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沉舟記—消逝的字典〕蔡仁偉:難道人沒走,就表示情誼一定還在嗎?

  • 字級


藉眾人的筆,採集不同的生命經驗。
「沉舟記」出版計畫由南方家園出版社與詩人夏夏發起,
將邀集台灣詩壇老、中、青三代,合計約百位詩人,藉以定位出半世紀的寬幅作為這次書寫的回望空間,
其中不乏寫作世家的參與,以對比出世代間的差異與共同凝視的消逝。也邀請不同語言的使用者,如原住民族語、閩南語、客家語詩人等,用不同語言的紀錄,讓屬於這片島嶼上關於消逝的體察面向加以拓寬。
OKAPI特別合作刊出入選作品。


〔參與作者〕蔡仁偉
台北人,寫最短篇和詩,著有詩集《偽詩集》《對號入座》



【舞】
 

你我反覆踩痛彼此的腳
凌亂的默契
厭煩的社交
不知情的圍觀者
都以為我們玩得很開心

-

幾年前在一次合作案中認識A君,因為工作的緣故,我們每個月見到面的次數相當頻繁,漸漸地便從一般同事變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

然而漫長的合作就像一趟旅程,忘記是誰說過,要知道一個人能否共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帶對方去旅行。

於是起初的玩樂嬉鬧,慢慢因價值觀的差異轉變成一種慢性傷害,我們開始在合作的過程中起了爭執;A君認為我不尊重他的專業,我亦覺得他沒有顧及我的隱私。我們就像展開一支雙人舞,等跳了才發現對方不是理想的舞伴,但觀眾的熱情讓彼此無法坦承,愛面子的下場就是把舞技扭曲成自欺欺人的演技。

案子在結束前有幾次小型的成果發表,我們的名字總被排在一起,大家都認為我們交情好,卻不知道我們在偷偷憎恨對方。

A君對臉書的封鎖功能很不以為然,他曾驕傲表示,即使是在學運時期,自己也從未封鎖過任何一個人,他臉書上的朋友一個也沒少。那時的我沒有出言反駁,卻在心裡想:難道人沒走,就表示情誼一定還在嗎?

如果現在問A君,或許他會有不一樣的回答,可能會巴不得將我移除,只是我也沒機會知道答案了,因為最先結束這段友誼的人,是我。在某天晚上我終於下定決心,在臉書上對他按下封鎖。

即使隔了這麼久,偶爾想起這件往事,胸口仍微微作痛,或許打從一開始,這支舞就不該跳的。人們常說好聚好散,但我想更重要的,是要散得了才行。





《沉舟記—消逝的字典》預計2017年10月初上市,南方家園出版。
詳情請見「
沉舟記—消逝的字典」官網。
沉舟記 X 藝術家陳哲偉《時光之舟》展覽,將於10/28-12/10 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

愛的處方籤:煩躁時用家事撫慰,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一起做愛情的無賴

62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