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好評.外文書

【好評.外文書】胡培菱:電影版《希特勒回來了!》引發的再思索

  • 字級


【好評.外文書】bn

希特勒回來了!

希特勒回來了!

2012年的冬天我與夫婿回德國省親,愛看書的姪子終日聚精會神地看著一本書,不時對著內容大笑出聲,這本書叫《Er Ist Wieder Da》。我不懂德文,但封面上那一撮分邊瀏海、由書名編排成而成的小鬍子,道盡了一切,任誰都看得出來,這是一本有關希特勒的書。

《Er Ist Wieder Da》從2012年在德國出版,其英文版《 Look Who's Back》直到2014年才在英國發行,美國讀者更是等到今年 2015年的5月才開始能在美國市場買到。雖然繁體中文版《希特勒回來了!》早在2014年5月就出版了,但隨著今年10月在德國推出同名改編電影,這本書又再次締造話題,引發討論,值得我們再次思索。

在背負著沉重歷史包袱的德國看到的有關希特勒的出版品,多是史實類的歷史叢書,旨在反省檢討記取教訓,絕無讚揚英雄化或粉飾太平;但這本《Er Ist Wieder Da》打破了所有關於希特勒的禁忌,挑戰了德國大半世紀避談希特勒的唯恐不及,因為《Er Ist Wieder Da》不只是一本以希特勒為主角的「小說」,還是一本(黑色)幽默小說。在全民揹負著一種原罪的德國,21世紀的今天,他們已經可以(被允許)從希特勒的陰影下走出來了嗎?納粹暴行已經可以拿來當作玩笑幽它一默了嗎?對於二次大戰已近幾無感的德國新世代,如何看待這位歷史上的大罪人?以及他們與他之間的關係?就是這麼多的矛盾、好奇抗拒的交雜與新舊世代對歷史的咎責差異,使得這本《Er Ist Wieder Da》一出版就衝上德國暢銷排行榜,並且居高不下好幾個月,國際版權賣給了28個國家,電影版權也很快被買下(台灣將於2016年4月上映,取名《吸特樂回來了!》)。

《吸特樂回來了!》電影中文版預告,2016年4/8上映


故事描述大家以為早已在1945年自殺的希特勒,突然於2011年在柏林的一塊空地中悠然醒來,他身上依舊穿著一絲不苟的納粹軍服,並且沒有一絲老去。他面對著迥然不同的21世紀的柏林,充滿他當年極度反對的多元人種和異文化,他深信自己被命運再次賦予了重責大任,那不可思議的時空快轉將他帶回現代,因為只有他能夠解救現在的德國,如同當年一樣。

因緣際會,重生的希特勒被星探網羅進入了電視公司做起節目,表演的當然是希特勒模仿秀,他的節目大紅大紫,因為從沒有一位模仿希特勒的演員能模仿得這麼像。所以他有了自己的辦公室,有自己的秘書,電視公司員工看到他都對他行納粹式的敬禮,敬稱他為 Führer (德文的「元首」之意,納粹政權大量使用之後現專指希特勒),有了自己的節目《希特勒說話了》(The Führer Speaks),他在節目中大談對現今德國的看法,就像提出政見一樣,並邀請各派政黨名人上節目與他辯論。他的節目被放上 Youtube 吸引成千上萬的點閱率,就這樣,重生的希特勒以更先進的科技直接向德國人民喊話,再度吸引了廣大的支持者。

故事最後,超人氣的希特勒受邀加入各個大大小小的德國政黨,並且還與出版社簽了約即將寫一本新書 (註一), 電視公司並為他的節目想了一個新口號,他認為這口號為德國的過去與未來做了一個最好的詮釋,他滿意極了,輝煌的政治前途儼然已經唾手可及。

