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帕布羅.桑帝斯:偵探褪下斗篷,助手出線

  • 字級


桑帝斯
(攝影/葉淑吟)

帕布羅.桑帝斯(Pablo de Santis)藉著《12神探俱樂部》一書,成為2007年第一屆美洲之家拉美小說星球獎得主,不僅獲得約台幣600萬的高額獎金,更奠定其在拉丁美洲小說界的創作地位。在初次引進桑帝斯此部得獎作品之醞釀時期,我們央請了《12神探俱樂部》的譯者葉淑吟小姐,前往阿根廷與桑帝斯見面,談談那些關於創意,與關於書寫的想法。

他穿著黃色襯衫,纏著頭布,脖子上掛著一條金項鍊。他盯著我們的眼神,好似能摸透我們內心的話似的。他講了好一段時間的話,一個字可以拉好長的音節。我只記得他最後講的幾個字:
 「曾經幹過助手的偵探,也沒什麼不好啊。有誰沒夢想過當上偵探?」


故事的序幕,就從住在阿根廷的鞋匠之子薩瓦迪歐在報紙上看見當代12神探之一的雷納多.奎格徵召助手的公告開始。向來獨來獨往的奎格,破天荒地招收了21名學生,決定將犯罪調查技巧傾囊相授,薩瓦迪歐如願地成了其中一員。而當奎格疾病纏身,赴巴黎參與12神探俱樂部年度聚會的重責大任,就此落到薩瓦迪歐頭上。

12神探俱樂部十九世紀的巴黎,除了大張旗鼓地興建艾菲爾鐵塔以示國力,各國無不藉此準備展示各自以實證主義發展出來的進步科技。然而,世博還沒開幕,興建中的鐵塔就遭到破壞;正著手調查此案的法國神探更自鐵塔墜落,離奇死亡。意外的命案引發了偵探們長久以來的心結;眾人為了彰顯自己的本領,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一場難得的盛會,就此成了神探、助手與犯罪者的鬥智競技場。

在《12神探俱樂部》中,桑帝斯表面上遵循著推理小說一貫的神探本位主軸,實際上卻是拉抬最容易遭人忽略的龍套角色──神探助手。

1963年出生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帕布羅.桑帝斯,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攻讀文學,擔任過記者和漫畫書編劇。在阿根廷,他是頗負盛名的創作者,作品涵蓋青少年與大眾文學小說,並曾於2004年獲得阿根廷柯內克斯白金獎,作品也先後被轉介至法國、義大利、德國等歐陸國家。

「我在閱讀早期的偵探小說時,總是對偵探和助手間的師徒關係特別感興趣。」桑帝斯指出,早在愛倫.坡的作品當中,就可以看到這種獨特的關係,到了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與華生,更是家喻戶曉。偵探的助手不只是徒弟,還是故事的旁白,助手不必太聰明,「他不用知道真相的全貌;他應該像個讀者,也就是當個滿腦子疑問的人。」

「其實我小說裡的偵探,每個都相當自戀。他們自詡為實踐哲學家,但他們的工作不能只是看,還必須採取行動,以證明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偵探之間的鬥智,是精神(柏拉圖派)與實際(亞里斯多德派)的較勁。

他在小說中重新塑造偵探的形象,是因為他認為英雄式的偵探,如今已不復存在,「這些追求真相的角色,也參與了自己的沒落。」現在的犯罪調查,已經變成了法醫團隊工作的結果,偵探不再是唯一握有真相的人。是以,他捨棄了總是被神化的偵探,轉而將具備「常人」特質的助手推上第一線,褪下了偵探那件高妙玄奇的斗蓬。

「其實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經常扮演偵探的角色。因為對每個人來說,他人永遠都是個待解的祕密。」正因為偵探的行為可能你我皆有,他自然也特別在意「忠於生活的創作」。「我相信作家不能強迫自己投入與本身興趣相差懸殊的題材,作家要忠於他一直都喜歡的事物。」

從孩提開始,桑帝斯就相當喜愛義大利作家薩格瑞(Emilio Salgari)和法國作家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s)的著作;青少年時期自母親手中接過的美國科幻作家雷.布萊伯利(Ray Bradbury)的故事集,也影響了他日後的創作;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和馮內果(Kurt Vonnegut)的作品,都是桑帝斯在閱讀與創作上的良師益友。「我自己一直深受通俗類型小說的吸引,例如馮內果與雷.布萊伯利。他們總是將創作當成娛樂。」

除了娛樂,一部好的推理小說還要能引人去思索、去追尋那些關於真相、人類的熱情,以及我們人生的祕密。「因為推理小說總是告訴我們,最重要的東西,就是我們隱藏的東西。」

而桑帝斯究竟在《12神探俱樂部》中隱藏了什麼?或許,神探與助手,找到的答案會不太一樣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部28年前的漫畫為何到今日仍然前衛?重讀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

被書迷、影迷譽為經典不是沒有道理,即便誕生至今已過20多年,現在重看仍能感受到原作中前衛的世界觀......隨著漫畫重新出版以及真人版電影上映的,一起重新體會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的魅力!

88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