對的人身上才是『義氣』。」──演員群談電影版《鬥魚》

  • 字級


電影版《鬥魚》中,深刻描化了主角群們的年少輕狂。(圖/多曼尼提供)


《鬥魚》電影版第二場座談會「歹路不可行?扛不起的青春」於8/26在閱樂書店舉行,演員李㼈、林柏叡、邱宇辰分享自己的年少輕狂,與大家一同討論何謂青春無悔!

演員分享自己的年少,讓大家聽見不同背景的青春

「那時候我應該算社會人士了吧。」飾演過許多「老大」角色的李㼈大哥,這句話讓在場許多觀眾措手不及,因為當時主持人請三位演員分享的是自己學生時期的模樣。㼈哥高三那年是民國75年,他開玩笑的說他的年紀應該比在場觀眾的爸爸都還大。那時候的學校、社會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雖然不常去上學,但就和電影裡的于皓一樣,幾乎全校都認識他,他喜歡的女生也沒有其他人敢追。細究原因,當時的他像是學校的保護者,如果有別的學校的人要來惹事生非,都會被他好好處理。也因此,學校的教官並不會找他麻煩,當時他也認為自己在做的事情是正確的。然而現在回憶起過去,㼈哥說:「其實如果擦槍走火很危險,所以不要太自以為是。」

兩位較年輕的演員則沒有㼈哥那樣社會經驗。高中時林柏叡最叛逆的事情就是翻過學校的同一面矮圍牆蹺課,爬過牆之後跳到一台車上,「後來車主回來發現車子怎麼在一個固定的位置有凹陷,就跑來學校索賠,那次我被我爸打超慘!」而16歲就進演藝圈工作的邱宇辰則遺憾錯過很多學生生活,「我最叛逆就蹺去籃球場打球而已,還不敢蹺出去。」他自嘲地說。因此會藉著拍戲去感受高中時期,在《鬥魚》中的演繹也難以自身經歷出發。

李㼈在電影版《鬥魚》中飾演反派老大,與飾演阿豹的邱宇辰有許多對手戲。(圖/多曼尼提供)


從阿豹出發,看見家庭教育對青少年的影響

鬥魚:電影創作劇本與寫真

鬥魚:電影創作劇本與寫真

三人雖然有著不同的學生經歷,但對於下一代的學業教育有著類似的想法。在電影裡,于皓瀟灑的在畢業之際拿著麥克風向全校同學廣播:「考卷不能代表我的人生!我的人生沒有你們想要的標準答案!」三位演員認為如果自己的孩子也有同樣的想法時,並不會去強迫小孩讀書,而是用聊天的方式去了解、去溝通。因為孩子的人生是屬於他們的,父母的保護不是介入,如何讓孩子找到喜歡的事、學會做人是比逼迫他們更重要的。

家庭教育常和一個人的發展息息相關,在《鬥魚》裡我們也能看見這樣的議題。阿豹是議長的小孩,父親因為忙碌不能好好陪伴他,因此阿豹在台詞中說道:「在家很無聊。」另外,黑白兩道都看他的臉色,在成長過程中他知道自己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站在優勢。在過去的年代,警察的權力非常大,甚至可以打人。但電影中阿豹即便犯了錯到警局去,只要跟警察泡個茶就能解決所有事。因此,即便于皓從來沒有想要跟他作對,但習慣勝利的他,還是把于皓視為眼中釘。「其實我只想把于皓踩在腳下,因為我很羨慕他們間的兄弟情義,我還要花錢請吃飯欸,所以我得不到的時候就只能毀掉了。」飾演阿豹的邱宇辰如此幫角色解釋著。其實他很同情這個角色,阿豹雖然認為自己是將軍,但事實上不過是別人手上的一個棋子。邱宇辰說:「我當阿豹的時候不會覺得自己在做壞事,你心裡有惡魔的時候你不會覺得自己是惡魔,只會覺得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但當我抽離角色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壞。」

邱宇辰認為阿豹針對于浩,是因為羨慕他擁有的一切,既然得不到就毀掉他。(圖/多曼尼提供)

 

扛得起責任的勇氣,還是自以為是的衝勁?

