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祕密:解放》瑪麗.艾德琳:希望讀者的性幻想有更多火花

  • 字級


瑪麗.艾德琳-1
©Virginia MacDonald(圖片提供/愛米粒出版)

瑪麗.艾德琳(L. Marie Adeline)
祕密I:解放
祕密I:解放
曾是加拿大CBC電視臺資深節目製作人,目前為全職作家。現居加拿大多倫多。作品有小說與非小說類,以本名Lisa Gabriele發表的著作有《The Almost Archer Sisters》《Tempting Faith DiNapoli》等書。《祕密I:解放》是瑪麗.艾德琳的第一本情慾小說。雖不同於以往的小說和個人散文創作,但她之前的文學小說中,就常以探索女性的內心世界、恐懼和愛情為主題。而在她的個人散文裡,對於「性」的議題,也都一直相當坦誠。

2012年的德國法蘭克福書展,各國文學編輯一看到
《祕密I:解放》當時只有99頁的未完成書稿和寫作大綱,大為驚艷,紛紛搶標,並一次簽下兩本書的合約。《祕密I:解放》在加拿大出版之後,馬上擠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榮登暢銷榜第一名寶座。


Q1. 是什麼因素讓妳決定寫情慾小說?
瑪麗:我得老實說,我在開始寫《祕密I:解放》的前一個星期,我都沒想過我會寫情慾小說。事實上,應該說從來沒有這個想法。對很多小說家來說,要去寫關於性的題材,是很困難的,包括我也是。畢竟,性是如此個人。

有些時候,我會試著拋開我那過於小心和容易自責的感覺,而《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作者E.L. 詹姆絲做了件驚人的事,就是她讓其他作者發現,市場上對於情慾這個題材的胃口相當驚人,然後我覺得用這個時機來寫一本大家會想要看的書,就如我想寫一本會被反對的書,然後期望別人會去閱讀的感覺是一樣的。幸運的是,我從寫作《祕密I:解放》的過程中得到了創作的滿足感,若不是如此,我沒有辦法完成它。

Q2.《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系列作品對妳的寫作有什麼影響嗎?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
瑪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像是一台Zamboni 磨冰機,因為它磨平了原本充滿凹洞的冰地,所以我才能在它所經之處,安全地滑著冰。我欠她這個恩情。她也做了一些非常卓越的事,讓大眾在這些會令人臉紅心跳和大汗淋漓的故事情節之間,承認這是愛情故事,而這肯定影響我寫作的態度。

Q3. 妳常看情慾小說嗎?
瑪麗:不常,其實從我從青少年時就不太看。我當時看的都一些經典的作品,如《閣樓裡的春天》(Flowers in the Attic)《顧忌》(Scruples)《永遠的琥珀》(Forever Amber),與凱瑟琳.渥迪威斯(Kathleen E. Woodiwiss, 1939-2007)的所有作品。我愛這些題材。我喜愛的詩人是肯尼斯.帕琴(Kenneth Patchen, 1911-1972),他為他的妻子寫了一些邪惡的性愛題材。我常重讀他的作品。

我喜歡文學小說裡美好的性愛場景,當我是Nerve.com網站的固定專欄作者時,甚至曾在網站裡寫了一篇很長的控訴文章,就是那些年輕作家的小說裡,肉慾性愛場景所缺乏的深層內容。我不確定我的看法是否完全精準,但我收到許多的回響。我也曾為《Vice》雜誌寫過專欄,這是一本漂亮又性感的期刊,至少大約在1999至2002年這期間我為它寫作時是如此。

Q4. 妳現在的床邊讀物是什麼書?
瑪麗:我很想回說是一連串的色情文學,雖然《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有一陣子自然是我的床邊讀物。我剛看完葛雷絲.科丁頓(Grace Coddington)的自傳《葛雷絲》(Grace)。我非常喜愛,我太愛她了!而愛麗絲.孟若(Alice Munro)《Dear Life》就像可口的點心,讓我忍不住往下探究,現在她用一種冷酷、挖心刺骨的方法在寫關於性愛的作品。如果你想要真實的題材,沒有什麼比對立的性愛幻想更好的了,也許朱諾.狄亞茲(Junot Diaz)除外,這男人描寫的性愛場景根本就旁若無人!