這個新口號是: It wasn't all bad. (當年並沒有那麼糟)。

《希特勒回來了!》是德國作者帖木兒.魏穆斯(Timur Vermes)的第一本小說,他在接受訪談時說,透過這本小說他想探索的問題是:希特勒在21世紀的今天有沒有可能再度獲得人民的支持?而他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認為德國人妖魔化希特勒的最終原因是,可以說服自己「我們跟他不一樣」,把所有的歷史錯誤都歸攬到一個個人身上去承擔,但事實是當年希特勒的崛起也是透過民主選舉,所以與其說謀殺猶太人及所有納粹所做的惡行是希特勒的意願,更正確地來說是全德國人的意願;與其說是希特勒獨裁式地決定德國當年的政治路線,倒不如說是大部分的德國人民都太被他的領袖風格及魅力迷惑,太被他誓言將為一次大戰後委靡不振的德國帶來改變的承諾吸引,而選擇視而不見或盲目跟隨他偏激的政治理念。

從這個角度來看,Timur Vemes 的確是透過這本書問了一個重要的問題,花了60多年去妖魔化、邊緣化、噤聲化希特勒,合理嗎?正確嗎?無論妖魔化或是英雄化都是造神運動的一種,所以 Vermes 似乎認為:或許德國人應該做的是「平民化」希特勒,去破除他長久以來在德國人(及全世界人)心中所占據的那個魅惑地位。

問題是,我們真的能平民化一位歷史罪人嗎?平民化希特勒的同時,在讀者跟著重生的希特勒嬉笑怒罵,平凡過日子的同時,我們是不是不可避免地也平庸化了他所犯下的歷史錯誤?當重生的希特勒告訴21世紀的德國人說:「當年並沒有那麼糟」,這或許是德國人民與希特勒的和解,但這句話將當年被屠殺的成千上萬的猶太人置於何處呢?

所以說到底,德國人與希特勒之間能和解嗎?和解之後的德國人會變成什麼樣的德國人呢?在新納粹主義在德國蠢蠢欲動的今日,在歐洲難民潮沒有解答的此刻,這個「當年並沒有那麼糟」的訊息,刻意「去妖魔化希特勒」的訊息,似乎不是德國,或這個世界,現在最需要的。

Look Who’s Back

Look Who’s Back

《Er Ist Wieder Da》在德國出版經過了3年之後,小說改編的電影在上個月甫在德國上映,又掀起第二波熱潮,第一個週末還衝上週末票房冠軍,似乎與小說一樣受到歡迎。我那剛滿18歲的姪子也去看了,我們問他,這樣消費希特勒、開希特勒的玩笑好嗎?他聳聳肩說:

Das ist nicht so schlecht. (沒有那麼糟吧)。

然後我了解了這本小說成功的另一個含義與意義。Timur Vemes 寫《希特勒回來了!》或許是想要挑戰德國舊世代普遍性妖魔化希特勒的意識形態,以反其道而行的平民化希特勒製造一種話題。但對德國的新世代而言,他們與希特勒之間獨立於彼此而存在,價值觀獨立於彼此而運作。他們之間不需要和解,因為他們互不相欠。在妖魔化與平民化的二元辯證之外,這或許是更好的答案。而或許,只有這樣的世代切割與終結選邊站,才能再為德國人帶來完全的思想自由。


註一:歷史上真實的希特勒一生中唯一出版的書是《Mein Kampf》(英譯 《My Struggle》,中文譯為《我的奮鬥》),這本書至今在德國仍禁止發行,但根據德國出版法,本書版權將於希特勒死後70年,也就是明年2016年歸為公眾所有,德國政府及人民對於是否屆時解禁開放出版,至今仍在辯論中,尚未有定論。

作者 Timur Vermes《希特勒回來了!》作者 Timur Vermes (圖片來源 / theguardian

 


胡培菱
美國Rutgers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台大外文所碩士,政大英語系學士。主修種族研究、人權與文學、後殖民新殖民理論及世界文學。得過一個文學獎、一個碩士論文獎、部落格「萬事美好」獲全球華人部落格大獎評選為推薦優格。現任大學教師及專業書評家。一個德混血小美女的媽媽,相信孩子眼中的世界與書本,同樣需要大人們去思索與質問。專欄文章見於《The Big Issue》大誌、MOT/TIMES、《旅人誌》。譯有童書《不歡迎大象》。個人信箱peilinghu@gmail.com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 http://www.books.com.tw/G/ADbanner/2017/04/farther300.jpg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