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跟慾望搏鬥是一種病》侯俊明:放肆但不失控,是藝術家跟瘋子的差別

  • 字級


侯俊明-1
(攝影/但以理)

50歲的前衛藝術家侯俊明,笑起來像個孩子。他是嘉義六腳人,早年會在畫作上署名「六腳侯氏」,最近他買下一座小山,古地圖上名之「禁山」,「禁山侯」便成為他的新稱號。他的作品以大型木版畫、裝置藝術為主,直面情欲,批判偽善,勇於衝撞禁忌。版畫作品《搜神記》曾於香港佳士得拍出1100萬元台幣,一度創下台灣當代藝術作品最高價紀錄。

跟慾望搏鬥是一種病:侯俊明的塗鴉片
跟慾望搏鬥是一種病:侯俊明的塗鴉片
而成名之前必須熬過漫長的困頓,面臨創作的停滯,塗鴉、曼陀羅、自由書寫成為侯俊明的療癒工具。其新書《跟慾望搏鬥是一種病》是原子筆塗鴉,創作靈感就來自報章雜誌,不挑食不多想,吸引他的就立刻吸收。對他來說,創作就像浪潮,一波一波,有起有落。「我需要長時間的工作,接著休息,才能醞釀下一個作品。『創作』好像在準備一篇演講,而『塗鴉』像是聊天,也較具私密性。」

不同的工具可以帶來不同的工作狀態,選擇原子筆是因為方便直接,隨手就能畫。而畫曼陀羅時,侯俊明則使用蠟筆,「因為蠟筆是『觸覺型』的材料,需要用力,它能帶動情緒感受,也容易回溯童年跟記憶。」這幾年,他準備搬遷工作室,擔心大型創作會耽擱搬家行程,遲遲不敢做新作品,隨之而來的,是「無法創作」的不安,兩難的狀態下,塗鴉成了最沒有負擔的創作。不預期會在什麼時候看到什麼,他隨身攜帶紙筆,隨時準備捕捉,到任何地方都可以畫。

「現在是大量資訊互相交融的狀態,資訊爆炸時代就要充分利用資訊,」侯俊明笑言,「我書裡大部分作品都是『抄』來的。」離群但不索居,資訊干擾對他來說有其必要,否則便會陷入停滯,無預期的刺激對創作反而是種幫助。「所以我很喜歡開車,一個人很專注,獨立密閉不受干擾,窗外又有不斷的視覺變化。車子的震動感會令人進入催眠狀態,會有靈感湧現。」

鏡之戒:一個藝術家376天的曼陀羅日記
鏡之戒:一個藝術家376天的曼陀羅日記
侯俊明的人生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陷入低潮,觸媒來自外在或內在,亦需以不同的方式幫助自己,他之前找到的方法就是畫曼陀羅。「圓有特別的力量,把能量收進來,在圓裡面放肆,但不失控。就像是藝術家跟瘋子的差別。」他補充,「人生各階段有不同的痛苦,40到50歲對我來說是事業,必須在這年紀達到高峰,過這階段就沒希望了。當開始累積社會資源,可以做點什麼事情,壓力就來了。」如果說50歲前是不斷捕抓東西的過程,以此為分界點,之後就要練習丟棄,否則背後的東西會拖住腳步,他給現階段自己的功課,是整理和丟棄。

他容易焦慮,於是想辦法尋求各種抵抗之道,有段時間他進工作室會先寫信給朋友,使用的工具是毛筆。說是寫給朋友,卻像在對自己說話,透過毛筆書寫,一字一句安撫自身的焦慮。因為之前工作室在山上,他也喜歡過拔草,「我創作的前中後都會去拔,不用腦筋,是很滋養性的休息,像是逗點。」那特別焦慮的時候,會需要省著點拔嗎?侯俊明笑答,「山裡草很多啊!」

侯俊明-2
(攝影/但以理)

買下禁山之後,去山裡餵雞鴨鵝魚成為他一天中很重要的行程。「就像有人養貓養狗一樣,面對活生生的生命,能為你帶來很大的滋潤,還可以找找看哪邊有蛋可以撿。」與大自然交流,讓他轉換掉許多焦慮,拔草的行動後來也替換成割草。「大概傍晚,我會揹着割草機去割草,那很過癮,有種暴力的快感。當然你也可以有其他紓解方式,就像有人是靠購物來轉換壓力。」

儘管創作總伴隨著焦慮,但他坦言,事業上的焦慮已逐漸消退,接下來的創作,對他來說是順勢而為。「我在40歲之前其實已經很滿足了,在年輕的時候已經盡情地燃燒過自己。之後即使不創作,也不覺得遺憾。」侯俊明語氣平緩地說。


〔給年輕藝術家的建議〕
侯俊明:不能猶豫。可能有人會想說,我先工作,先賺錢再來做創作,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創作是隨時隨地都在發生的,是沒有假日的,隨時都在工作、也隨時都在玩,是交織在一起的。有工作又要創作,其實是煎熬。

我年輕的時候會借錢,朋友給我三千、五千的資助,這是比較可行的方式。或是找贊助者,那你本身的企圖要明確,別人才會幫助你。勇敢地把自己站出來,心意要明確。明確不是堅持,一有堅持就不對了,因為不對的事才要堅持。像是音樂家一天練十幾個小時的小提琴,他一定是樂在其中,不然這些時間怎麼熬。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