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走進山裡,人的聯繫更緊密──楊世泰、戴翊庭《LIVE WILD山知道》

  • 字級


(攝影/趙豫中)登山夫妻檔楊世泰(左)和戴翊庭(右)(攝影/趙豫中)


問楊世泰(阿泰)和戴翊庭(呆呆)開始登山的理由,答案其實有點瞎。阿泰是為了精美的玉山登頂證書,呆呆則是聽聞嘉明湖有外星人,亟欲一探究竟。

2013年7月,兩人因參加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祭相識,第二次約會,阿泰就邀她上山露營,長年在台北生活的呆呆,直覺這人「有想像力」,儘管心中不無疑慮:「只有一頂帳篷嗎?兩個人嗎?」

步知道:PCT太平洋屋脊步道160天(隨書贈川貝母手繪「PCT步道全地圖」)

步知道:PCT太平洋屋脊步道160天(隨書贈川貝母手繪「PCT步道全地圖」)

LIVE WILD山知道:在山的面前我學會寬容、找回自在,對自己負責。從登山裝備、觀念、技術、路線,寫一本與大自然的相處之道

LIVE WILD山知道

自此他們成為彼此最好的登山夥伴,甚至一起完成了新書《LIVE WILD山知道》,以親身經驗,寫下關於登山裝備、技巧、觀念和路線的入門指南。

阿泰的父親是地方登山會會長,他追隨父親進入山林,迄今七、八年。儘管從老一輩登山客身上學到對山的尊重,建立基本觀念,但30年前,他們穿牛仔褲和雨鞋就豪邁上山,對照今日對裝備和材質的講究,實在不可同日而語。所幸阿泰是「裝備狂」,樂於考據、試驗,遇到真心喜歡的配備也會在部落格上分享,愈來愈多人向他討教登山裝備與穿搭策略,他才開始進行有系統的整理。

「剛開始爬山時是參考網路文章或工具書,但比較是教條式的,告訴你怎麼做、買什麼,比較沒辦法從一些實際狀況去判斷。」呆呆以第一次跟商業隊上嘉明湖為例,雖然行前有份裝備清單,但她對各項裝備功能一無所知,也沒有「輕量化」的概念,三天兩夜的行程,她背了近15公斤,愈來愈認識裝備後,竟可銳減至8公斤內。呆呆建議,「一開始能借盡量借,因為你不曉得爬完這次會不會就喜歡上爬山。很多人只看到相片裡的美景,不知其中艱辛。」阿泰也說,「兩萬元以內就可以上一座山,不夠就去借。這次捨不得買的,上山一兩次後,下次就捨得了。」

《LIVE WILD山知道》也敘及他們途中遭遇的狀況和當下的處理之道,有時可能因做了錯誤抉擇,將自己推入險境。藉此親身分享,無非希望後來者記取教訓。

歷經商業隊洗禮,也和朋友浩浩蕩蕩一道登頂,但比起一群人熱鬧歡騰,他們更喜歡兩人靜靜爬山,甚少交談,只專注在腳下與呼吸,呆呆說,「我通常會慢慢跟在阿泰後頭,那個感覺甚至比平時在城市裡一起吃飯看電影還親密。」

走在身後(攝影/高偉翔)爬山時呆呆習慣跟在阿泰身後(攝影/高偉翔)


阿泰說,「山上空間雖然很開闊,卻也很封閉,你會覺得兩個人是比較靠近的。你要依靠的就是身邊這個人,會對他產生一種依賴。你必須信任他,因為你的生命很有可能是交付在他手上。」早年爬山,阿泰沒想太多,總覺不過是一條窄路,走就是了。爬到後來,他反而愈來愈謹慎,因為知道無法預知的危險可能忽焉在前,連感官也變得敏銳,儘管不大聊天,只是專心的走,卻跟身邊的人形成一種無形的連繫。

