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在這些彷彿不著邊際的字句裡,我們聽見了自己的心跳。

  • 字級

文/幾存

有些比較特殊的閱讀經驗是這樣的,你讀了,然後喜歡,但一時之間卻說不清它到底好在哪裡。然而,隱隱約約地,有什麼在你閱讀的同時悄悄地鑽進你的心底,那或許不是會讓你掉下眼淚的傷心,也不是會讓你大笑的那種開懷。但你總在讀到某個句子的時候心頭一緊;在回想某個段落忍不住莞爾。

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

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

感情的某些部份也是這樣的,你遇上了,愛上了,或許愛到無法自拔,或許有一天轉身離開,真要訴說,很有可能盡是些極其鎖碎的小事,很有可能和轟轟烈烈無涉,然而,卻是最真實,最教人感觸深刻的。

這便是《帶小狗的女士》,這便是契訶夫。

一直以來,安東.契訶夫在台灣較為讀者熟知的,是其戲劇作品(林懷民老師和詩人鴻鴻都曾改編其作品登上舞台)《帶小狗的女士》一書的出版社,更以其知名的戲劇作品《櫻桃園》作為社名,出版了這本契訶夫談論愛情的短篇小說作品。

〈帶小狗的女士〉的原型,其實是本書最後收錄的中篇小說〈燈火〉。而從〈燈火〉的完成,到契訶夫反覆思索,重新改寫〈帶小狗的女士〉這當中相隔了十年之久。用世俗的框架來看,〈燈火〉與〈帶小狗的女士〉同樣是描述中年風流男子與純潔少婦的背德之戀。然這兩篇的描述方式相當不同,〈燈火〉中一位工程師高談闊論其人生觀,對凡事都有定見,他在叨叨絮絮地談論了許多言論後,說出了自己的一段戀情,那冗長的篇幅中,包含了不快樂、埋怨、掙扎、殘酷的念頭和一些向某人訴說某事時刻意端出的姿態營造的口吻。我們跟著契訶夫觀察的目光、設定的角色傾聽了一段感情,從年輕的迷戀、到偶然的相遇、以及最後那誰也沒辦法弄明白的種種可能。

在〈帶小狗的女士〉中,在相隔十年後,契訶夫寫下一段類似的戀情,也說出更真摯的告白,契訶夫從風流男主角一開始漫不經心的到後來的轉變,他簡潔地談論了他的哀傷,他假男主角古羅夫之口說:「從前在悲傷時,他會絞盡腦汁用盡理智安慰自己,但現在他已經無法理智的思考,他想要成為一個真誠而溫柔的人……」在這樣彷彿不著邊際的句子裡,我們聽見了自己的心跳。

在這兩篇故事中,乃至於本書的其他篇章中,契訶夫從不責備他筆下的角色,因此他的筆下有耽溺於金錢和愛情卻一團混亂的女性,也有勇敢尋找自己而放棄安穩幸福的女性。醫學的科學思維也影響著他的文學寫作方式,他曾為自己的客觀寫實立場辯護:「小說家不該是自己筆下人物的裁判法官,而該是中立的見證人……讀者才是陪審團,自會做出評價。」他是如此悉心地呵護他的故事,他筆下的角色,和我們的情感。

契訶夫開放的態度、內斂含蓄的口吻、堆疊那些看似無關的小細節、和細膩描寫角色的幽微的心境,營造了他筆下故事的獨特氛圍,內斂但堅定,溫柔地恰到好處。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2068 0