但最近一年我看過最棒的文學小說是派崔克.德威特(PaickdeWitt)所寫的《淘金殺手》(The Sisters Brothers)。然後是《Commit to Sit》,這是一本關於冥想練習的散文,不過我只有閱讀,沒有真的冥想打坐。

Grace: A Memoir
Grace: A Memoir
Dear Life: Stories
Dear Life: Stories
This Is How You Lose Her
This Is How You Lose Her
 
淘金殺手
淘金殺手
The Sisters Brothers
The Sisters Brothers
Commit to Sit: Tools for Cultivating a Meditation Practice, from the Pages of Tricycle : The Buddhis
Commit to Sit

Q5. 妳從哪裡得到《祕密I:解放》的概念靈感?
瑪麗:這是眾多靈光乍現的其中一個。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瘋狂,但卻是千真萬確。當時我正和我的編輯談到《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現象,然後她說如果我有寫這類小說的想法,就直接寫出來吧,她會樂意幫我看看內容。她說,如果寫得不錯,他們就有可能出版這本小說。在讀者對於新情色小說的胃口是如此強烈的當下,我怎麼能拒絕這個挑戰呢?當時我正試著完成一部企劃式的商業指南書,寫這本書的想法讓我頓時找到機會離開了那惱人的地獄。然後「凱希」,我的女主角出現了。在某種程度上,這本書就是這樣勇敢地誕生了。

Q6. 如果用一句話概述妳的書,妳會如何介紹?
瑪麗:一個由一群充滿生氣的女人所組成的祕密團體,替一位可悲又孤獨的女服務生,完成她的十大性幻想。安排她與火辣又富有技巧的男人們,一同經歷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性愛,這些男人幫助她瞭解自己最狂野的幻想(哇喔!)

Q7. 書中這個秘密社團是根據現實哪個團體而來?妳認為這社團可能激勵幾個人從此處開始嗎?

S.e.c.r.e.t.: An Erotic Novel
S.e.c.r.e.t.: An Erotic Novel
瑪麗:這是我的編輯和我開的祕密玩笑,人們也許會從他們自身所擁有的「S.E.C.R.E.T.」社團開始被激勵。除了「S」代表「安全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明其他的。我對於任何事物是有步驟地達到修正、改變或復原,深深著迷。

我知道人們會借助團體的協助,度過他們想要克服的問題,不論是戒菸、過度飲食、悲傷情緒或是酗酒之類的問題。當我在設立S.E.C.R.E.T.時,我想像這個團體可以幫助像凱希這樣對性麻木的女人,透過協助和啟發讓她再度活了過來。有許多到了一定年齡的女人對性是很冷感麻木的,我因此開始從凱希加入這個團體後,到擺脫性冷感,以這段改變的過程作為我的故事重點。

Q8. 為什麼妳選擇用筆名來寫這本小說?妳怎麼選擇筆名的?

瑪麗:我的初衷是要保持匿名,不是出自任何羞愧的想法,而是讓讀者與這本書發展一段關係,而不是與作者。因為像是這樣一本我希望人們身歷其境、自我投射的書,我希望讀者愈少思考聯想到作家愈好。但之後這本書的銷量愈來愈好,變得愈來愈難維持這個祕密了。

我是一個非常重視隱私的人。我決定以筆名寫作,是讓自己放膽地去寫跟性有關的小說,而不用去管後果,或是擔心我那位可憐的老派(天主教)父親會怎麼想我。我先前的小說跟《祕密I:解放》這類型的作品南轅北轍。我希望藉由筆名書寫的情慾小說能和我以前的文學小說、商業書作個區隔。「艾德琳」(Adeline)是我外婆娘家的姓氏。她生於1899年,那是一個對性相當保守的年代。當時我問我姊,如果我用外婆娘家的姓作為我寫情慾小說的筆名,會不會不好或是很奇怪,她說:「不會啊,這會很有趣。」所以我就這麼決定了。

Q9. 對於書中出現的幻想,妳做了什麼樣的研究,才產生了這些構想和細節?
My Secret Garden
My Secret Garden
瑪麗:遊說過我的朋友們之後,他們都很樂於分享自己的性幻想。我有點不好意思說,實際上我有在google搜尋像是「十大性幻想」和「女人的性幻想」。我也貪婪地讀了南西.弗萊德(Nancy Friday)極具開創性的作品《我的祕密花園》( My Secret Garden)。閱讀這本書,為《祕密I:解放》最初的草稿提供了有一點黑暗、一點扭曲變態的訊息。但是我的編輯,妮塔.波諾佛斯特提醒我,如果我們要建立一系列的作品,我們需要「朝向什麼目標」發展。我必須給讀者對於下一本書有所期待的東西……所有的可能就是在下一集!

