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性別專題LGBT

《護家盟不萌》朱家安:如果每個「局外人」都願意關心,這個社會就會公平很多

  • 字級


(攝影/汪正翔)(攝影/汪正翔)


先講結論。因為《護家盟不萌?》一書,朱家安不只如先前《哲學哲學雞蛋糕》,以各種議題示範「哲學人」的思考方式為主訴,而是整個人明確地站到支持同性婚姻與多元成家這方。於是我們問他,能不能只用一句話,概括他之所以贊成同性婚姻的理由?

或許這終究不是能輕易盡數回答的問題。「我們很難找到放諸四海皆準的生命意義,所以要讓大家過美好人生,最可行的方法,就是讓大家自己去找,因此就要盡量開放各種進行人生的可能性。除非這些進行人生的可能性,會帶來一些不公平的損失。」

「要討論同性婚姻問題,其實是反對者要負起舉證責任,證明同性婚姻會造成『不公平』的損失,否則,秉持我們對於各種生命意義的不確定性,就應該要開放。」

「很難用一句話講完啦。」他笑。

護家盟不萌?

護家盟不萌?

《護家盟不萌?》有個略顯可愛的書名與封面(書腰文案還加愛心),看似輕巧可口,實則思維縝密。朱家安彙整他近兩年撰寫與同性婚姻、多元成家議題相關的專欄文章,不只加入新的論點,還讓始末論述相互連貫,更將先前曾受到挑戰的部分一一補足。延續《哲學哲學雞蛋糕》平鋪直述的風格,同樣面對他認為的「不合理的權威」,而這次的敵方論述只有一個來源──「護家盟」(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那些「要求太多的道德觀」。

在道德討論上,我們很容易用對錯二字做為劃分,「嚴格地說,應該用『合理』『不合理』來取代對錯。」這不只是用字遣詞上的吹毛求疵,而是民主社會裡尋求道德共識的期待。對朱家安來說,光是直指護家盟對同性婚姻的恐懼有多莫名、總是把多元成家往亂倫、近親婚、人獸交連結的可笑荒謬,甚而嘲弄他們的玻璃心,對於支持己方立場的作用並不大。「我想要實際舉例,當我們討論這種帶有明顯對錯的不合理議題時,如果用淺白且清楚的方式來論述,會更有幫助。」

但這樣一本看似攻擊護家盟論點的書。護家盟會看嗎?

「不會吧。」朱家安回得氣定神閒。「公共討論是很間接的。我期待的是,如果我和護家盟是光譜的兩端,我相信我們是靠著光譜中間的那些人互相溝通著。」雖然他認為不需要太小看護家盟對相反意見的包容力,但公共討論終究需要循序漸進,需要時間和耐心,需要層層傳遞,需要不厭其煩地複述再複述。

「就算護家盟最後都沒人看這本書,我也不遺憾。」相較於奢求這本書直接打入護家盟內部,朱家安更期望所有關心這議題的人,無論支持反對,都能思考書中有哪些論點和邏輯,是自己可以接受、可以使用,或補強自己立場的。「很可能護家盟完全不會接受我的立場,但我相信我在書中示範的討論方式,是他們可以接受的。」

(攝影/汪正翔)(攝影/汪正翔)


即使合理與否的答案顯而易見,哲學人似乎還是堅持要有一定的討論過程。「就算現在只要按一個鈕就能讓同性婚姻通過,我也不覺得那是我們應該做的事。」在民主社會中,一項全國性政策的通過,必須經過深入且廣泛的溝通,以達最大共識基礎,「或許最終你還是不同意某項政策,但經過討論之後,可以理解支持者為何支持,至少到『我不同意,但我可以理解』的程度。」無論處在公共議題的哪一方,追求的不是你對我錯或你死我活,而是相互理解的可能。「當我們一直努力追求理解,整個社會對某個議題的討論,就會愈來愈完整透徹。

無論對方來的是什麼樣的言論,即使一看就知漏洞百出,只靠偏激與煽情搏取版面,朱家安依舊好整以暇、不急不徐地行文駁之。檯面上的對手再弱,也給了他重整想法的機會,提出穩定腳步的正面論點,即「因為不確定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所以要開放各種可能性,除非開放可能性會造成不公平的損失」,此論點不僅將同性婚姻完整納入,還排除了他一度覺得難以處理的近親婚與多人婚。也算是護家盟無心插柳的功勞。

凡此種種,感覺哲學人似乎都很樂觀,彷彿無論怎麼針鋒相對,所有事情都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出一個彼此都能理解的程度。對此,朱家安沉默半晌,「不是因為我們做哲學,是因為我們是『局外人』。

「這樣講其實滿殘忍的,但的確如此。所以,如果我是同志,而且我很想和我的伴侶結婚,在現在的台灣,老實說,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身處局外,因為非關己身,才有辦法保持理智。說穿了,也是一種諷刺。「但我相信,現代民主社會大部分的不公平,受影響的人都是少數。也就是說,如果對於所有事件,每個局外人都願意關心,這個社會就會公平很多。

不在局內,無非是種好運;或許有時也必須是局外人,才能在沒有過多生活或情緒成本的狀況下,協助推動、實現那些關於美好社會的想望。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