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主題繪本控】賴嘉綾:繪本都要有「故事」嗎?沒有故事的繪本也超厲害!

  • 字級



有經驗的創作者都會提起,要寫繪本故事真的很不容易,看似短,卻要有料,即使無厘頭,也要讓讀者願意一頁頁翻下去。不論是用文字,還是以圖片吸引讀者閱讀或購買,Page turning一直是最大的挑戰。

不過我們也知道,各個行業都有樂於突破框架的「異數」(outliers),而在繪本界的諸多創作者中,有的是從設計圈跳進來、有的是各行各業的名人、有的是從事專業研究工作,他們領域不同,不見得以繪本創作為主業,也因為他們的特殊,其繪本內容與一般作品大異其趣,於是許多不以「故事」為創作主軸的繪本,紛紛在繪本史上留下印記。

紅氣球

紅氣球

樹木之歌

樹木之歌

比如義大利設計家艾拉.馬利(Iela Mari),她的《樹木之歌》(L'albero)不用文字講述,而是以樹的造型闡述四季的轉換;《紅氣球》(il palloncino rosso)裡的紅色氣球形狀變化萬千,變成蝴蝶、雨傘,全程吸引著讀者的眼光。而在她與知名傢俱設計家恩佐.馬利(Enzo Mari)合作的無字繪本《蘋果與蝴蝶》(The Apple and the Butterfly)中,蘋果裡的蟲成為蝴蝶之後,因蝴蝶傳播花粉,又延續了下一代的蘋果。

《紅氣球》影片

搖晃翹翹板搖晃翹翹板

寓言遊戲寓言遊戲(The Fable Game)


而Enzo Mari也有他獨特的繪本,例如《寓言遊戲》(The Fable Game)尤其著重整體包裝和突出的大小尺寸,打開外封套,裡面長型硬紙一片一片,彼此可以依照讀者排列的順序立體插嵌,是個可以玩的書。他另一本風琴書(zig zag book)《搖晃翹翹板》(L'altalena See-saw Balancoire Die Wippe)也是無字書,書名用了四種語言,以義、英、法、德文的順序將這整本書的概念陳述在封面上。

The Fable Game開箱影片


美國建築師安.蘭德(Ann Rand)是知名德國建築大師路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的學生,她和從事圖像設計師的先生保羅.蘭德(Paul Rand)合作了四本繪本《我什麼都知道》I Know a Lot of Things)、《Little 1》《Listen! Listen!》《Sparkle and Spin》都大玩色彩與形狀的遊戲。其中傳遞了自我期許、自我認同的訊息,是故事又不敘事,可以說是「有故事」,進一步分類的話,就是picture book,而非story picture book。在《Little 1》裡,孤獨的1想要找夥伴,不過從2到9都格格不入,唯有「0」可以和他變成10,他們讓彼此創造出另一種視野。

我什麼都知道

我什麼都知道

I Know a Lot of Things

I Know a Lot of Things

Little 1: .

Little 1

Listen! Listen!

Listen! Listen!

Sparkle and Spin: A Book About Words

Sparkle and Spin: A Book About Words

在《Little 1》中,孤獨的1想要找夥伴卻四處碰壁,唯有「0」可以和他變成「10」(圖/《Little 1》內頁)


What Can I Be?

What Can I Be?

Ann Rand唯一一本不是與先生合作的繪本是《What Can I Be ?》,繪者是Ingrid Fiksdahl King,她是一位畫家,也是挪威科技大學榮譽教授,同時是建築系必讀經典《A Pattern Language》的作者之一。領著這樣光環的名家做了什麼樣的繪本呢?《What Can I Be ?》可以是每個人該問自己的話,如果我是紅色的、圓形的,那我可以是什麼?可以是蘋果、棒棒糖、或是山頂上日落前紅通通的陽光?如果我是細的?粗的呢?如果我是藍色的、方形的呢?……如果我是彎曲的?不直的呢?如果我是綠色的、三角形的,又可能會是什麼呢?這是一個無限可能的自我追尋,有如不同時期的我與你,我們會是不同的選擇與可能。

