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狗媽媽深夜習題》林憶珊:愛媽都很怕出門,因為又會看到需要照顧的狗

  • 字級


(攝影/趙豫中)

「很多『愛媽』養了幾百隻狗,突然死在狗場,沒人知道,最後才被志工發現,這也是社會上對愛媽的刻板印象:髒兮兮、無理取鬧、窮、可憐。」林憶珊口中的「愛媽」,不是站在校門口協助孩子過馬路的愛心媽媽,而是在深夜穿梭街頭餵狗、甚至自建狗場收容流浪狗的愛心媽媽,她們的愛不比前者少,卻愛得很辛苦。

狗媽媽深夜習題:10個她們與牠們的故事
狗媽媽深夜習題:10個她們與牠們的故事
《狗媽媽深夜習題:10個她們與牠們的故事》作者林憶珊是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長,從大學時開始踏進動保界的她,將愛媽的照顧圖像與社會處境寫成碩士論文,後又將論文中的愛媽觀察與訪談出版成書,她想做的,就是幫這些「顧人怨」的愛媽發聲。

「大學時,我到建國花市認養了一隻狗,雖然後來沒辦法無法養,但認識了一群愛媽,看到她們被趕來趕去,只為了送出一隻狗。」那是林憶珊第一次接觸愛媽,雖然自小喜歡狗,但並未特別在意流浪動物問題,這群愛媽讓她知道,原來有這麼一個動保世界,有這樣一群人在做這件事。

有些愛媽忙於街頭餵養,有些愛媽自建狗場收容流浪狗,林憶珊則是和朋友搭檔,日以繼夜到處抓狗結紮,她笑說,「那時候整個世界就是牠們,我還特地學了吹箭好抓狗,幾乎投入所有薪水,算一算,大概結紮了幾百隻狗。」那時林憶珊走在路上,看到的狗無關乎花色年紀品種,她只想著怎麼抓去結紮。

書中一名愛媽「毛毛」形容:「這就好像得病,癌症末期沒藥救了,細胞一再擴散,即使切除了,癌細胞還會再增生……」林憶珊也曾陷入那樣的瘋狂狀態,連家人也無法理解,不只是她,許多愛媽無論再辛苦也不忍停止餵狗、撿狗,「我知道沒辦法阻止她們,沒有狗場、純餵養的還不算可怕,就是經濟上的負擔;有狗場的,只能勸她們不要再收狗了。」

林憶珊提到,愛媽最煩惱的問題就是每個月幾萬元、甚至十多萬元的飼料費,畢竟不是每位愛媽都有能募款、募飼料的社交能力。此外,社區是否支持是壓在愛媽心上的大石頭,被阻止、威脅不能繼續餵,或餵養的狗突然消失或帶著傷出現,都是愛媽難以釋懷的牽掛。

「為什麼大家都覺得愛媽苦?因為愛媽被新聞報導或在網路上曝光時,往往都是必須搬家、急需土地、病重需要志工協助、即將斷糧……幾乎要走上絕路了。」 林憶珊說,成為愛媽是一條不歸路,從此無法對流浪動物沒有感覺,愛媽都很怕出門,因為一出門又會看到需要餵養的狗、需要照顧的狗。

愛媽都很擔心,自己倒下後,狗怎麼辦?書中愛媽「可卡」雖然經濟拮据,但買了壽險、醫療險、防癌險,她預計將受益人指定為動保朋友,希望能有人協助處理狗的善後。愛媽「嘟嘟」則打定主意狗場不再收狗,與其死了交給別人處理,不如自己親自送走每隻狗。但她們畢竟是少數,更多的愛媽沒有能力規劃,過世後留下滿園子的狗,成了連政府也不願意處理的問題,最後狗只能分散送到其他早已無力負荷的私人狗場,「那環境可能比政府收容所還差,但至少沒有生命期限。有人說這樣的狗場是虐待,但大環境逼著她們收容太多,哪位愛媽不想提高收容品質?政府應該結合民間動保力量一起輔導與協助。」林憶珊說。

林憶珊-2
(攝影/趙豫中)

林憶珊在書寫愛媽生命故事的同時,也為愛媽發出心聲,「很多人不准愛媽餵食,抱怨越餵越多,但愛媽是定時定點餵,棄養者則是丟了就跑,民眾歸罪愛媽,卻不怪棄養者是什麼道理?禁止餵食難道不是抹煞動物的生存權?大家都說收容所不應該撲殺動物,卻不接受動物出現在自己眼前,難道城市只允許人類一種生物活動?」

書中十位愛媽各有不同遭遇,也點出台灣流浪動物各種艱難處境與動保政策的漏洞,例如公家一年四季放置誘捕龍,被抓到收容所的狗大多是可自由活動的家犬;工廠逢年過節休假,廠房前的狗只有愛媽幫忙餵食;看門狗天天風吹日曬,愛媽送水、清理環境、向公部門檢舉,卻換來「騷擾民眾」的結果;非品種狗認養乏人問津,愛媽只好花大錢將狗送出國認養等等。

不過,也不全是讓人沮喪憤怒的情節,愛媽「博士」經濟狀況不差,一家人住在郊區高級別墅,家人雖然心疼她照顧狗場辛苦,但並不反對,甚至家族活動配合她的餵狗時間。而愛媽「可卡」就住在狗園裡,沒有冰箱、冷氣、衛浴,她就用鐵架和一片薄木板搭起床,其他僅有的家具是幾張木椅和一個洗手檯,唯一的娛樂是一台電視,但她卻感謝狗教會了自己獨立生活,比起過去收入豐厚的日子,現在她更知道生命與生活的價值。

「阿基歐」是林憶珊最後一位採訪的愛媽,也是讓她感觸最深的人,「有些愛媽的擔子太重,連到狗園摸一下狗都沒時間。但阿基歐非常喜歡動物,單純想跟動物相處,可以和狗一起躺在河堤草皮上睡覺,一個下午只幫狗抓跳蚤也很開心,雖然辛苦,她卻不覺得犧牲了什麼。」

林憶珊觀察,投入動保的年輕新世代,比傳統愛媽更有發聲、籌募資源的能力,不再是往昔刻板的愛媽形象,她期待這鼓勵力量不只專注於餵食與結紮,還能思考流浪動物問題源頭、繁殖場管制、動保法修法等議題,以更有智慧的策略,改善流浪動物現況。

當前種種動保議題,林憶珊認為,根本問題在於狗被當成「工具」,唯有透過教育才能改善,她希望學校生命教育能不只是自殺防治、性別議題,還要納入動物保護,及早建立起尊重動物生命的價值觀,「如果你能改變一個人從小對動物的看法,建立對動物尊重、同理的能力,那麼他就能包容動物生活在自己眼前,接受城市不只有人類能夠生存的事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願牠們都有一個家,讓我們陪牠終老

與動物建立互相信賴的關係何其美妙,無論是家裡的寵物或是浪浪,都有一群人付出無盡的愛心與耐心,打造過著「有對方真好」的生活。

14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