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會生氣的山》陳又凌:生氣的山該如何表達?──波隆那插畫獎入選作家的創作之路

  • 字級


繪本《會生氣的山》由陳又凌2015的插畫得獎作品加以改編而成(圖/小天下提供)繪本《會生氣的山》由陳又凌2015的波隆那插畫得獎作品改編而成(圖/小天下提供)


(圖/小天下提供)繪本作家陳又凌自認自己不是天才型的畫家,但有絕對不服輸的毅力,即使得到大獎肯定也不鬆懈。(圖/小天下提供)

因為截稿日迫在眉睫,女孩在辦公桌前已經12個小時了。但在雜誌社上班,「截稿」兩個字從來不只是工作的一個段落,而是無極限的加班時數,身為美術設計,得在被極度壓縮的工作時間裡,將作者的文字與繪者的插圖做出平衡與連結,要滿足編輯的想像、符合雜誌的風格,最重要的還是要過總編輯這關。說是美術設計,卻有點像是拼湊別人想法的機器。關上辦公室的燈、走出鐵捲門已降下一半的大門,7個小時後又要回到這個辦公室,面對同樣的壓力,日復一日。她,做出了離開的決定。

離開原本穩當的工作,女孩遠赴他鄉進修,不是華人密集的美國,也不是許多人碩士進修首選的英國,她選擇到荷蘭重新學習藝術設計。也許社會的壓力一時之間蠶食掉對工作的初心,但對色彩的強烈感受,還是引領著她走回當年的熱情;重返校園生活,也的確重新撐起了一個滿富夢想的年輕靈魂。畢業後,女孩用緊咬著的一股堅定,讓世界看見了自己,連續兩屆入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獎。她,是陳又凌。

台灣地圖

台灣地圖

從荷蘭剛回到台灣,為了維持繼續創作的夢想,她白天畫畫,晚上教英文,為了自己而畫,也為了生活而教,過著極為規律的生活,「我每天準時早上9點開始畫畫,畫到傍晚6點,再出門教英文到晚上10點回家。我朋友都說我像公務員一樣……」她如此回想起當時的自己。而這樣的紀律,讓3年後的她每月已有穩定的設計案量,也辭掉兒童美語教學,專心接案、專心畫畫,再加上每週一次繪畫教學工作,雖然忙得來不及停下來喘口氣,卻換來豐碩的成果。2015年和2016年,她連續兩年入選波隆那插畫獎,2017年出版了銷售亮眼的《台灣地圖》,還受邀繪製台灣難得的國際盛事「世大運」的限量明信片

會生氣的山

會生氣的山

陳又凌沒有停下來,繼續讓自己的創作走向更多元,她也記得2015年以《會生氣的山》得插畫獎時的承諾:要把畫作發展成完整的故事。如今,《會生氣的山》繪本終於出版。「入選波隆那插畫獎的那年,我去了波隆那書展,我在這趟旅程中感受到,如果要將這個主題轉化成書,畫風需要做大幅度的調整。」的確,在與出版社合作的過程中,與經驗豐富的編輯就多次來回討論調整。比如,故事中一幅雨過天晴、天空高掛彩虹的山景,原本陳又凌希望維持畫面豐富的美感,但編輯則著重故事的連貫性提出修改的要求,「就這樣『吵』了很久。以單張畫面來考量,我是有點難過它不是我原先想要的樣子,不過以一本書的故事線來思考的話,修改後的呈現方式卻是必要的。

故事中一幅雨過天晴、天空高掛彩虹的山景,原本陳又凌希望維持畫面豐富的美感,但編輯則著重故事的連貫性提出修改的要求要將插畫作品改編為繪本途中經歷過調整期。比如這幅山景的呈現,陳又凌與就曾與編輯意見相左。(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


一個擁有完整故事線的作品,前後往往相呼應,《會生氣的山》即是如此。故事開頭,陳又凌寫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彷彿是在邀請讀者走進一個看似熟悉的故事開端,但故事急轉直下,讀者還來不及見識大自然的美好,一輛輛工程車就長驅直入,駛入畫面,原本一片綠意的山丘,一下子就被挖得坑坑巴巴,連原本平靜共處的野生動物也紛紛走避。

(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

(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鏘!」「哐啷!」「嗡嗡嗡……」在故事一開始,原本一片綠意的山丘就被大肆摧毀。(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

 
這個故事靈感來自陳又凌的親身經歷,曾住在新店山區的她,有天赫然發現窗戶正對著的山成了施工中的開墾地,施工車進進出出,各種大型機械每天吵得不得安寧。抱著懷中未滿半歲的女兒,望著一夕之間光禿禿的山頭,她心想:「真的需要蓋這麼多房子嗎?如果我是山,會怎麼想呢?《會生氣的山》於是逐步成形。

從鳥語花香的寧靜到忍氣吞聲地殘喘,山,終究是會生氣的,但會生氣的山該如何表達?她花了許多心思琢磨,是山崩地裂嗎?還是火山爆發?無端被破壞的山會懲罰人類嗎?還是一切終將塵埃落定恢復自然?陳又凌筆下的山,用朱紅色顏料代表著赤裸裸的憤怒:「我再也受不了啦!」山嘶吼著咆哮,拋出了拿著尖鑽頭的工人、拋出了又敲又挖的工程車、拋出了一座座的鷹架、也拋出了總是在旁監督施工進度的加長禮車。山,終於生氣了。

(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在人類大肆妄為的破壞下,山終於生氣了!(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


一陣即時雨澆熄了山的怒氣,最後的山景以可展開的大拉頁呈現,人們歡樂的唱歌、騎腳踏車、盪秋千、樹下乘涼,畫面似乎還看得見原本工地遺留下來的痕跡,但人們似乎再次找到與大自然相處的平衡。兩年來不斷的琢磨修訂,陳又凌將畫作重新詮釋,也大幅改變畫風,少了俏皮臉孔的山,多了寬闊的想像。她在故事最後的開放結局寫下:「很久很久以後,有一座山」,似乎就和她的人生轉折一樣,正要開啟未知卻肯定更精彩的一章,很久很久以後的圖文創作者陳又凌,待續……

(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故事的最後,人類又找回與大自然相處的平衡(圖/《會生氣的山》內頁,小天下提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36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