如果我是紅色的、圓形的,那我可以是什麼?(圖/《What Can I Be ?》內頁)《What Can I Be ?》要讀者發揮想像力,如果自己是紅色的、圓形的,那可以是什麼呢?(圖/《What Can I Be ?》內頁)


幸運的內德

幸運的內德

雷米.查利普(Remy Charlip,1929-2012)是一位可以有「任何發展可能」的舞者、編舞家、作家,也是繪者。他於1964年出版的《幸運的內德》Fortunately),使用「幸運的是……;不幸的是……」將人生際遇一路前行。內容是這樣的:

很幸運的,有一天內德(Ned)收到一封驚喜派對的邀請;很不幸的是他住在紐約,派對在佛羅里達。
很幸運的是朋友借給他一架飛機;不幸的是,引擎爆炸了。
幸運的是飛機上有降落傘;不幸的是上面有個洞。
幸運的是地上有一堆稻草;不幸的是上面有一支大叉子。
幸運的是,他閃過了叉子;不幸的是,他也錯過稻草堆。
幸運的是他落在水裡;不幸的是水裡有鯊魚(我本來想猜他不會游泳)。
幸運的是他會游泳;不幸的是陸地上有老虎。
幸運的是,他會跑;不幸的是他跑進一個洞穴。
幸運的是他會挖洞;不幸的是,他進去一個派對。
幸運的是,這就是那個驚喜派對;接著來的都是好運。

這本書用當時的技術一頁黑白、一頁彩色的印刷和裝幀;幸運的是,一直暢銷再版中。這並非story picture book的做法,而是一種有「任何發展可能」概念的創作方式,屬於前面說的,就算是無厘頭,也能吸引讀者繼續翻下去的繪本。

《幸運的內德》運用彩色與黑白印刷交錯,呈現「幸運/不幸運」的接連場景,讓讀者閱讀時,心情像坐雲霄飛車(圖/《幸運的內德》內頁)


走路去巴黎

走路去巴黎

另外,美國平面設計師與電影監製索爾.巴斯(Saul Bass,1920-1996)剪輯過無數的電影片頭,更和好萊塢的傳奇導演們合作,設計電影海報與商業識別標誌,他著有繪本《走路去巴黎》Henri Walks to Paris)。他在扉頁用各種方式形容巴黎,「PARIS IS COLOR」、「PARIS IS MANY PEOPLE」……一行又一行的字,並且用不同顏色的分頁與跨頁,將Henri想要去巴黎的路上,以意象一一呈現。雖然Henri在森林裡睡著了,並且用了鉛筆留作記號,但被小鳥移動之後,Henri醒來後繼續往前走,誤走到往回家的路上。一切一如以往,巴黎像想像中那麼漂亮,也很像自己原來的小鎮。我們習慣的一切,如果用另外的角度看,還是有不同的風景的,而且可以像巴黎那麼漂亮。但這本書就是以漂亮出名,還有,它是Saul Bass唯一的一本繪本作品!

(《走路去巴黎》內頁)圖/《走路去巴黎》內頁)


並不是每一本繪本都需要講故事,繪本的多樣,請待續。



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

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

賴嘉綾
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工作室負責人。畢業於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州州立大學環境工程與科學碩士。專職作母親多年。長期致力推廣圖畫書閱讀,成立兒童閱讀團體、帶領成人圖畫書讀書會、撰寫書評與部落格、翻譯圖畫書,並經常協助書店與出版社選書。著有《圖畫書創作者有約》並參與大人也喜歡的繪本企劃。最新作品為《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
部落格:Too Many PictureBooks
工作室: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丟棄的娃娃會在孩子的心裡留下什麼回憶?四篇試圖從孩子的角度看童年的繪本

是什麼樣的情境會讓天真的孩子陷入憂傷?那些無論被迫、或是自己遺忘、丟棄的童年玩伴,在記憶中會是什麼角色?長輩們的「為了孩子好」在孩子心目中是什麼模樣?成人對孩子的管教與照護,有沒有考慮到他們心靈深處最在意的事?

210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