Q10. 為什麼會選擇紐奧良作為《祕密I:解放》的故事背景?

瑪麗:我一直很喜愛這個城市。在90年代,我與一位來自巴頓魯治的男孩約會。我們特別到紐奧良參加爵士音樂節,這個城市讓我印象深刻,難以忘懷。我為了研究這個故事重返舊地,它仍跟我的印象一樣,充滿魅力、略帶憂鬱氛圍。

而紐奧良的男人!我歸納了一下,在我們短暫停留的時間裡,我的編輯和我都發現,我們所遇到的男人都很性感和直接。還有,那裡的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對於紐奧良的想法,通常都與食物、音樂或跟「法式的」有關,這些全是相當性感的事物。紐奧良近幾年遭到像是刻板印象的重創,所以我想,何不為這個地方帶回一些亮點和性感呢?我希望《祕密I:解放》能做到這點。天佑紐奧良,我由衷地說。

Q11. 是什麼原因讓妳決定在故事場景的設定中,加進了加拿大的惠斯勒?
瑪麗:我是加拿大人,多年前我曾在惠斯勒居住。我記得它是一個非常性感的地方。我想,蒙特利爾是加拿大無庸置疑「性感」的首都,它的食物、露臺、建築和令人讚嘆的美麗女人,但它也擁有紐奧良的那種風氣和氛圍。我想要凱希在加拿大時去了一個不同性感的地方,也為了我,惠斯勒是最適切的選項。它充滿生氣、國際化,而滑雪也增加了它的風險和冒險,那裡的圓石子街上總是充斥著年輕、身材修長又火辣的男男女女,藉由他們的形象讓人感到腎上腺素上升般的興奮。它看來就是自然而然地為性而生的。

Q12. 故事主角凱希是如此精心打造、又多面的角色。妳有從她的身上看到任何自己的影子嗎?

瑪麗:除了曾當過服務生幾年之外,沒有。我不是那種會感到害羞或縮小自我的人,也不像凱希對自我的那般悲慘感受——至少她在故事裡—— 一開始時她是如此看待自己的。我可能有一點孤僻,但不像凱希那樣孤獨。我想,我們有相同的幽默感,還有髮色,但我會從一開始就去大膽擁抱威爾。「放棄崔西娜吧!」對我來說會是非常容易說出口的話!

Q13. 我們都希望能認識現實生活中的傑西。這些男人有任何是根據妳認識的人來描寫的嗎?
絕命毒師 第1季 3DVD
絕命毒師 第1季 3DVD
瑪麗:我曾跟幾個傑西約過會,這些男人身上有刺青,會用手指往後梳理自己的髒髮,會穿著背心(我必須誠實的說,即使對大多數男人而言,這樣都不是理想的外貌)。傑西確實是根據電視影集《絕命毒師》(Breaking Bad)裡一個也叫傑西的角色而來的(希望創作者不會介意我這一個小影迷的想像)。我喜愛影集裡的傑西,我會和朋友討論他、想起他、擔心他,更希望他一切都好,但他會是個糟糕的男朋友。在《祕密I:解放》裡其餘的男人都是我認為會吸引大多數女人的類型(至少很性感)——有六塊腹肌、波浪般的髮絲、濃密的頭髮、皮膚黝黑、身材高大等等。我希望我是對的。

Q14. 妳覺得什麼樣的男人是性感的?
瑪麗:喔,這個嘛……我自己的口味也許與一般女性的標準有點不同。如果能把路易C.K.算進其中一個性幻想對象的話,那我會這麼做,但我的編輯不想要。

我很意外那種個性幽默風趣,但外表圓圓胖胖、又有著淡紅髮色的男人不是一般女性的性幻想對象。雖然是這樣,但如果真要排名,我的性幻想對象第一名會是哈利王子。我喜歡幽默風趣的男人。

Q15. 如果妳的作品要拍成電影,妳希望是由哪些明星來演出?