「在山上很容易看出一個人潛在的個性,當人不必戴著面具面對上司、朋友,做回自己,這個人是自我或為朋友設想、孤僻或熱情,都無所遁形。」阿泰不諱言,有一部分的自己是自私的,「我要先顧好自己,別人有麻煩我才能照顧他,可是他終究還是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攝影/趙豫中)(攝影/趙豫中)

他們交往後不久,相約攀登合歡西峰,時值雪季,必須耗費更多精力與時間才能翻越陡升劇降的七八個大小山頭。阿泰突然出現高山症反應,但仍強忍不適堅持繼續走,攻頂時,一路跟在身後為他打氣的呆呆早已精疲力竭;當阿泰向她致歉,她竟說,其實顧不著自己多累,只想著如果他走不動了,該怎麼背他下山。回程時,就算疲憊不堪,呆呆也能苦中作樂,對著橘紅夕照與發光的星空興奮讚歎。看在阿泰眼底,這是極為難得的個人特質。「可能患難見真情吧,那天晚上就求婚了。」呆呆笑得甜蜜,但這件事也給他們很大的教訓,「即便是可以輕鬆完成的行程,一旦遇到高山症,任何技巧都幫不上忙。如果是現在,我們可能就撤退了。」

又有一回,他們去爬「黑色奇萊」,該地區山難頻傳,回程時呆呆身體有異狀,加上森林起濃霧,她幾度差點跌倒,而旁邊就是懸崖,幸好她順手抓住一旁的石頭或草,才免於危難。當下她很自然地跟拯救她的草和石頭道謝,自此也養成習慣,出了登山口便跟山道謝。

(圖 / 時報出版提供)

(圖 / 時報出版提供)靜靜爬山,專注於腳下 (圖 / 時報出版提供)


撤退比前進需要更多勇氣。這句話指的不只是登山,彷彿也在暗示人生。

30歲那年,阿泰辭掉工作搬回鹿港老家,休息大半年,盡情爬山、旅行;從事平面設計的呆呆厭惡老是得熬夜趕稿,想轉行卻始終沒有方向。直到兩人因爬山結合,又為了4月即將踏上PCT太平洋屋脊步道而雙雙中斷工作,人生才有了大轉彎。

(攝影/趙豫中)(攝影/趙豫中)

呆呆有嚴重懼高症,且心臟不好,醫生建議她不要爬山,「沒辦法,我就是很想很想爬山,可能潛意識裡很想改變現狀,當時最能直接改變的就是出門爬山。」問他們爬山後改變最大的是什麼?呆呆毫不遲疑地說,「變勇敢。」猶記得在嘉明湖2K時,高山嚮導示意回頭還來得及,但她決心撐下去,從那一刻,她的人生真正起了變化,跨出舒適圈;阿泰則是對自己更有信心,「如果我可以一天走18個小時,好幾十公里,在又累又餓又冷又熱又高山症不舒服的狀況下,用自己的力量走下山,那麼在面對很多事情時,自然會覺得沒有什麼好掙扎好困難好妥協的。就是一種自在吧。」

接近山的理由有很多,認識朋友、看美景、找自己。阿泰建議,出發就是了,不要只是空想,倘若半路遇阻就下山,下次準備更多再上去,「不要等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了才開始,有個朋友一直說還在準備,兩三年過去了還沒真的爬一座山。你的決心和意志力,比體力和財力都重要太多。」他說得直截了當,「台灣就是一個多山的國家,超過三千公尺的山有兩百多座,這是世界少有的資源,當然要多親近它。」

在阿泰和呆呆身上,我們發現,或許當初登山的理由微不足道,山卻傾其所有給了你未曾料想的啟發。看完《LIVE WILD山知道》,對山又是嚮往又是戒慎恐懼,山是老師,在它面前,每個人都將學到更多。

(攝影/趙豫中)(攝影/趙豫中)


★ 阿泰與呆呆的粉絲團 TaiTai LIVE WILD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