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偵探何穎怡

【何穎怡專欄|我做書偵探】「大絲蘭」男子與如山高的工具書

  • 字級



我因為企劃過三個系列的書籍,因此,很多時候還兼審閱。審閱也者,只管抓錯,不管潤稿,只是編輯工作的一半。但是會需要審閱的書通常難度頗高,有的簡直跟天書一樣,譬如蘇格蘭的藥物世代名著《猜火車》(Trainspotting)與它的續集《春宮電影》(Porno,拍成電影時叫T2)。

猜火車

猜火車

猜火車2:春宮電影(電影書衣版)

猜火車2:春宮電影(電影書衣版)

猜火車 DVD(Trainspotting)

猜火車 DVD

猜火車2 (DVD)(T2 Trainspotting)

猜火車2 (DVD)(T2 Trainspotting)

《猜火車》與《猜火車2:春宮電影》是著名的天書。


天書不是叫假的。因為它們全書以蘇格蘭方言與蘇格蘭俚語書寫。不相信?請看下面這個句子。它出自主角屎霸(Spud)之口。

hopin thit Zappa's no been digging oot the big yucca gadgie again.

先說,我沒有打錯字。這些是蘇格蘭式英語的拼音,以及媲美非洲裔英文的文法。

還原為正式英文呢,為:

hoping that Zappa has not been digging out the big yucca fellow again.

這樣,還是天書吧?

Gadgie是蘇格蘭俚語裡的傢伙,thit很簡單,就是that,oot是out。但是「大絲蘭(yucca)傢伙」是啥鬼意思?

Frank Zappa跟絲蘭究竟有什麼關係?


法蘭克札帕 / 瞭解美國【2CD特輯】(Frank Zappa / Understanding America (2CD))

法蘭克札帕 / 瞭解美國【2CD特輯】(Frank Zappa / Understanding America (2CD))

Frank Zappa雖是個怪胚歌手,但是周遊網海後,我確定他沒寫過跟絲蘭有關的歌曲,只查到他高中年鑑的名字叫「絲蘭」,但是屎霸應該不知道。就算知道也無法解釋big yucca man是什麼意思。

因此,它耗掉了我一小時,又是google、wikipedia、allmusic.com,又是youtube、Scottish slangCockney Rhyming Slang,最後還動用到sex dictionary。

沒錯。「我的最愛」裡有一個「字典」資料夾,裡面有各式網路字典約莫一百個。我最害怕的兩件事:一,outlook連絡簿被洗掉,朋友頓時少掉99%。二,「我的最愛」不見了,職業生涯為之中斷。

回到正題,我最後勉強查到關連,yucca有個俚語叫yucca country,很罕見,我是在網路「性辭典」(這個網站非常專業,少了它,我根本翻譯不出《裸體午餐》)查到的。指男人的鼠蹊部位,又叫 y region。我想跟yucca這種植物沒直接關係,而是字首的 y 跟男人的性器很像,而且yucca披頭散髮的,也像男性私處的毛。

喏,大絲蘭就是大雞雞。


所以呢,屎霸的意思是說,希望Frank Zappa不要再提那些大雞雞的男人了。Frank Zappa在《Alabama 3》與《Motel 200》裡都拿男人對大陰莖的執著開玩笑,8 inches or less是他常用的歌詞,諷刺男人以為沒有8英吋,就是小雞雞。

這樣的過程,你認為辛苦?我認為是幸福。一是解謎的樂趣,二是複習自己的搖滾知識,三是我再度深深慶幸自己終於趕上網路時代。沒有網路字典,你翻得出這個句子才有鬼。以前的譯者是怎麼克服的呢?

叫土法煉鋼。那個時代我也經歷過。20年的翻譯生涯,我累積了小山一般高的工具書,光靠英漢字典,根本沒法混這個圈子。我有各式專業字典,科技啦,生物啦,電腦啦,醫學啦,貝類字典啦、雲五社會學、雲五心理學、雲五人類學啦、人類學大辭典、音樂字典、劍橋哲學大辭典,國立編譯館的地名字典,你說得出來的專業辭典,我大都買回來過,還搭配一本大大的世界各國地圖。

兩次搬家,我扔掉了絕大部分的工具書,因為很多東西,網路都有了。面對堆積如山、陪伴我20年、卻要當廢紙回收的書籍,我心頭不免酸楚。我還記得剛踏入翻譯這一行,到處求術語翻譯的辛苦。那些磚頭厚字典,都是老公陪我到台灣大學對面書店街搬回家的,還根據醫師朋友的指點,跑到巷子裡買合記版的醫學大辭典(不然通常只能買到簡易版的)。

我也曾跑去中研院影印礦業字典、地質學字典、中油公司出版的字典。我也買過一大堆恐龍書,一個一個拉丁學名鍵入,自製「恐龍字典」,先存在大軟碟片又轉到3.5小磁片,現還在我的隨身碟裡。我也影印過《聯合報》編譯組內部使用的「名詞翻譯對照」,捧回女書店出版的一大堆女學書籍,辛苦建立女學詞彙中英對照,過程跟自製「恐龍字典」一樣。沒有這些東西,你怎麼知道empower翻譯為「培力」比「增權」好呢,你怎麼知道他媽的這個國家連外國總統的名字都沒有統一翻譯。看看人家日本文部省,一有新詞,便有統一翻譯馬上問世。我國的譯者真是心酸。

有種網路無法取代,你也捨不得扔掉的工具──就是伏案閱讀而後自己劃重點整理出來的「知識」。

The Rough Guide to World Music

The Rough Guide to World Music:Europe, Asia & Pacific

The Rough Guide to World Music: Africa & Middle East

The Rough Guide to World Music: Africa & Middle East

還有我伏案不知道多少個小時,自己做的世界音樂學辭典。當年翻閱參考的Rough Guide版世界音樂導覽,蠅頭小字都不足以形容。這本我沒扔掉,因為那不只是世界音樂字典,那是一整本「殖民音樂文化雜交史」,看懂那本書,你就看懂殖民力量與音樂的互相交匯,你就看到「音樂動力學」。

雖然沒扔掉,但自知我連電腦字體都還得放大,餘生,焉能繼續攻克這本蠅頭小字書呢?就像衣櫃裡的大學時代衣裳,僅供憑弔罷了。

等到哪一天,我連網路都沒力氣上了,也就是掰掰的時候。我辛苦搜找對照翻譯或審閱的書又能留下幾本呢?屎霸跟Frank Zappa的大絲蘭男子還會在圖書館裡嗎?

翻譯人生啊,不過開到荼蘼花事了。


何穎怡
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畢,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比較婦女學研究,現任商周出版選書顧問,譯有時間裡的癡人》《在路上》《裸體午餐》《搖滾神話學:性、神祇、搖滾樂》《嘻哈美國等,最新譯作為小說《行過地獄之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