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原研哉╳聶永真:緊張感與神經質,紙的無限魅力

  • 字級


SUBTLE:纖細的,微小的 The 47th TAKEO PAPER SHOW

SUBTLE:纖細的,微小的 The 47th TAKEO PAPER SHOW

由日本竹尾紙業株式會社舉辦以「紙」為主角的「TAKEO PAPER SHOW」,自1965年起,至今已是第47屆。本屆展題定為「SUBTLE」,意即「纖細的,微小的」,不僅第九度委託日本中生代國際設計大師原研哉擔任策展人,亦將此次展覽概念與作品集結為同名出版品《SUBTLE》
展覽經過2014年5月東京、12月大阪後,第三站來到台北。藉此難得機會,OKAPI邀請原研哉與聶永真透過展覽主題進行對話,談談他們對紙的堅持與迷戀。


 

(攝影/李盈霞)TAKEO PAPER SHOW」策展人原研哉(右)與對談人聶永真(攝影/李盈霞)


〔策展人〕原研哉
生於1958年。目前的設計工作專注於將產業文化的各種可能性視覺化,以孕育出嶄新的覺醒。2002年起擔任無印良品藝術總監;2012年起擔任代官山蔦屋書店藝術總監。曾經策畫竹尾PAPER SHOW的「RE DESIGN」展及「HAPTIC」展。此外,也主持過「SENSEWARE」、「HOUSE VISION」等展覽計畫,藉此提出許多引領時代價值觀更新的關鍵字。2009-2011年於北京、上海等地舉辦了大型的個人巡迴展,活動足跡遍及全世 界。著作包括《欲望的教育:美意識創造未來》《白》《SUBTLE》

〔對談人〕聶永真
「永真急制」負責人,設計範圍包括書籍裝幀、唱片包裝、劇場文宣、商品設計、影展視覺。AGI 瑞士國際平面設計聯盟的第一位台灣會員。出版有雜文集《不妥》,作品集《Fw:永真急制》《Re_沒有代表作》《#tag沒有代表作》



OKAPI:可否先請兩位簡述自己與「TAKEO PAPER SHOW」的淵源與認識?

原研哉(以下簡稱「原」)這是我第九次擔任「TAKEO PAPER SHOW」的策展人。第一次接下這份任務時是1989年,那時我才剛滿30歲;此後連續6屆到1994年,接著分別是2000年、2004年,以及2014年這一屆。

在我之前,「TAKEO PAPER SHOW」都只是單純地展示與介紹紙樣。當我有機會策展,我希望能夠透過展覽,讓更多人看到紙的多元運用以及各種可能,便決定改變方向,除了「紙」之外,另外加入一個並行的主題,且廣邀各界藝術家、設計師,一同來進行紙的創作,也就成了其後展覽的固定形式。每次策展過程我都是邊學邊做,從中獲益匪淺,成長許多。

這次策展與前一次相隔十年,幾經思考,我決定回歸原點,針對「紙的本質」來進行展覽企劃。相較於十年前,現在已無庸置疑地進入了高科技電子時代,在手機、電子書的快速發展之下,我們常常看見關於「傳統紙張即將遭到淘汰」的討論。但我認為這是根本不能相互比較的東西。紙是不可能被取代、被淘汰的。紙不只是印刷的載體,它有它更本質、更原初的意義在。所以我想藉由這次的展覽更進一步廣布這個想法,刺激大家的好奇:紙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它不只是拿來印刷,不是這麼單純的東西。

(攝影/李盈霞)(攝影/李盈霞)

五感の覚醒五感の覚醒

聶永真(以下簡稱「聶」)我是從2004年《TAKEO PAPER SHOW:HAPTIC》書上知道,但一直沒能真正看過這個展。以前可能還太年輕,看到展覽作品的照片只覺得很精緻、很完美,無法和實體展覽直接連結。這幾年和竹尾紙業多有接觸,他們數度傳達、邀請我去看展,但都因為工作無法成行;及至去年入手《SUBTLE》的日文版,更加強烈感受到這場展覽和紙的關連,就更想親身體會紙的張力。

