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高中生讀什麼

【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挖出內在怪物,再將它們重新安放—讀《字母會》

  • 字級

《字母會》告訴我們的事:「唯有從常俗的認知裡分裂出來,才能在熟悉事物中重新辨認重複與差異。」(Photo by Alexander Andrews on Unsplash)《字母會》告訴我們的事:「唯有從常俗的認知裡分裂出來,才能在熟悉事物中重新辨認重複與差異。」(Photo by Alexander Andrews on Unsplash


【編輯室報告】

本書為2018國際書展大獎入圍作品。文學的思考可以起自任意一個出發點,並將筆直的路途全新摺曲,畢竟唯有從常俗的認知裡分裂出來,才能從熟悉事物中看出不同。《字母會》N-S系列胡淑雯張亦絢陳雪童偉格黃崇凱駱以軍顏忠賢等七個當代台灣作家合著,嘗試突破傳統文學既有的框架,從字母N到S探討文學的原創性,引領讀者前往文學所生的棲地!



文/吳芳碩(衛城出版編輯 )

從前有人把數學習題從樓上丟到樓下,明知隔天交作業時少寫一題打一下。直觀的反抗僅為了把自由找回來,沒有用,這點叛逆不足以讓人從框架裡頭爬出,後來那人還是考上了升學高中,並仍在接下來的日子演練各種從體制框架與階級坑洞裡爬出的迴圈。

字母會N-S(套書)

字母會N-S(套書)

沒有用,是因為真正的困窘在他方。真正的框架一個套一個,每一個都更大更沉重,只要看看周遭,你趴在考卷上的那些時間,有人在點貨、燒菜、朝不大不小的事叫罵,賺取所謂生存所需的促狹,讓日子一天天過而生活無從選擇,一條命比一條命更甚。困窘的不是那些無聊日常,或許更接近的是處在它們夾縫中難熬的情緒、扭曲了的脾性,或感到麻木的自己。要讓這些內在突變的怪物安靜,其實要比行為上具體叛逆、反對建制或征服權威更難,因此逃脫術,得從另一頭說起。文學大概是為了有這個需求的人存在的。

文學近似於一種逃脫術。為了好好地活著,恢復自由的自己,有時候你就是得挖出內在怪物,才能再將它們重新安放。

2012年一群作家開始寫的《字母會》像是密室逃脫實驗的高強度演練。A未來、B巴洛克……Z零度,26次演練,藉由督促人們進行有限制的書寫,掃開一道從現實困局逃脫的門徑。它逼人用書寫讓心中怪獸現形,以便於你捕捉和封印,一篇篇小說像是收妖的卡牌,最終一張張收在你的口袋中。這6年的時間裡,他們每2個月交一篇小說,並接下另一道難題,雖然有一點群體的推力,其實完全可以隨時中斷退出。從外部觀察,持續進行寫作的他們好像是不寫作不能活的人,而字母會是設計來讓這一群人活下去的計畫。

你可能正在煩惱著青春情事,曖昧、打炮(奮力追求後的攻頂只是這樣?);困惑對同性某人的醋意,究竟出自友情還是愛情;正忙著和廢材夥伴們在一切都失落著的哀傷中,較量毫毛的尺度;在滿是破洞的世道下年年增歲時,記得拜神安太歲;或把一切依然滋滋生長的感性,寫成死亡詩篇。你急欲發表的思考體悟成了連珠砲般的繞口令,而你依然為了日子中諸多不可挽回的起與落,做出亡羊補牢似的詮解。這些也正是《字母會》作家日日戰鬥的修羅場。

如果你正被日常夾擊,膠著在令人頹然的庸常,從心裡離開是唯一途徑。《字母會》開放給需要現實逃脫術的任何人,或讀或參與寫作,看看別人戰鬥過後留下的結晶,照見散落一地無法撿拾的自己,你也可以一遍一遍以小說演練思想逃脫,為的是成為不被外在框架或內在突變左右的一個自由人。



  延伸閱讀  
1.【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 】用最貼近新讀者的語言親近古雅的唐詩──張輝誠看《翻牆讀唐詩》
2.【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 】把「當下」收藏進文字裡,也許能發現被遺忘的自己──李娟《記一忘三二》
3.【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 】咬一口哲學,限時15分鐘暢談哲學大師的心靈之旅──《一口哲學》
4.【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 】在偌大的城市,若有過被遺棄的痛苦,至少還有這裡──讀《鏡之孤城》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