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超展開數學教室》賴以威:數學很簡單,因為你不知道生活有多難

  • 字級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假設有一天我們去旅行。飛機失事降落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我們走散了,在草原尋找對方的蹤影。這時候,我比較有可能找得到妳。」
「為什麼,說不定是我會先找到你啊。」她賭氣地說。
「因為我身高1.7公尺,妳的眼睛大概位在1.5公尺高。我們各自能看見的範圍大概是4.53公里和4.38公里,只要沒有障礙物,我可以看得比妳遠150公尺。說不定我還會再長高到1.8公尺,那樣的話,我可以再多看130公尺。為了妳,我會長高的。」
「那答應我,你不能只是長高,還要練習跑步。」
「為什麼?」
「因為就算看到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還有4.53公里。你要趕快跑過來接我。」
——賴以威,《超展開數學教室》

高瘦帥氣的老師與青澀的男女同學,在教室內討論數學問題,但內容卻與一般有些不同,他們正計算搭訕成功的機率,這裡是賴以威的數學教室, 超展開的劇情正在心靈世界中上映。

超展開數學教室:數學宅X5個問題學生,揪出日常生活裡的數學BUG

超展開數學教室:數學宅X5個問題學生,揪出日常生活裡的數學BUG

《超展開數學教室》的前身是賴以威的專欄文章,有別於一般集結而成的科普書,他想有不一樣的嘗試,便將專欄中數學的部分保留,然後重新建立一個校園的架構,好更貼近學生讀者。所以初次看《超展開數學教室》的人,就算不懂數學,也會覺得其中角色的對話生動有趣,好像一本青春校園小說。「我希望讓國高中生覺得數學是有趣的,所以花很多時間設想生活情境,也發現原來很多事情都可以用數學來談。」於是,我們看到書中討論遇見Mr.Right的機率、什麼是最美的比例,甚至如打折是否划算這樣生活化的問題,這讓讀者輕易地進入一個討論數學的情境。

賴以威會開始從事「趣味數學」的推廣與父親賴雲台有關,「我爸本來是國小老師,退休後開始設計一系列趣味數學。他數學其實不算好,是接觸之後發覺其中樂趣,就瘋狂投入設計教材,還到各地演講。他覺得,連他數學那麼差都能發現數學的趣味,那小朋友也可以。」但人生中有些意外,畢竟無法以數字預測,賴以威說,「有一次我爸演講完很不舒服,結果發現是肺腺癌末期。但他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更積極的推廣,並且想找其他老師來接棒。」看著父親疲病的身軀與執著的精神,賴以威受到了刺激,「即使我數學不差,但我一開始並不覺得數學那麼有趣;當父親過世後,我很遺憾沒有幫到我爸,就想那推廣趣味數學的志業就由我來接好了。」

這不僅是遺憾的心情,讓賴以威能在趣味數學的推廣中持續發光的,除了數學教育本身的趣味,更有爸爸業已燃燒的熱情在背後支撐。「我記得有一次去北京,我爸都沒去紫禁城、萬里長城,反而猛逛書店,抱了一堆數學書回來。後來我整理他的書,發現數學的書竟然有兩三千本。」當賴以威這麼說時,他的父親並不真的遠去,因為翻開每一書頁,都有父親的面容映照著他。更重要的是,在思考是什麼驅動著父親如此投入的過程中,他發現了推廣趣味數學的信念。

然而,相對於父子的熱切,現實卻是冷漠的。「我爸當時並不怎麼被看好,我曾問他,如果會被人冷落,為什麼還這麼拚?他只是說,就習慣了。」講到這裡,賴以威停下來,說要喝口咖啡,有些情緒就在喉嚨當中,然後他說,「我想證明這些事情是可以做的。」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當賴以威實際開始推廣趣味數學,他發現台灣現在數學教育的問題。「老師可能疲於趕課,或有其他原因,我們的課程談數學趣味性和實用性的比例太少了。」TIMSS(國際數學與科學教育成就趨勢調查)曾經指出,台灣學生的數學程度很好,但對於數學的興趣和信心卻非常低落。「所以我們的學生是一群技能很強,卻不感興趣的學生。這最後還是會對數學的程度產生影響。」

賴以威認為,教學中應該有一些時間,讓人了解為什麼我們應該學習數學,還能夠去玩它,至少讓小朋友先不討厭。或是找一些專業人士,譬如建築師、設計師來談如何實際使用數學。過去並非沒有人做趣味數學的教材,但知道的人仍然不多,「我的做法就是利用臉書,也會寫專欄。另一個有效的推廣方式是跟時事結合,譬如我最近談紅包的文章,我很驚訝竟然有那麼大的迴響。 」

貼合生活的教學並不只是為了宣傳,還有教育上重要的理由。他引用台大教授葉丙成的教學觀念:要成為好老師,要先知道心目中的理想學生是什麼樣子。那麼,賴以威理想的學生又是什麼樣子呢?「我認為最重要的能力是:要知道自己對哪些知識有興趣,要有自己的目標,並想去了解達到這個目標的方法。這背後很重要的是『動機』,應該花很多時間去提升動機,至於學到哪些知識反而是次要的。」他提起了小時候的經驗,「以前我常常會花一個下午解一個題目,如果解不出來,下禮拜再繼續。從很困難到自己可以解出答案,不僅會有成就感,還讓我比較能耐著性子去看一個問題,自己建立一套推理的邏輯。」

對賴以威而言,數學是一種思維方式,可以在生活中發生作用,「數學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它會變成我解決問題的方法。譬如家人最近正在討論是否要買房子,長輩會的觀念總是覺得租不如買,很難讓他們了解其實買房有時並不划算。但後來我發現可以利用數學直接將相關的變因考慮進去,然後算給他們看。」或之前新聞報導國中會考作文總是提到阿公阿嬤過世,我們直覺上覺得未免太誇張,但是賴以威以數學來驗證後發現,以今年28萬考生來說,確實有19萬考生與祖父母告別。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賴以威也深知生活中很多事無法以數學分析,但這並不代表數學無用,「很多人完全以直覺來處理事情,所以碰到少數得用數學分析的問題,就會覺得難。奇怪的是,人對於直覺的標準很寬鬆,認即使直覺無法百分之百正確,仍然願意相信;對於數學卻很嚴苛,彷彿數學一定要給出最精確的答案,不然就沒有用。對我而言,數學雖然不一定能直接解決問題,卻是個接近答案的方法。」正如他所喜愛的數學家約翰.馮.諾伊曼(John von Neumann)的名言:If people do not believe that mathematics is simple, it is only because they do not realize how complicated life is.

最終,人們必須認知到數學是一種解決現實問題的方案或說參照,就像對於想用數學跟女生搭訕這件事,賴以威笑說,「除非你能跳過繁雜的計算過程,在一兩分鐘講完,不然女生也不會理你。」但是如果看過《超展開數學教室》中的貝氏定理,我們就會知道當掌握越多資訊,在期望值不變的情況下,可以慢慢把誤差縮小。也許我們不會找到最理想的情人,但卻可以無限的逼近,這就是愛情美的地方,是數學迷人的地方。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