原:這次以「SUBTLE」為命題,回到紙的本身。紙是一種容易弄髒與損壞的東西,一張紙放在你面前,完全展示著它的脆弱與纖細,會引起人「想要做點什麼」的意欲,一種緊張感。紙就是有這樣的能力。

不論我們是用筆在一張白紙上畫一條線也好,或是折一道痕跡,一旦做了,紙就不再是原來的樣子了,所有施加於紙上的行為都是不可逆的,這是紙很重要的特性。就像一腳踩上光滑的雪地,或者是在靜寂的音樂廳裡,演奏者按下琴鍵或拉動琴弓發出的第一個聲音,那個剎那,就是你在一張白紙點下去的剎那。是那樣的張力。

人們面對一張白紙,可能是書法家寫毛筆字,或是作家寫作、詩人寫詩,你或我寫一封情書等,紙都是一種觸媒,足以觸發人類的創作慾望。如果沒有紙,人們可能就不會有纖細的感官,人類的文化也無法傳承、累積至今。

聶:您在《SUBTLE》書序中談紙,講的完全不是技術,而是一種感覺、一種哲學。很像是作家在討論文學,或是哲學家在討論哲理。

原:我想是因為我們都是平面設計師,就更可以理解當中的想法。

聶:當我看到「SUBTLE」這個命題,雖然翻譯是「纖細、微小」,但我第一時間投射到的狀態是「神經質」,一種設計師對紙的偏執感應。我相信任何一個成熟的設計師,即便只給他一疊紙,不給他任何文字,要他裝釘成冊,他還是可以將它做成一份設計品。設計師對紙就是有種異於常人的感覺,我們可以從中讀到非常微妙的,屬於那個設計師的「氣」。

(攝影/李盈霞)(攝影/李盈霞)


原:
當你面對一張白紙時,你的心的確就會變得很纖細、很敏銳。假設要給予某人一股強大的刺激,你可以突然發出一個巨大的聲響,或給他一種從未看過的事物,引起他的驚嘆。或者,你也可以讓這個人的心思沉靜下來,讓他的感官敏銳度提高到原本的十倍、百倍,然後給他一點點小事物,絕對能讓他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差異。我相信所有人都有這種能力,只是現在世界充滿了太多不上不下的刺激,讓每個人都疲乏了。紙所具備的緊張感,始終是我認為最迷人的特質。

聶:人若是在無擾的狀態下看到一張紙,即使只是把它折上一角,光看折痕都能看得出神;或是撥動紙張聽紙的聲音、反覆觀看不同紙張的色溫差異。在這種專注的狀態下,很多神經質就這樣產生了。也就是先激起你細微的敏感,再放大到極致。

(攝影/李盈霞)(攝影/李盈霞)


OKAPI:兩位認為「紙」與「人的生活」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原:如果沒有紙,我們的環境與生活是完全無法成立的。以日本而言,自古以來傳統的住宅房舍,是由木頭與紙建構而成的。日本的屋舍空間常以一道道和紙木門間隔,既可透光,又可遮蔽;但是紙相當脆弱,一不小心碰撞到就會破損。在這樣的空間中居住,讓日本人培養出小心謹慎的民族性,這與紙有很大的關連。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使用紙的方式、面對紙的態度,很有可能就此決定其性格。

聶:紙的存在對我來說是非常理所當然的,我無法想像沒有紙的世界是怎麼回事。與其要說紙和人的生活,不如來想像沒有紙會如何。

原:如果沒有紙,我想世界應該會變得更暴力吧。紙是讓人們能夠沉靜下來的重要元素,面對一張紙,人會變得較為沉穩與理性。

聶:而且紙的產生和大自然息息相關,有大自然才有紙。如果紙不存在,代表能夠產生紙的素材如樹木、水等大地元素都沒有了。我認為那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OKAPI:兩位從事設計以來,在紙的運用與發揮上,最特別的一次經驗?