瑪麗:喔,我真的非常渴望回答這個問題,因為當我在寫這本書時,就不斷想到這個女演員,如果是她來飾演凱希,我會非常高興。但我自己很不喜歡在閱讀一本新書或叢書時,作者就先放進男女演員的形象在我的腦袋裡,因此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我相信,讀者必須先與書中的角色建立關係。我的腦袋裡也早已有了哪個演員適合來演馬蒂妲、崔西娜和威爾。

Q16. 當妳在撰寫《祕密I:解放》的過程裡,有什麼事讓妳感到更驚訝?

瑪麗:我發現我比自己以為的更害羞。我實在沒有想過這本書會賣出超過30個國家的版權。我本來只想我會在當地的書店裡羞怯地指著《祕密I:解放》這本書,然後小小聲地說「是我寫的」,然後沒有一個人會相信我。我沒想到它竟然會反應這麼熱烈。

Q17. 情色文學已經存在好一段時間了,妳認為是什麼因素讓這類型的作品現在才打進主流市場?

瑪麗:已經有些推測是,電子書的興起讓人減少在公共場所下看情色小說的憂慮感。但我不知道這是否是唯一的解釋。我想E.L. 詹姆絲剛好在這樣的時機寫了這本書,而書中生動的角色和其中不變的浪漫愛情故事,讓這書的文字就像野火般地展開。我也認為女人總是看愛搬弄是非的書籍和談論彼此的八卦,但電視和影集已經變得越來越辛辣,有時候那個分界在軟色情之間擺盪,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書籍就像一面鏡子,它們反映的是在某個時期的流行文化。

Q18. 妳身為電視和廣播製作人已經超過20年了,在電視媒體領域工作的經驗如何影響妳的寫作,反之亦然?

瑪麗:我發現這兩個領域真的是互補。不論我之前的工作形式是廣播或是電視,最終都是在「說故事」。我從沒有因為資歷而傲慢自負了起來。幸運的是,我一直對電視與廣播的演出感到很滿意,就如同寫作和寫腳本一樣,我常感到心滿意足。

Q19.對於那些想寫情慾小說的作家,妳會給什麼建議?
祕密II:分享
祕密II:分享
瑪麗:好的情慾小說就只是一本好書,而它是有某種程度上的辛辣。但我不認為只要寫出性愛場面就可以稱得上是情慾小說。不管任何作品類型,故事和人物特質個性都得整個串連起,才算成功。很幸運的是我只是坐著寫作,凱希的形象就這樣出現在我腦海之中。這就是我寫作的方式。

抱歉,我希望我可以列出一堆寫作技巧的建議和提示,但事實是,你只能坐下,然後書寫和等待,然後再多寫一些。持續在每天的同一時間裡做這件事(對我來說會是在黎明前),然後再做修改。

Q20. 《祕密》這個系列接下來的內容,什麼是最值得我們期待的?
瑪麗:當然是更多的性,但我自己期待的是探索S.E.C.R.E.T.內部的運作,還有凱希將成為這個團體的一員。我們會看到這些令人讚嘆的男人是如何被招募,當然還有凱希和威爾(與崔西娜)的關係會如何發展。故事會有些波折,凱希也會挑選和指導一個女人,讓她透過這些步驟而得到幫助。下一集的故事會是性感、有力量,並且有趣的!

Q21. 妳希望《祕密I:解放》的讀者能從中獲得什麼?

瑪麗:我希望他們能享受不同的情色文學,一個多點快樂、樂趣,和一個由女人主導、男人只是熱烈參與者的情境。我也希望在談到關於各式各樣的性幻想時,會有更多的火花。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想終止惱人的年節對話嗎?試試看跟對方聊這幾個話題

有一點禁忌、有一點難解、有一點傷痛,有一點不敢面對,可能會聊不下去,但如果話題繼續,你們將重新認識彼此。

233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