小雛菊:鬥魚系列原著

小雛菊:鬥魚系列原著

就像邱宇辰融入角色時一樣,當我們沒有抽離,就沒有辦法客觀的去檢視自己,常常只為了達成目的就一股腦地往前衝。在電影中,于皓不聽輝叔的管教,因為他認為飆車只是一件他喜歡做的事,然而身為旁觀者的輝叔卻能設想到飆車可能遇見的傷害。而有情有義、默默守護大家的單子,親眼目睹自己喜歡已久的小燕子被侵犯,心裡滿是無奈、罪過、和極大的憤怒,於是衝去把阿豹殺了。不論這個行為是否值得,殺人本身是一個不可逆的行為。于皓意氣風發的說:「禍是我闖的,我負責!」然而這樣的自負真的能扛起所有事嗎?林柏叡說:「在那個年紀大家都很熱血,沒接觸過社會所以覺得自己什麼都可以,但有很多黑暗面是在學校裡看不到的。」㼈哥則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回應,當時他為了懲罰一個有偷竊行為的同學,當著大家的面把他打到送醫院。同學們都把他視為英雄,甚至沒有人指認他的行為。但老師那時候的一句話令他印象深刻:「如果人死了,你擔得起嗎?」幾十年後㼈哥語重心長的說:「不是一個衝動、不是你是英雄你就非得做。如果當年我進感化院現在可能就沒有李㼈這兩個字。當下只會覺得我要把這個人修理到他以後不敢做任何事,不會想到如果受傷太嚴重怎麼辦。」

片中的于浩喜歡飆車,不去考慮飆車可能帶來的危險。(圖/多曼尼提供)

有情有義的單子(左,吳岳擎飾演)目睹小燕子被侵犯,做出了最激烈的復仇。(圖/多曼尼提供)


找到生命的重心,在歹路上回頭

但阿豹能改變嗎?于皓如果還活著會不報仇嗎?我們訪問了飾演這兩個角色的林柏叡、邱宇辰,而他們的答案有異曲同工之妙。林柏叡說:「如果我知道事情的走向會這麼淒慘,我不會跟著魁哥。我會扛那個債,但我是用其他的方式。如果我還活著也不會去報仇,因為那時候燕子受傷了,而她是最重要的。」而邱宇辰的答案也同樣指向人的重要性,他說:「如果阿豹遇到真心的人會大徹大悟。」

㼈哥也曾經被人設局、被用槍指著過,但當心裡在想要不要拚了的時候,就會想到自己的媽媽。有一次㼈哥看著白髮、臉上多了皺紋的媽媽時居然認不得,因為他只記得媽媽年輕時的模樣。在那個當下他才大徹大悟原來家人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於是㼈哥呼籲每個人在做決定前多思考一下,不要立刻就做決定了。又如同在臨死前,于皓用盡所有的力氣只為了再見小燕子一面,告訴她:「早餐掉了。」他不在乎自己所受的傷,只在乎自己愛的人。或許在最艱難的時刻我們才會明白最應該在乎的事。

年輕時容易意氣用事,若能停下想想什麼對自己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才能真正度過無悔的青春。(圖/多曼尼提供)


選擇一條值得的道路,珍惜青春

在生活中我們雖然仍會面臨許多低潮、面對不公不義的委屈,或是踏上了歹路卻不知道如何回頭。㼈哥經歷過大風大浪,也做過許多不好的事,但他認為只要把虧欠的還完、明確且堅定的說要離開這個圈子並且不再回歸,是可以脫身的。而有時候公平正義不一定會馬上站在我們身邊,就像演藝圈常有的抹黑評論一樣,面對這樣的情況三位演員認為應該要將完整的真相說清楚,並且圓融的處理事情,同時保護自己、找到管道宣洩情緒。

青春代表有珍貴的時間、膽量,但青春不是無限,不是擁有衝勁就能扛起一切。㼈哥說:「義氣的『義』反過來寫就是『我王八』,用在對的人身上才是義氣。」在這個寶貴的時間裡,三位演員認為要分清楚什麼是衝動、什麼是愛、什麼是真正重要的事,如此才能真正青春無悔!


 延伸閱讀 
1.找回心裡的鬥魚魂,看見最單純的自己──《鬥魚》電影版座談會側記
2.【專欄】劉德華與我的少女時代
3.【書評】陳德政:一個更明亮的夏天──《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4.【專欄】陳德政:向永恆的青春告別——《藍色大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親愛的十七歲】張西、不朽、張嘉佳、肆一、HowHow想對17歲的自己說什麼?

你記得自己17歲的模樣嗎?如果有機會回到過去,你想對17歲的自己說什麼呢?

209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