原:那還是要說回1989年第一次企劃「竹尾展」,真的相當興奮。當時只要想到可以用紙做任何事情,就覺得興高采烈。腦子裡充滿著「真的可以這樣做嗎?」的想法。其後6年,每天想的都是和紙有關的事情,自己的創作意願也很高。

聶:去年接了一個唱片設計案,我決定在紙上做電繡。一般我們都是將油墨落在紙上,但這次是將實線抓在紙上,不僅破壞紙面,也讓紙張承載另外一種可觸摸的物理物質。細看還可以看見落線的起伏、針戳穿的孔洞與凸起。

(攝影/李盈霞)(攝影/李盈霞)


OKAPI:原研哉先生在策展時會根據邀展的創作者專長與特性給予建議。假若邀請聶永真先生參展,您會給他什麼題目?

原:方才聶永真先生提到關於「沒有文字的紙也能做成一本書」,我想請他用這個概念做出三本無印刷白本書。一本不夠,要三本。三本白本書,勢必會有尺寸、厚薄、材質上的分別;同時存在於一個平台上,會讓觀者有更多的想像,甚至期待──如果這樣的白本印上字或圖,會是什麼樣的書呢?

聶:那我第一本會做尺寸非常小、但厚度非常厚的白本。微型書本還算常見,這次的展覽作品也有。但印了圖文的書本與白本,給人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白本可以讓你更專注地看見書體本身,我想那是很有味道的。

第二本我想用很薄很薄的紙來做。很薄的紙很難使用,但做起來一定很美。至於第三本……現在一時還沒想到。

原:啊……那假設這兩天來得及做好,請您直接放到展場裡。

OKAPI:原研哉先生初次策展時30歲,聶永真先生現在38歲。同樣在30多歲的年紀,假若「TAKEO PAPER SHOW」要到台灣辦展,邀請聶永真先生擔任台灣場策展人,您會在台灣的設計基準點上,用什麼主題來策展?

聶:我想到兩個題目。基於台灣的氣候特性,第一個題目是「潮濕」,想看看設計師們會讓紙在潮濕的狀態下,展示出什麼樣的呈現。另一個題目是「中性」,請設計師們捨棄自己慣用的手法,在不表現設計的「無狀態」底下,來展現紙的本質。

原:這兩個命題都很特別,如果有機會落實,一定很有力量。尤其是「潮濕」,這是日本比較沒有的氣候特質,我會很好奇台灣的設計會如何表現。「中性」也很有趣,當中有非常多的想像空間,又可以和「中庸」相互連結,是一種很巧妙、很剛好的平衡感。

OKAPI:原研哉先生一再強調紙是不可能被取代、被淘汰的。關於紙本書與電子書的討論,您的想法是如何?

原:的確,當今的世界已經不能沒有電子媒體,現在也正是步入高科技人工智慧的時代。事實上我自己很喜歡電子媒體,也從事過不少相關設計,但這些和傳統紙張印刷、紙本書,我認為完全是兩回事。其實電子書根本不需要模仿紙本書的閱讀形式,大可以去發揮它在科技方面自有的特性,而紙與紙本書絕對不會消失。透過這個展覽,我希望讓大家找回對紙的認知,喚回「原來紙是這樣子的啊,難怪我喜歡它」的記憶。我始終認定:每個人都是喜歡紙的。

(攝影/李盈霞)(攝影/李盈霞)


〔展覽訊息〕(已結束)
PAPER SHOW "SUBTLE" by TAKEO CO., LTD.

策畫|原研哉+日本設計中心原設計研究所
日期|2015/5/13(三)~5/17(日)※免費入場
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紅磚六合院西1、西2館
網址|www.takeopapershow.com





延伸閱讀  平野甲賀×葉忠宜:畫下文字的風景,字設計的魅力


您的作品以手繪為主,那麼也會因應時代潮流運用不同工具嗎?走過活字、寫植、電腦時代,您覺得各個時代有什麼不同?

平野:其實我不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有多麼了不起,但回首一看,現在好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手繪字傳統江戶時期就有,我們還走在中間,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將來的環境也可能會改變。

不過來到台北後發現到處都是漢字,看了好開心。大家為了宣傳自己的行業、買賣,拚命用不同字體表現自我;日本在江戶末期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代,進入電腦時代之後這些各異其趣的東西少了,大家開始使用工整的電腦字,我覺得有些乏味,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珍惜街頭這些充滿個性的字。                                            ......繼續閱讀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